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林寺的那点事

程药师 2019-11-07 16:51:17

梁武帝接见达摩,和金大侠朝觐设计师呈现了炯然不同的结果。老金通达圣听后,码的字开辟出了大市场,数钱数到手抽筋。达摩不肯献媚于最高统帅,一个大子也没捞到,躲进少室山面壁思过十年。

任何时代拂逆强权都是令人肃然起敬的,少林寺祖述达摩,抬出这个外国大胡子来装点门面,让它在开派之初,就赢得了不小的声誉,可也落下了不小的祸胎,那就是中土武林盟主的合法性备受质疑。

72绝技里的几项,明明是中土自主研发的,就因为用梵语般若掌、摩诃指、金刚拳命名,给人以攻击的口实,闹得百口莫辩,知识产权险些拱手相让。

以民族大义、华夷之别号召群雄对抗星宿派时,丁春秋的一番言词说得老方丈哑口无言:

“老夫乃山东曲阜人氏,生于圣人之邦,星宿派乃老夫一手创建,怎能说是西域番邦的门派?星宿派虽居处西域,那只不过是老夫暂时隐居之地。你说星宿派是番邦门派,那么孔夫子也是番邦人氏了,可笑啊可笑!说到西域番邦,少林武功源于天竺达摩祖师,连佛教也是西域番邦之物,我看少林派才是西域的门派呢!”

玄难用本门武功对阵萧峰时,这个契丹人的一席话,也令少林派无地自容:“久仰‘天竺佛指’的名头,果然甚是了得。你以天竺胡人的武功,来攻我本朝太祖的拳法。倘若你打胜了我,岂不是通番卖国,有辱堂堂中华上国?”

借用外来势力创派立业的少林寺,指斥对手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时,不能理直气壮,常置自身于尴尬的地位。囿于自身的缺漏,少林谋图中原领袖,理论上存在着无从回避的软肋。

几乎所有的武侠小说都把少林定位于正宗武学,可是令人不解的是,以少林一项武功称霸江湖的罕见罕闻,被捧为镇寺之宝的《易筋经》其实是一本很初级的房中术,实用程度比岛国的AV望尘莫及。没有一个主角是在少林寺里培养出来的,也没见哪个少林光头呼风唤雨备受尊崇。在两雕时代,少林派连个打酱油、跑龙套的角色都没捞到。

一所闻名天下的学府地位奠定,硬指标是出过几位诺奖得主,至少在国际性学术大赛上要有所斩获,单靠出几个省部级领导是撑不起一流大学门面的。一所顶尖科研单位在学术领域一片荒芜是不可思议的。

在倚天的开篇中,这个疑惑就借郭襄之口提了出来:“少林寺向为天下武学之源,但华山两次论剑,怎地五绝之中并无少林寺高僧?难道寺中和尚自忖没有把握,生怕堕了威名,索性便不去与会?又难道众僧侣修为精湛,名心尽去,武功虽高,却不去和旁人争强赌胜?”

“修为业湛、名心尽去”,是附合不到少林武僧头上的。少林成名之战是辅佐李家抢夺天下,法名昙宗的和尚因为砍人有功,受封将军,少林的威名是在权力的庇护下得逞的。在金庸笔下,光头们争名逐利之心从来就没有稍息过。

郭襄仅佩剑在嵩山一游,就被要求解除武装才能放行,传谕旨令的大和尚国保嘴脸表露无遗,这份蛮横霸道,连为人民服务的衙门都自愧不如。

为了对付昆仑三圣的挑战,全寺更进入一级战备警戒状况。“寺中所有精于剑术的高手无不加紧磨练,要和这个号称剑圣的狂人一较高下”。“方丈并传下法旨,五百里以内的僧俗弟子,一律归寺听调。”哪有点气度恢宏的大型国企风范,分明一伙一挑就火,一撩就炸的义和团子民。

张三丰自认源出少林之后,四大神僧之一的空智是怎么说的:“张真人自承是从少林寺中偷得武功,可惜此言并无旁人听见,否则传将出去,也好叫江湖上尽皆知闻。”这话不象出自大德高僧之口,与街头斗勇好狠为争一口闲气无所不用其极的小混混貌似神同了。

为了救小无忌一命,张真人提出与少林交换九阳神功,空闻方丈的说辞更让人大跌眼镜:“武当派武功,源出少林,今日若是双方交换武学,日后江湖上不明真相之人,便会说武当派固然祖述少林,但少林派却也从张真人手上得到了好处。小僧忝为少林掌门,这般的流言却是担代不起。”

这些话能脱口而出,不只老张听了暗暗叹息,其贪名害命的行为,放到今天,也要被大V们喷得外焦里嫩。

如果确能技盖群雄,光头们是不会在三期华山论剑中自甘寂寞的,两雕时期的少林武功的的确确是没落了,就是投靠政府看家护院,恐怕达不到彭连虎侯通海们的水准,遇到欧阳克能无悬念被爆十条街。龟缩寺门,守愚藏拙是无奈的选择。

老金在倚天开篇为了给少林圆一个场子,很勉强地编织了一个理由:火工头陀偷学武功,引发寺内精英大起争执,互责互咎,罗汉堂首座远走西域,一场内哄,让少林寺的武学中衰数十年。

这奇葩的理由根本经不起推敲。火工头陀并没有象太祖一样对少林高僧采用割韭菜式的种族灭绝。直接死于头陀之手只有伙房里的几名大师傅。一个达摩堂首座的圆寂,对少林构不成毁灭性打击。真正的原因是达摩传下的玩意已经跟不上时代的发展,固步自封、抱残守缺的陈腐观念让少林武功丧失了灵性,崛起的全真派、桃花岛、白驼山、大理段氏,压得少林派抬不起头来。

少林的重振旗鼓得益于斗酒僧创制的九阳神功,而九阳神功脱迹于九阴,九阴真经却是中原本土的道家武学。少林武功是汲取了道家学说才得以苟延残喘的。但是老张在向少林提出互换九阳时,却被鼠目寸光的空闻方丈一口回绝了,夜郎自大闭关锁国的少林失去了一次重返巅峰的机会。拒绝现代文明的佛派武功被时代又一次无情抛弃。

方丈空闻回绝老张的一席话能让人笑得打跌:“我少林派七十二项绝技,千百年来从无一名僧俗弟子能练到十二项以上。张真人所学自是冠绝古今,可是敝派只觉上代列位祖师传下来的武功太多,便是只学十分之一,也已极难。张真人再以一门神功和本派交换,虽然盛情可感,然于本派而言,却为多余。”

这口气与大清领袖打脸外国使者有异曲同工之妙:“我天朝上国富有四海,外夷的奇技淫巧不足一晒。”

裹足不前让少林屡次被动挨打。保持威名的手段只能是团体作战了。对付星宿派排出了500罗汉大阵。迎战辽东胖尊者,18罗汉赤膊上阵,公然坦陈单挑不是对方之敌。张三丰上山求医,三大神僧成了惊弓之鸟,要倾全寺之力对这个百岁老人动粗。

侠客行时代,龙木二岛主就曾经带两个蒲团,堵住天下武学之源的少林寺山门长达七天七夜,直到方丈舍身赴难才化解危机。倚天初期昆仑派的何足道,一个划地成局的粗浅手艺,让全寺自上而下地折服。元政府无需动用大军压阵,一群武警就把光头们一网打尽了。到笑傲时代,华山派一个弃徒,率乌合之众逼迫高僧们弃寺出逃。

如果按部就班地沿袭少林教课书,学会72绝技之一,需要三四十年的磨耗。但是一个40多岁的番僧鸠摩智,独闯少林,演示72绝技,给了这个没落的武学架构一记响亮的耳光。鸠摩智的出手让皓首穷经独研几项看家本事的玄生、玄渡、玄慈们汗颜无地,三观尽毁。

以道家小无相功催动绝技的崭新武学理念,突破了少林武学的瓶颈,让大和尚们成了井底之蛙。

不能兼容并蓄、博采百家之长,颟顸排外的佛家思想缺少积极进取自我修整的功能,少林的颓败在天龙时代就埋下了病根。

但是偏偏光头们能找出种种理由维护这种崎形的建制。在得知番僧表演的72绝技是以小无相功为基础时,原本垂头丧气的玄生自恋情结又一次满血复活了,义正辞严地痛斥鸠摩智:“明王自称兼通敝派七十二绝技,原来是如此兼通法。”语中带刺,芒锋逼人。

玄生的质询别开生面:正宗绝技就得长年累月地熬工龄,另辟蹊径就是邪魔外道。这就好象岛国用现代工艺高效率地提炼了中草药精华,你却指责人家偏离了传统程序。

僻居化外的番僧给了少林一个准确的定位:“小僧孤身来到中土,本意想见识一下少林寺的风范,且看这号称中原武林泰山北斗之地,是怎样一副庄严宏伟的气象。但听了诸位高僧的言语,看了各位高僧的举止,嘿嘿嘿,似乎还及不上僻处南疆的大理国天龙寺。唉!这可令小僧大大失望了。”

盲目排外,固守僵化理念,甚至不能容忍有识之士在寺内生存,对有生力量的无情打击,让少林走向了穷途末路。

斗酒僧勇于突破条条框框,借鉴道家武学,创制了九阳,可寺里却极力挤压他的生存空间。根红苗正的一代人杰,连个名号都没有留下,九阳真经连撰写的纸张都不能提供,只能偷偷写在楞枷经的书缝里。如果没有觉远的挖掘,这本伟大的教课书就会被尘封土埋。

少林也出过神级高手,最著名的就是扫地僧。可从他的见识作为和胸襟气度来看,并不是接受少林填鸭式教学的成果。可这样的奇才也被压制得和斗酒僧一样籍籍无名,只能在寺里当一个操持杂役的最底层。

少林寺的人才选拨有着固定的程序,一年一度的秋季比武较技,理论上能做到野无遗贤,为何一个仙佛级别的高手会被遗漏呢?最大的可能是扫地僧的理念和寺里的核心价值观不能相容,强行出头会被当异质杂类清理出门。于是一个胸怀天下的志士只能被下放到牛棚扫地擦洗,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看看虚伪奸诈、作风腐化的玄慈一路高歌猛进,攫取了最高领导地位,明白什么叫黄钟毁弃、瓦釜雷鸣了吧。

少林的理念容不下人才的诞生,对内采取高压政策,对异类的摧残达到了违背逻辑、令人发指的程度。

觉远丢失了一本经书,按寺里严酷戒律,就得接受荒谬的惩罚:带上镣铐山下挑1300担水倒入井里,不准开口讲话,还专门安排两名便衣暗中监督。这尼妈和北韩恐怖的警察社会有什么区别?受罚之人还得接受荒唐的洗脑:“一个人一不说话,修为自是易于精进,而上镣挑水,也可强壮体魄。”

为保少林的威名,觉远和徒弟张君宝击败前来挑衅的何足道后,却又被莫名其妙的条律追杀,立下保寺大功的师徒“一被擒住,就算侥幸不死,也必成了废人。”

相同的遭遇也落到了自小寺内出家的虚竹头上,力挽狂澜,使少林免受鸠摩智羞辱的丰功伟绩,被合寺上下意见一致地驱逐出寺,还他妈受到杖责的屈辱。在强敌来袭,危难关头,还要自毁长城。而且说词也是冠冕堂皇的,据称坚守的是少林几项基本原则。

玄慈道:“阿弥陀佛!我辈接承列祖列宗的衣钵,今日遭逢极大难关,以老衲之见,当依正道行事,宁为玉碎,不作瓦全。倘若大伙尽心竭力,得保少林令誉,那是我佛慈悲,列祖列宗的遗荫;设若魔盛道衰,老衲与众位师兄弟以命护教,以身殉寺,却也问心无愧,不违我佛教的止理。少林寺千年来造福天下不浅,善缘深厚,就算一时受挫,也决不致一败涂地,永无兴复之日。”

不知变通的陈规陋习,愚腐可憎的严苛刑律,少林寺还能威加天下真是天理不容了。

少林寺自嘘的正道直行也同样经不推敲。萧峰的悲剧发生,玄慈方丈是最大的幕后元凶:先是听信流言酿成大错,后来是用更大的失误掩盖过失,江湖上的腥风血雨都是他的冷血退缩一手造成的。

倚天时代,少林寺的屠狮大会更是一场挑动天下武林纷争的阴谋,在大会上,周颠和司徒千钟的对话一针见血地揭穿了本质。

周颠道:“这话是不能说的。老子一心想挑拨离间,要天下英雄自相残杀,拚个你死我活,这话要是说了出来,岂不是不灵了么?”司徒千钟笑道:“妙极,妙极!却不知如何挑拨离间,愿闻其详。”周颠大声道:“我心中有一个阴谋毒计,却假意说道:屠龙刀是在老子这里,哪一个武功最强,老子就将屠龙刀给他……”司徒千钟叫道:“好计策!好阴谋!那便如何?”赵敏与张无忌对望了一眼,均想:“这酒鬼跟我们无亲无故,倒帮忙得紧。”周颠大声说道:“你想这屠龙宝刀号称‘武林至尊’,哪一个不想出全力争夺?于是疯子给酒鬼杀了,酒鬼给和尚杀了,和尚给道士杀了,道士给姑娘杀了……杀了个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呜呼哀哉,不亦乐乎!”

功败垂成后,少林抛出个圆真来背起了全部黑锅,每当遇到公关危机集团危厄时,找替罪羊担负罪责是一大传统。

有头脑的用膝盖都能想明白,在空字辈一箩筐的寺内,任由一个圆字辈的僧人单枪匹马兴风作浪,没有内外勾结,黑箱交易怎能如此轻而易举?

倚天时代的少林是这座古刹的回光返照,武林盟主的公信力已经丧失殆尽,一个屠龙刀下落的谣言居然要方丈赌咒发誓来澄清,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壮举。

到鹿鼎年代,少林已经堕落成了权力的附庸。韦小宝代帝出家,方丈只能代师收徒,让一个小混混成了寺内高僧。18罗汉担负起保皇护驾的大内18高手,曲意奉迎利益集团不再需要遮遮掩掩。

时至今日,少林终于修成正果,演变成了圈地收费的财团,离估价上市也是一步之差了。


Copyright © 青海豆浆机价格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