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鱼(salmon),生命の力量!

超维同步 2019-12-20 11:16:12

很多人都吃过三文鱼刺身,味道很鲜美,肉质很嫩很滑,但三文鱼为何好吃却鲜为人知,让我们了解一下它的生活习性?

每四年一次的北美三文鱼大洄游,是一个壮丽且凄美的故事,原本出生在卑诗内陆溪水中的三文鱼,孵化后沿着河道游入大海,在经历了2-3年的大海游历之后,出生后的第四年又重新回到了故乡,历尽艰辛繁衍完自己的下一代,在这里默默地走向生命的终点。
北美的内陆河流、湖泊是三文鱼(Salmon,又称鲑鱼、大马哈渔等)的故乡,每隔四年的深秋季节,成群的三文鱼会从浩瀚的太平洋游回到温哥华的菲莎河口(Fraser River),从这里溯流而上,越过急流险滩,最后到达内陆几百公里的上游支流,在那里走完生命的最后历程。
威化溪位于Harrison Lake以西的一处山谷之中,沿Hwy-7号公路(Lougheed Highway)经Mission向东,大约行驶32公里到达Morris Valley Road路口,然后沿着这条路左转进山。这一带的山区有不少湖泊、河流和小溪,水流湍急而清澈,河床和溪谷里布满卵石和沙砾,非常适合三文鱼繁殖生长。
春季,鱼苗会在这里度过童年的快乐时光。

卑诗省早在1885年就已经开始采取保护三文鱼的措施,二十世纪初期,卑诗流域的三文鱼数量非常庞大,但进入1960年代,由于降水量过多加上林木业砍伐过度,导致山区洪水泛滥,破坏了威化溪的河道,使得三文鱼繁殖数量急剧下降。为了给三文鱼提供一个理想的产卵场地,1965年,卑诗省在威化溪上游,修建了一个近三公里长的繁殖水道(Weaver Creek Spawning Channel),这条类似天然的水道,有效地解决了传统孵化场中幼鱼存活率低的问题。

每年的秋季,成千上万的Sockeye三文鱼从大海中回到了Fraser River,然后逆流而上一百余公里,跃过激流和岩石,历尽艰辛,历时几十天,游回到出生地Weaver Creek。在洄游过程中,Sockeye三文鱼从进入河口之后就不再进食,鱼身开始渐渐变成鲜艳的红色。


密集的鱼群激烈地冲撞着水道的闸门,等待着开闸进入的机会。为了保持生态平衡,繁殖水道有一道闸门用于甄选品种、限制数量,每天由工作人员开闸拣选。密集的鱼群拥挤在闸门外,喧闹着、跳跃着,焦急地等待着这一重要的时刻。 幸运进入产卵水道的鱼群,开始了生命阶段最后的冲刺,它们结对散开,在水道中各自寻找合适的产卵场地。水道中水流湍急,每隔一段都设有一段阶梯,三文鱼要想争取上游的位置,必须奋力跳起、跃过。


水道中的水面极浅,但成年三文鱼都有近半米长,有些地段鱼儿必须奋力冲刺才能通过,整个身体都会暴露在外面,你不得不惊叹它们身上透射出的旺盛生命力,这些三文鱼已经几十天没有进食,而且又在激流中逆流而上近百公里,为了繁衍下一代不惜拼尽全部体力。进入产卵水道的三文鱼都是成双结对,每一对三文鱼都会寻找一块自己的领地,母三文鱼用鱼尾拨开石砾,产下鱼卵,雄鱼受精后,与母鱼一起再用石块覆盖,如此这般多次,直至产完全部鱼卵。在完成了产卵任务后,三文鱼的生命就走到了最后的终点,水道里随处可见这样成对死去的三文鱼,场面令人震撼。

被石砾覆盖的三文鱼卵经过漫长的秋季、冬季,春天来临,幼鱼在石硖中孵化,鱼肚子上附着一个橘黄色的卵囊,为其提供发育的养分。鱼苗长大之后从石隙中游出,3-5月间离开产卵水道进入威化溪,然后逆流而上进入哈里森湖(Harrison Lake),它们在这个湖中停留一年,长出漂亮的银色鳞片,第二年春天开始游向大海,开始两年半的大海巡游。在无边无际的北太平洋中,它们一边努力地长大,一边每天要面对鲸鱼、海豹和其他鱼类的进攻。整整四年,它们经历无数艰险,才能长成大约三公斤左右的成熟三文鱼。


三文鱼每隔四年都会集中返回故乡,进入十月份以后,威化溪的三文鱼保护区涌入大量游客,一睹这一壮观的场面。


全球只有北美的加拿大、阿拉斯加和北欧的挪威、冰岛等地可观赏到三文鱼洄游奇观。三文鱼洄游的过程是艰难痛苦的,然而,正是这种难以想象的艰辛和忘我,才使其得以繁衍生息。人们有时真的会觉得不可思忆:这些出生在威化溪中的三文鱼,成长后从这里出发游入大海,在接下去的2-3年中,跨过浩瀚的太平洋到达日本沿岸,最终又返回到自己的出生地,在繁殖完下一代后,最后葬身在这个峡谷之中,它们是如何记住自己的出生地的?又是经历了怎样的艰险才回到了自己的故乡?这也许始终是个迷~

宵夜时间段:晚8:00 - 晚10:30(中午不休,照常营业)

下午茶时间段:14:00 - 17:00

宵夜(下午茶)全场寿司折扣:6.8

外卖电话:0768-2305666





Copyright © 青海豆浆机价格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