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构)世界的终极秘密

高鹏 2019-01-15 17:53:20

以下故事,纯属虚构:


本以为所有人都带有我原来时间线的记忆,比如比卡丘尾巴是黑的,volvo车标是圆的,大众中间是连着的,日本离中国挺远的,飞利浦是phillips不是philips的,李小龙说中国人不是东亚病夫的,自由女神像是在埃利斯岛的,林肯被刺杀是坐的四座车的,沉思者是顶着额头的,蒙娜丽莎是没笑那么开心的,人类骨头只有108块的,而不是206块,这家伙多了快100块了。


但我发现,百分之九十的人都不记得了,我的记忆反而让我像一个蛇精病。


那好了,我换一种方式告诉你真相。


首先,我说一个名字,叫做曼德拉效应。为什么是曼德拉效应,而不是比尔盖茨效应,或是克林顿效应。因为在有些人脑中,曼德拉死了两回。


假设有两条时间线,我是第一条时间线的人,曼德拉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已经死了。现在,大多数人是这个世界的人,他们只会记得曼德拉在2013年死的。


好了,做一个大胆的假设,只有第一条时间线的人,下载到现在的世界,才会奇怪曼德拉为什么死了两次,而这个世界的土著不会怀疑曼德拉死了两次,因为他们记忆中只有2013年那一次死亡。


得出结论,搜索曼德拉效应的人,都是从第一条时间线,下载到现在的时间线的人,而本地土著不会搜索曼德拉效应这个词,认为搜这个词的时蛇精病。


我打开了谷歌趋势,搜索曼德拉效应的英文mandela effect,有一个惊人的发现。


在2015年8月,有大量的我们原来世界的人下载到这条时间线上。然后发现曼德拉仍然在世,戴着迷惑不解在搜索引擎里敲下了曼德拉效应这几个字。


我右搜索了另一个关键字,曼德拉效应对世界地图的改变,结果如下。

爆发时间是不是差不多。


数以亿计的人从不同的时间线,下载到同一时间线,意味着什么?


我想我已经找到了答案。


以上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Copyright © 青海豆浆机价格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