《魔域龙神》第3章 九阴九阳诀 好像发现修复筋脉的方法了!!!

魔域书娘 2019-11-07 16:17:33

里卡多の前文导读:


龙魂觉醒仪式失败,据说我还曾经变成痴痴呆呆筋脉尽断不能自理的傻子……这么惨的人生也是没谁了,更惨的是我还恶狠狠地得罪过收留我的舅舅一家……

不仅曾经恶狠狠地夺走了舅舅家的产业,还把舅舅一家赶出了黄金城邦!

现在为止,唯一的好消息似乎是,我当初龙魂觉醒的仪式似乎没有失败?!



第3章 · 九阴九阳诀


可如果自己当初成功觉醒龙魂,经脉不应该会被毁坏成这样子。觉醒的龙魂也不该是沉睡状态。


凭着脑中浮现的修炼方面的印象,里卡多知道觉醒龙魂成功后,原本修炼的龙力应该会被龙魂精纯化,同时开始淬炼龙骑的身体,使其得到脱胎换骨的提升。反正绝不是自己这样差点昏迷至死,醒来也是风吹即倒的病秧子模样。

还有龙魂旁那颗明珠又是什么?正常觉醒的龙魂是不会多出这么个附属物的。


不过这些问题一时半会儿也想不明白,里卡多便将心思转回当务之急——修补自己残破的身体上。


 没有健康的身体,没有健全的经脉,那么一切能让自己变强的修炼都只能是脑中的空想。


但想归想,长达半年的昏迷期让他的记忆变得零散破碎,自己的本能虽然还记得怎样呼吸将心神内敛,可修炼龙力的功法却同样不见影踪。


咬咬牙,里卡多澄空头脑中的杂念,进入冥想状态,凭借本能开始感应周遭的力量,随着冥想的进行,里卡多能够感应到周围的虚空中的灵气像闪烁的荧光一样明灭。里卡多将自己的意识探出与这些灵力接触,而这些灵力也在他的冥思中随从他的意愿,从口鼻七窍,从周身毛孔潜入他体内。


成功了!


虽然失去了龙力修炼功法的记忆,但是成功将灵力纳入体内就是一个好的开端!


里卡多感觉自己原本的资质应该确实不错,在吸纳灵气上毫无滞碍非常通畅。但还没等他烦恼纳入体内的灵力需要按照怎样的路线运转,意外的状况就再一次发生。


他体内残破的经脉就像是被摧毁的河道,已经难以蓄存流水。纳入体内的灵力进入经脉就立即从那些崩散的破口处飞快散了出去,越是加快吸收灵气,破口处灵气散得越快,甚至像是喷泉一般高高喷射出去。


  在里卡多的心神感知下,闪动光芒的灵力在全身各处喷洒得高低错落,流光溢彩,还能随着他的呼吸和灵力运行速度变化节奏、幅度,让人眼花缭乱……而那些滞塞不通的部分,根本就来不及蓄积到足够灵力,来对阻塞处发起任何冲击。


里卡多无语地欣赏了一会儿化身华丽人形音乐喷泉的自己,感觉这事儿真TM有点黑色幽默。

注意到散逸的灵气因为散逸太快,对残破的身体也没有起到多少治愈效果,他终于停下这次尝试,叹出口气。


 难怪觉醒龙魂失败者基本就成废人,少有能再踏上修炼道路的。重新修炼果然没那么容易。

既然暂时无法解决经脉的问题,就算知道龙力功法也没什么用处。但里卡多没忘记自己的首要目标,其实是改善孱弱的体质,而非更进一步的修炼。


但现在他连吸纳灵力并将它们贮存进筋脉都无法做到,那么还有其他方法能恢复健康,增强体质,甚至进而愈合经脉所受创伤吗?


心思一动,里卡多脑海中浮现出饮食调理、进行适当的运动锻炼等常规的增强体质方法。除此之外,竟然还冒出来一套功法。


《九阴九阳诀》。


谁能告诉他,这是个什么状况?


虽然已经习惯了脑子里随自己的需要不时冒点东西出来,可这次的状况还是让里卡多惊异了,要知道他连本应该谨记在心的家族龙骑功法都遗忘了,这个九阴九阳诀又是怎么一回事?


翻阅脑海中浮现的这部功法时,里卡多发现这套功法在他脑中显现时,用的是一种形如方块的文字。这种文字方方正正,笔划间有种亦刚亦柔如画的美感,跟里卡多原本认知的雷鸣大陆通用文字的波浪形字体大相径庭。


更加奇怪的是,自己居然还认得,也能看懂这文字!


这种方块字本身代表的意思,以及组合呈现含义的方式都迥异于通用语,有种简洁中蕴藏丰富的独特美感。


莫非自己以前脑子里除了装满了各种不健康废料以外,居然还是个通晓小语种的学术人才?!


姑且按下心头疑惑,里卡多将这九阴九阳诀研究了一遍。


这套功法竟要分别修炼并打通九条经脉。这九条经脉与自己已经破损的主要经脉有部分重合,这部分筋脉目前应该同样无法修炼;而有的却是另辟蹊径,只有极小部分跟受伤经脉重合。从这几条经脉入手修炼,倒是还有可能行得通。


如果修炼这套功法真能强化修补身体,或许就能焕发身体的生命力,弥合受到破坏的经脉!

不管如何,不试一试永远不会知道结果!


里卡多当即选择了一条由右手通往下腹,与受伤经脉重合少的经脉路线,照着功法指示开始试练。


或许因为是第一次修炼的功法,这次从虚空中吸收入体的灵气并没有像之前那么快速地汇入经脉,而是点点滴滴地渗入筋络肌理中,像是在温养里卡多的肌体骨骼,开拓新的经脉路线。


里卡多耐心引导灵气按照冥想的路线运行,集中往右手汇聚。片刻后,手心处微微发热,乳白的灵气终于在那里扎下根来。


万事开头难。既然灵气已经在那条经脉末梢汇聚,接下来就是一边吸纳更多天地间的灵气,一边推动那团灵气循着功法指引的经脉一点点推进。


从未开拓过的经脉艰涩异常,每推动灵气前进一分,那处骨肉都像是被无数钢丝在往里钻动一样痛痒难当。里卡多只咬牙忍着,继续推动灵气。


反正就算练错了,也不过再多废条经脉,或是动不了这条手臂罢了。比目前经脉漏成筛子,多走两步就要晕过去的状态再坏不了多少。他还怕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灵气渐渐推行到上臂。这段经脉路线与一处经脉破损处重合。靠近经脉破损之处,灵气又开始散逸开来。


都到了这一步,难道结果还是跟原先一样吗?


里卡多不甘心就此放弃,索性不再强求灵气推进,而是将灵气打散成无数道细小的灵气,在破损经脉周围回旋打转,来回温养浸润。浓郁的灵气每在经脉伤处回旋一次,便淡上一分,直至淡薄得如有若无,最终完全被那处皮肉吸收。


灵气长久温养下,里卡多感觉那一处受损经脉暖融融的十分舒服,竟是他醒来之后最轻松的一刻,心中不由生出几分信心来。


看来灵气确实能够滋养身体。如果自己再用灵气引导经脉受损变形处,将之复位,再以大量灵气温养,是否有可能修复那处经脉损伤?!而如果这种方法奏效,那么便可以借助这九条经脉先滋长留存足够灵气,一点一点修补打通受创的那些主要经脉!


眼前似乎出现了一条光明大道。里卡多就想立刻开始验证是否可行,不过房门响起砰砰的敲门声,把他拉出了冥想状态。


“晚餐好了。要吃就赶紧出来!”


被遣来叫他吃晚餐的依旧是胸中似乎闷着一口怨气的霍顿表弟,口气满是不耐。不过里卡多没有介意这个。要养好身体,合理规律的饮食是必须的。他暂且停下尝试,应了一声。“这就来。”


自己这番冥想,已经用掉了大半个下午的时间么?里卡多站起身,挥了挥右臂,感觉右手似乎变得轻快灵便了些?是心理因素造成的错觉吗?


不过脚下依旧绵软无力。里卡多慢慢拖着步子出了房间走到餐桌。


舅舅一家已经在桌边坐好。里卡多终于见到了另一个表弟曼森。


照埃德蒙之前说的,母亲去世前里卡多还小,母亲去世后,一心巴着继母的里卡多就没和舅舅家有多少来往,也就舅舅有多见过几次,跟舅妈和两个表弟基本属于路上遇见都未必认得出来的那种。因而直到现在听他们谈话,才知道两个表弟原来是双胞兄弟。


不过他真没见过这么不像的双胞胎。两张脸应该本来长相差别不大,但霍顿长得又高又壮,一脸的莽撞懵懂;曼森比霍顿矮了寸许,体型适中,给人灵活矫健感。或许因为比霍顿瘦弱些,脸型看起来也比兄弟秀气些,双目沉稳有神。两兄弟,霍顿一看就是个动手多于动脑的差生,曼森则像个聪明冷静的优等生。


舅妈口中,曼森已经觉醒了魔法力量,正在积极为通过纳邦德尓王立学院甄选考试做准备。此时即便吃饭,他手里也捧着本大部头,看得专心致志,连抬头瞄一眼长期昏迷刚刚醒来的表兄的兴趣都欠奉。霍顿也好不了多少,全程忙于跟他兄弟较劲儿,基本没搭理里卡多。


“为什么曼森的牛排比我大块!我要他那份!”


“我也要水果!为什么只准备了曼森的份?”


曼森翻他哥哥一个白眼。“反正你吃了也不长脑子。还是别浪费了。”


莉莉丝舅妈一勺子敲在霍顿企图暴力掠夺曼森食物的手上。“曼森现在是决定人生的紧要关头,读书和修炼都需要补充营养。家里伙食预算不多,当然只能紧着他用。”


霍顿收回手,委屈地看着他妈。“妈,我也是你儿子哎!”


埃德蒙就着奇利豆汤,咽下一口干硬的黑面包,为这场纷争下了结论。“曼森要是真能通过甄试进入王立学院,将来一定能成为亚特帝国的精英骑士,我们一家就能重返贵族阶层,过上体面日子了。所以霍顿你忍忍吧。面包和奇利豆汤也能填饱肚子。”


餐桌上除了面包和奇利豆汤之外,只有少量牛排烤鱼之类的肉菜,大半都分给了曼森。也难怪同样处在食欲旺盛的青春期的霍顿不满。


“真是赤裸裸的偏心啊。”围观了整个过程的里卡多心道。不过看看自己眼前的食物,他可顾不上同情霍顿。


跟两个表弟相比,他的食物就更可怜了。只有一盆掺着些肉末菜叶一锅炖的奇利豆汤。莉莉丝舅妈的说法,是他刚醒来,体质虚弱,还是吃流质食物为宜。


喝下第一口,里卡多感觉这比刚醒来时吃的那碗奇利豆汤的味道更加销魂。肉味腥膻硬柴,菜叶又黄又烂,漂在汤里像一只只烂鞋子,再配上又酸又霉的奇利豆,就连味道也像烂鞋子了……莉莉丝舅妈真的不是因为对自己心怀恨意,特意升级了奇利豆汤的杀伤力加以报复么?


可是观察其他人的表情,喝着同样的奇利豆汤却一无所觉,好像这菜本来就应该是这个味道一样。里卡多简直要怀疑是不是自己以前日子过太好了才口味特别挑剔吗?


现在寄人篱下,身无分文靠人养着,显然不是挑剔食物味道的时候。何况主家也吃着一样的东西。考虑到身体需要这份营养,里卡多简直是屏着呼吸把晚餐解决掉的,同时暗自腹诽,舅妈的烹调手艺简直是大杀器!


明天的早餐,要不还是自己出手帮忙试试?自己实在消受不了这味道,自己来做或许多少能做一些改变。就算还是难吃,好歹也算自作自受与人无尤,至少会吃得甘心一点……


晚餐过后,莉莉丝舅妈没让里卡多一个病号帮她收拾家务,里卡多便赶紧回自己的杂物间。关上门,便开始继续之前的疗伤尝试。


按照预想的方式,他在吸取尽可能多的灵气后,将灵气分作两股,一股用来推动受损经脉回归原处,并层层束缚住破损处,另一股灵气则拆分成无数股,在他心神把控下精细地围绕经脉伤处来回穿梭回旋。


此时里卡多并不知道,普通修炼者,未进阶到大地中阶之前,根本没有如此强大的精神力能完成如此精微的灵力操控。


受损经脉处传来一阵阵蚂蚁啃噬般的酥麻感和炙热感,其实并不比简单的疼痛好受。里卡多心中生了希望,便不介意忍耐痛苦,权当这身体不是自己的,咬牙坚持下去。


许久之后,直到酥麻和炽热感逐渐减弱,直至消失,他方停下来。小心翼翼运起一股微小的灵力,向所温养的那处受损经脉试探着送去。


那股灵力从那处经脉缓缓地流了过去!


虽然可以感觉到那处经脉岌岌可危般的脆弱,但灵力没有逸失!说明这一处经脉确实得到了修复!


当然,刚刚修复的经脉十分脆弱,经不住太大灵力的冲刷。里卡多便不再修炼右手的这条经脉,换了另外一条从头开始打通。


千疮百孔的经脉有太多处需要修复。他修复完一处经脉损伤,就再换一条经脉打通,一直到修复下一处伤处。待到九条经脉轮番修炼过一遍,他回头检测最初修复的静脉伤处,发现修养了这些时间,经大量灵力激发生命力促进自愈,这处经脉已经强韧许多,可以正常容纳灵力通行,继续这条经脉的修炼。如此一来,便可以持续不断地将一处处经脉损伤修复下去。


只要持之以恒,任经脉伤处再多,也总能一处处尽数修复完的!


里卡多一时难以抑制心中振奋,索性暂时停下手来整理一下思路,顺便平复一下心情。


一脱离冥想状态,他即刻觉察到身周萦绕着一股恶臭。寻找臭味来源,却是源自自己身上。他脱掉衣服查看,只见身上起了一层黑沉沉的泥垢,臭味便是源于此物。里卡多感觉自己应该略有洁癖,顿时一刻也待不下去了,摸索进卫生间打了凉水胡乱冲洗了身体,将泥垢洗干净。


回到房间,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力气似乎大了不少,自己独力打水洗澡什么的折腾了一圈,居然也没再想晕倒?


这样说来,那层污垢应该就是修炼这套功法一晚上所排出的体内的杂质浊物。不说修复经脉的功用,单是在淬炼身体强健体魄的功效上,这套《九阴九阳诀》都是一部不可多得的功法!


而刚才在大厅里看到时计,现在已是夜半时分,自己修炼这么久非但不困倦,反而如同睡过一场好觉般精神奕奕。这功法似乎也可在修炼的同时恢复精力,完全可以取代睡眠。说明这套功法可以全天修炼,相当于比其他功法多出了夜晚的修炼时间。长久累积下去,这也是极大的一个优势!


里卡多不由得重新审视起这套功法,不再仅只当它是一套临时用来疗伤的过渡性功法。


这套九阴九阳诀来历古怪,但既然行之有效,又是现在唯一能解决他困境的办法,也就只能先练再说。里卡多回想了一下,这套功法所汇聚的灵气,每走过一个穴位,就变得更加浓郁纯粹,也越发感觉到其中所蕴的蓬勃生气。这灵气中的生气,或许就是对他病体大有帮助的原因。


他突然想起另外一件事来。最初开始内视时所见的蓝色光气,他曾以为是未曾散尽的龙力,但现在看来,那蓝色光气和乳白色的灵气大相径庭,实在不像是同源之物。那么体内那团蓝气究竟是什么?是否和龙魂旁莫名出现的明珠有关?


他再次开始内视,将心神潜进那团蓝色光气中。蓝气如同一片静谧的夜空包容住他的神识,他感觉到其中柔和静谧之意,看起来并不像一股危险的力量。只是任他如何催运,蓝气都八风吹不动,完全不受他调遣。


再往深处潜入,那头魔龙龙魂依旧沉睡如故。里卡多的心神绕着它转了两圈,对如何催醒它仍是没有什么头绪,便丢下它研究起一旁的明珠来。


在心神所见的角度来看,明珠耀眼如烈阳。心神靠得近了甚至有些被其灼伤的错觉。


可笑!这是我自己身体里的东西,什么力量能伤得了自己的灵魂?里卡多被激起一股桀骜之之气,索性将心神试着向明珠内探入。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而就在他心神将触未触那颗明珠,他意识中那颗明珠像是瞬间爆裂开来,一片磅礴浩大的能量喷薄而出,像是展开无形的触手要将他整个心神吞噬进去!于此同时,一股强横无匹的威压突如其来地锁定里卡多的心神,向他辗压下来!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里卡多只觉得灵魂像是被横亘天际的一片高山倾轧下来,油然生出苍茫天地非人力能抗的念头。命运洪流中,己身不过一片飘零落叶,竟生不出半分抵挡之意!


眼看灵魂就要被那明珠爆出的能量吞噬,包裹着明珠的蓝色光气忽然动了。


如同广袤星空包容风云变幻,浩渺波涛抚慰江流冲击,蓝色光气内产生几下忽而紧绷忽而柔缓的波动,竟轻轻柔柔地消解了明珠的剧烈爆发。转瞬间,明珠恢复成一片死寂。蓝气也重归清淡静谧。


知道自己刚才生命恐怕已在生死上打了个来回,里卡多心中震撼不已。


刚才若不是那蓝气阻住了明珠的爆发,恐怕自己的灵魂已被明珠吞灭!没想到明珠内竟蕴藏如此可怕的力量!而那蓝气又是何种力量,竟能安抚下明珠?


他不敢再冒然去探索明珠内部,对这些疑问束手无策,只能暂且丢开手,静观其变吧。


当务之急,还是继续修复经脉。


里卡多收回心思,安心开始一个个修复经脉受损处。


不觉窗外透出微白天光,一夜已经过去。

里卡多睁开眼睛,湛然双目中精光隐现。虽是一夜未眠都在修炼九阴九阳诀,却是精神奕奕,比经过一夜好眠还神完气足。


经脉受损处已经修复五分之一,九阴九阳诀的九条经脉各打通了三分之一。当然,随着九条经脉越靠近身躯要害,所遇到的经脉受损处也会越密集,但里卡多担心太过急进不利于全身经脉的稳定恢复,脆弱的新生经脉需要时间愈合得更加强韧,便打算今天先到此为止,等晚间再继续。


起身后,他不意外地发现身上又被恶臭的污垢覆盖。趁舅舅家人还没起来,轻手轻脚地又去洗手间清洗了一遍身体。洗完只觉得神清气爽,周身像是卸掉了一层无形桎梏,轻灵而有力。


要是天天都要洗这么多次澡,月底精打细算的莉莉丝舅妈接到严重超标的水费账单时表情恐怕会很精彩……里卡多恶趣味地想。不过想到莉莉丝舅妈,就想起了她做出来的糟心食物,里卡多立时面露面露菜色。


要不,趁着现在舅妈还没起来,先试着自力更生做点早点?


未完待续






Copyright © 青海豆浆机价格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