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天人历(335期)- 四月廿三 - 西历6月6日

每日天人历 2018-12-05 17:25:26


每日天人历

戊戌年·既济·新版

(335期)


戊戌年:

时时有惊喜,处处要谨慎!


天人历-戊戌年-既济

戊午月·随卦

四月廿三

西历2018年6月6日

星期三


立夏 (三月二十—— 西历5月5日21:25:18)交丁巳月

小满 (四月初七—— 西历5月21日10:14:33)

芒种 (四月廿三——西历6月6日01:29:04)交戊午月


建星·闭阴

值宿·轸阳水

干支·己巳阴木

八卦·大有阳金

  

天人历-戊戌年

黄帝4715年-戊戌•木狗•既济

2018年0204日05:28:25

至2019年0204日11:14:14

  

中国老君山,华夏老子学

恭祝全球老学同仁

天天安康-日日吉祥!


文献来源:




今日阅读

选自

老君山文化丛书《老学六经》

《文子·通玄经·十守


老子曰:人有三死,非命亡焉:饮食不节,简贱其身,病共杀之;乐得无已,好求不止,刑共杀之;以寡犯众,以弱凌强,兵共杀之。


洛阳老君山

            

62·14-111·101-火天大有:

刚健文明,应天时行

大有卦111·101五行属性属于“金卦”,下卦乾天111五行在金,上卦离火101五行在火,其五行关系是“克我者为官鬼”。下卦乾天111天干在庚、辛,地支在申猴、酉鸡,上卦离火101天干在丙、丁,地支在巳蛇、午马。


——·伏羲易卦·——


                            

【易断】起步好奠基,口舌是非消;团队柔克刚,失物细心找。

【象理】乾下离上,天上有火之象——初九:真相不明,冥思苦索。九二:全力以赴,干国能臣。九三:正善有配,邪得归正。九四:尽力而为,克己谨慎。六五:强弱协调,严威信诚。上九:上天庇护,无所不利。

【象数】大有111·101下卦是乾天111,上卦是离火101;九二、九三、九四是互卦乾天111,九三、九四、六五是是互卦兑泽110;下卦是乾天111与互卦乾天111生成乾卦111·111,互卦乾天111与互卦兑泽110生成卦111•110,互卦兑泽110与上卦离火101生成睽卦110•101;下卦乾天111的对卦是坤地000,上卦离火101的对卦是坎水010;大有111·101的对卦、逆卦都是同人101·111,对卦是比卦000·010


——·文王易经·——


00.遏恶扬善,顺天休命


恶务尽,善必满,顺自然,和合命

【原典】大有:元亨[1]。《彖》曰:大有,柔得尊位,大中而上下应之,曰大有[2]。其德刚健而文明,应乎天而时行,是以元亨[3]。《象》曰:火在天上,大有,君子以遏恶扬善、顺天休命[4]



[1].大有:元亨:大有:卦名,最大的收获、最大的财富。程传:《大有•序卦》:“与人同者物必归焉,故受之以大有。”夫与人同者,物之所归也,《大有》所以次《同人》也。为卦火在天上,火之处高,其明及远,万物之众,无不照见,为《大有》之象。又一柔居尊,众阳并应,居尊执柔,物之所归也。上下应之,为《大有》之义。《大有》,盛大丰有也。本义:《大有》,所有之大也。离居乾上,火在天上,无所不照。又六五一阴居尊得中,而五阳应之,故为《大有》。乾健离明,居尊应天,有亨之道。占者有其德,则大善而亨也。程传:卦之才可以“元亨”也。凡卦德,有卦名自有其义者,如《比》吉、《谦》亨是也;有因其卦义便为训戒者,如“师贞丈人吉”、”同人于野亨”是也;有以其卦才而言者,“大有元亨”是也。由刚健文明应天时行,故能“元亨”也。郑氏汝谐曰:阳为大,阴为小,一阴居尊,而为五阳所归,所有者大也。大非阴柔所能有也,必冲虚不自满者能有之。六五明体而虚中,所以为《大有》,所以为“元亨”。若直以大有为富有盛大,则失其义矣。邱氏富国曰:一阴在上卦之中,而五阳宗之,诸爻之有,皆六五之有也,岂不大哉?唯其所有者大、故其亨亦大也。李光地《周易折中》案:《比》以九居五,视《大有》之六五为优矣。然《比》之应之者,五阴也,则民庶之象也。《大有》之应之者,五阳也,则贤人之象也。贤人应之,所有孰大于是哉?故《大有》之柔中,虽不如《比》之刚中,而《比》之“吉”“无咎”,则不如大有之直言“元亨”也。彖辞直言“元亨”,更无它辞者,惟此与《鼎》卦而已,皆以尚贤、养贤之故也。

[2].《彖》曰:大有,柔得尊位,大中而上下应之,曰大有:上下应之:指六五在中位,且上下都是阳爻相乘、相承、相类。本义:以卦体释卦名义,“柔””谓六五,“上下”谓五阳。程传:言卦之所以为《大有》也。五以阴居君位,“柔得尊位”也。处中,得“大中”之道也。为诸阳所宗,“上下应之”也。夫居尊执柔,固众之所归也。而又有虚中文明大中之德,故上下同志应之,所以为《大有》也。苏氏轼曰:谓五也,大者皆见有于五,故曰《大有》。郭氏忠孝曰:“柔得尊位大中”,谦以居之,不自满假者也。以一柔而应五刚,所谓所宝唯贤,光天之下,万邦黎献,共唯帝臣。不如是,不足以为尚贤也。杨氏万里曰:《同人》、《大有》,一柔五刚均也。柔在下者,曰“得位”,曰“得中”。曰“应乎乾”,而为《同人》,我同乎彼之辞也。柔在上者,曰“尊位”,曰“大中”,曰“上下应”,而为《大有》,我有其大之辞也。项氏安世曰:一阴在下,势不足以有众,能推所有以同乎人者也,故名曰《同人》;一阴在上,人同乎我,为我所有者也,故名曰《大有》。《彖》于《同人》曰“应乎乾”,明我应之也。于《大有》曰“上下应之”,明人应我也。《履》卦柔在下,亦曰“应乎乾”。《小畜》柔在上,亦曰“上下应之”。此可以推卦例矣。胡氏炳文曰:或曰:《小畜》亦五阳一阴之卦,主巽之一阴,则曰“小”。此主离之一阴,则曰“大”,何也?曰巽之一阴在四,欲畜上下五阳,其势逆而难。离之一阴在五,而有上下五阳,其势顺而易。

[3].其德刚健而文明,应乎天而时行,是以元亨:本义:以卦德卦体释卦辞。应天,指六五也。程传:卦之德,内“刚健”而外“文明”。六五之君,应于乾之九二。五之性柔顺而明,能顺应乎二。二,乾之主也,是应乎乾也。顺应乾行,顺乎天时也,故曰“应乎天而时行”。其德如此,是以“元亨”也。王弼云:不大通何由得《大有》乎?《大有》则必“元亨”矣。此不识卦义,离乾成《大有》之义,非《大有》之义,便有“元亨”。由其才故得“元亨”,《大有》而不善者,与不能亨者有矣。诸卦具“元亨利贞”,则《彖》皆释为“大亨”,恐疑与《乾》、《坤》同也。不兼“利贞”,则释为“元亨”,尽元义也。“元”有大善之义,有“元亨”者四卦,《大有》、《蛊》、《升》、《鼎》也。唯《升》之《彖》误随它卦作大亨。曰:诸卦之元与乾不同,何也?曰:元之在乾,为元始之义,为“首出庶物”之义。它卦则不能有此义,为善为大而已,曰元之为大可矣。为善,何也?曰:元者物之先也,物之先岂有不善者乎?事成而后有败,败非先成者也。兴而后有衰,衰固后于兴也。得而后有失,非得则何以有失也。至于善恶治乱是非,天下之事莫不皆然。必善为先,故文言曰:元者善之长也。王氏弼曰:德应于天,则行不失时矣。“刚健”不滞,“文明”不犯,应天则大,时行无违,是以“元亨”。项氏安世曰:《同人》、《大有》两卦,皆以离之中爻为主,而以乾为应者也。《同人》离在下,以德为主,故曰“应乎乾”者,应其德也。《大有》离在上,以位为主,故曰“应乎天而时行”者,应其命也。《履》兑在下,曰“应乎乾”。《大畜》艮在上,曰“应乎天”,亦卦例也。李光地《周易折中》案:卦辞未有不根卦名而系者,况柔中居尊,能有众阳,是虚心下贤之君,而众君子皆为之用,其亨孰大于是哉!《彖传》又推卦德卦体以尽其缊,其实皆不出乎卦名之中也。《程传》谓卦名未足以致“元亨”,由卦才而得“元亨”者,恐非《易》之通例。

[4].《象》曰:火在天上,大有,君子以遏恶扬善、顺天休命:遏恶扬善:禁绝坏事、提倡好事。遏:阻止,扬:宣扬。休命:美善的命令。本义:火在天上,所照者广,为《大有》之象。所有既大,无以治之,则衅蘖萌于其间矣。天命有善而无恶,故遏恶扬善,所以顺天,反之于身,亦若是而已矣。

程传:火高在天上,照见万物之众多,故为大有。大有,繁庶之义。君子观《大有》之象,以遏绝众恶,扬明善类,以奉顺天休美之命,万物众多,则有善恶之殊,君子享大有之盛,当代天工,治养庶类,治众之道,在遏恶扬善而已,恶惩善劝,所以顺天命而安群生也。王氏弼曰:大有,包容之象也。故遏恶扬善,成物之美,顺夫天德休物之命。司马氏光曰:火在天上,明之至也,至明则善恶无所逃。善则举之,恶则抑之,庆赏刑威得其当,然后能保有四方,所以“顺天休命”也。杨氏万里曰:天讨有罪,吾遏之以天,天命有德,吾扬之以天,吾何与焉,此舜禹有天下而不与也,故曰“顺天休命”。《同人》离在下,而权不敢专,故止于类而辨,《大有》离在上,而权由己出,故极于遏而扬。


【白话】大有111·101:至为亨通。《彖传》说:大有111·101,六五阴柔在尊位,上九和九四、九三、九二、初九与之相类,所以称为“大有”。大有111·101之德刚健而文明,应天道而顺时势,因此至为亨通,《象传》说:大有111·101的卦象是乾天111在下,离火101在上,大有111·101,君子阻止邪恶而弘扬善果,顺应天道而修养性命。

【易理】大有111·101象征抑恶务尽、修善必满,所谓顺天应命。大有111·101是大有收获时期,但任何事物都处在不断的转化中,强盛到了极点,就会逐渐衰退,并很快消亡。月盈则亏,水满则溢,物极必反,盛极必衰。一旦拥有,或地位,或财富,一定要保持谦和的态度,明哲保身,适可而止,避免到了“有”的极致而转向“无”。


洛阳老君山


01.大有之无交害


毋多交,少致害,慎择人,免灾星

【原典】初九:无交害,匪咎,艰则无咎[1]。《象》曰:大有初九,无交害也[2]



[1].初九:无交害,匪咎,艰则无咎:交害:互相受害。匪咎:匪即非,表示否定;咎:灾害。本义:虽当《大有》之时,然以阳居下,上无系应,而在事初,未涉乎害者也,何咎之有?然亦必艰以处之则无咎,戒占者宜如是也。程传:九居《大有》之初,未至于盛,处甲无应与,未有骄盈之失,故“无交害”,末涉于害也。大。凡富有鲜不有害,以子贡之贤,未能尽免,况其下者乎?“匪咎,艰则无咎”,言富有本匪有咎也,人因富有自为咎耳。若能享富有而知难处,则自“无咎”也。处富有而不能思艰兢畏,则骄侈之心生矣,所以有咎也。胡氏炳文曰:当《大有》之时,反易有害。初阳在下,未与物接,所以未涉于害也,何咎之有?然以为“匪咎”而以易心处之,反有咎矣。“无交害”,大有之初如此;“艰则无咎”,大有自初至终皆当如此。

[2].《象》曰:大有初九,无交害也:程传:在《大有》之初,克念艰难,则骄溢之心,无由生矣,所以不交涉于害也。陆氏振奇曰:保终之道,慎于厥始,必有克艰于初。而后有天祐于终,故初曰《大有》初九,上曰《大有》上吉,独本末见大有焉。黄氏淳耀曰:“无交言”者,以九居初,是初心未变,无交故无害也。若过此而有交,则有害矣,安得不慎终如始,而一以艰处之也。


【白话】初九:不相往来则彼此无害没有过失,艰苦卓绝则没有灾害。《象传》说:大有初九的不相来往,不相往来则彼此无害。

【易理】大有111·101的初九象征“有”且“大”,所以“患”在唯恐多交而致害,因此“艰”则如初。九二应于六五,九三通于上九,九四紧靠六五,只有初九无交。大有111·101之际,为了避免交往可能产生的祸害,应该特立独行,谨慎择友,虽然有没朋友之难,但可免滥交朋友之害。


02.大有之大车载


车满载,中不败,和其光,守其位

【原典】九二:大车以载,有攸往,无咎[1]。《象》曰:大车以载,积中不败也[2]



[1].九二:大车以载,有攸往,无咎:本义:刚中在下,得应乎上,为大车以载之象。有所往而如是,可“无咎”矣。占者必有此德,乃应其占也。程传:九以阳刚居二,为六五之君所倚任。刚健则才胜,居柔则谦顺,得中则无过,其才如此,所以能胜《大有》之任。如大车之材强壮,能胜载重物也。可以任重行远,故“有攸往”而“无咎”也。《大有》丰盛之时,有而未极,故以二之才,可“往”而“无咎”。至于盛极,则不可以往矣。王氏弼曰:任重而不危。

[2].《象》曰:大车以载,积中不败也:积中:蕴积于心中。程传:壮大之车,重积载于其中,而不损败,犹九二材力之强,能胜《大有》之任也。郭氏雍曰:道积于中,无所往而不利,如大车之不可败也。吴氏曰慎曰:积中不败,与《诗》言“不输尔载”相似。


【白话】九二,大车装满财物,有所利益没有祸患。《象传》说:大车装满财物,这是因为把财物放于车中不会倾覆。

【易理】大有111·101的九二象征大车载满财物,可前有九三、九四相敌,后有初九不满,幸好六五虚而能容,九二才得以“积中不败”而“无咎”。人事之理同然:一头肥羊总有几只饿狼盯着,一有成就总难免被人嫉妒。可行的方法就是找一个能够赏识自己的伯乐,认真做好自己的事情。有些人不明白这一点,最后弄得身败名裂——韩信就是这样的例子。


洛阳老君山


03.大有之亨天子


大人道,道直行,行正道,通圣君

【原典】九三:公用亨于天子,小人弗克[1]。《象》曰:公用亨于天子,小人害也[2]



[1].九三:公用亨于天子,小人弗克:公:贵族爵位——中国古代设五等爵位:公、侯、伯、子、男,象征君子。用亨:指享受宴席。弗克:弗不,克:战胜。本义:“亨”,《春秋传》作享,谓朝献也。古者亨通之亨,享献之享,烹饪之烹,皆作亨字。九三居下之上,公侯之象。刚而得正,上有六五之君,虚中不贤,故为“亨于天子”之象。占者有其德,则其占如是。小人无刚正之德,则虽得此爻,不能当也。程传:三居下体之上,在下而居人上,诸侯人君之象也。公侯上承天子,天子居天下之尊,“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在下者伺敢专其有。凡土地之富,人民之众,皆王者之有也,此理之正也。故三当大有之时,居诸侯之位,有其富盛,必有亨通乎天子,谓以其有为天子之有也,乃人臣之常义也。若小人处之,则专其富有以为私,不知公以奉上之道,故曰“小人弗克”也。《朱子语类》云:古文无亨字,亨享烹并通用。如“公用亨于天子”解作亨字便不是。又曰:亨享二字,据《说文》本是一字,故《易》中多互用,如“王用亨于岐山”,亦当为享,如“王用享于帝”之云也。字画音韵,是经中浅事,故先儒得其大者,多不留意。然不知此等处不理会,却枉费了无限辞说,牵补,而卒不得其大义,亦甚害事也。

[2].《象》曰:公用亨于天子,小人害也:程传:公当用亨于天子,若小人处之,则为害也。自古诸侯能守臣节。忠顺奉上者,则蕃养其众,以为王之屏翰。丰殖其财,以待上之征赋。若小人处之,则不知为臣奉上之道,以其为己之私,民众财丰,则反擅其富强,益为不顺。是小人大有则为害,又大有为小人之害也。


【白话】九三,公侯(君子)能够得到天子赏赐,而小人则不能。《象传》说:公侯(君子)能够得到天子赏赐,而小人如果这样做就必然成为祸害。

【易理】大有111·101的九三刚正而在臣位,象征能够通于圣君,而小人则不能。同样的事情,君子可为而小人不可为,这就是君子和小人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所致。君子行正道,正道直行;小人行邪道,邪道弯曲。欲为君子,莫走邪道;如是小人,正道难行。


04.大有之匪其彭


跟对人,道路明,跟错人,毁一生

【原典】九四:匪其彭,无咎[1]。《象》曰:匪其彭,无咎,明辨晢也[2]



[1].九四:匪其彭,无咎:彭:《释文》“彭”,《子夏传》作“旁”,象声。本义:彭字音义未详,《程传》曰盛貌,理或当然。六五柔中之君,九四以刚近之,有僭逼之嫌,然以其处柔也,故有不极其盛之象,而得“无咎”,戒占者宜如是也。程传:九四居大有之时,已过中矣,是《大有》之盛者也,过盛则凶咎所由生也,故处之之道,“匪其彭”则得“无咎”,谓能谦损,不处其太盛则得“无咎”也。四近君之高位,苟处太盛则致凶咎。彭,盛多之貌。《诗•载驱》云:“汶水汤汤,行人彭彭。”行人盛多之状。《雅•大明》云:“驷騵彭彭。”言武王戎马之盛也。沈氏该曰:以刚处柔,谦以自居,而惧以戒其盛,得明哲保身之义,故“无咎”也。

[2].《象》曰:匪其彭,无咎,明辨晢也:晢:《说文》:昭明也。本义:“皙”,明貌。程传:能不处其盛而得无咎者,盖有明辨之智也。皙,明智也。贤智之人,明辨物理,当其方盛,则知咎之将至,故能损抑,不敢至于满极也。梁氏寅曰:谓之“明辨”而又谓之“皙”者,见其明智之极也。


【白话】九四不要贪图空名没有忧虑。《象传》说:不要贪图空名没有忧虑,这是因为君子眼光远大啊。

【易理】大有111·101的九四刚而不过,在上卦离火101,象征能够明辩晰而“匪彭”,所以能够事圣君。九四虽然位于不利的地位,但能够紧跟六五,找好领导,明辨轻重缓急,所以可以无咎。一个人,能不能跟对人,鉴别人,是这个人能不能走向成功的重要因素之一。跟错一个人,常常毁了一生的前途,坏了一世英名——项羽的主要谋臣范增就是这样一个可悲的英雄。


洛阳老君山


05.大有之威如吉


在尊位,柔无刚,无而信,德而服

【原典】六五:厥孚交如,威如,吉[1]。《象》曰:厥孚交如,信以发志也;威如之吉,易而无备也[2]



[1].六五:厥孚交如,威如,吉:厥:其。孚:诚、信。交如:交互的样子。威如:威严的样子。本义:《大有》之世,柔顺而中,以处尊位,虚己以应九二之贤,而上下归之,是其孚信之交也。然君道贵刚,太柔则废,当以威济之则吉,故其象占如此,亦戒辞也。程传:六五当《大有》之时居君位,虚中为孚信之象。人君执柔守中,而以孚信接于下,则下亦尽其信诚以事于上。上下孚信相交也。以柔居尊位,当《大有》之时,人心安易,若专尚柔顺,则陵慢生矣,故必“威如”则“吉”。“威如”,有威严之谓也。既以柔和孚信接于下,众志说从,又有威严使之有畏,善处有者也,吉可知矣。俞氏琰曰:既有诚信以接下而人信之,又有威严以自重而人畏之,为《大有》之君,而刚柔得宜如此,故“吉”。

[2].《象》曰:厥孚交如,信以发志也;威如之吉,易而无备也:本义:一人之信,足以发上下之志也。太柔则人将易之,而无畏备之心。程传:下之志,从乎上者也,上以孚信接于下,则下亦以诚信事其上,故“厥孚交如”。由上有孚信,以发其下孚信之志,下之从上,犹响之应声也,威如之所以吉者,谓若无威严,则下易慢而无戒备也,谓无恭畏备上之道。备,谓备上之求责也。孔氏颖达曰:“信以发志”者,释“厥孚交如”之义,由己诚信发起其志,故上下应之,与之交接也,“易而无备”者,释“威如之吉”之义,所以“威如”者,以己不私于物,唯行简易,无所防备,物自畏之,故云“易而无备”。李光地《周易折中》案:孔氏之说亦有理,盖言“威如”,则疑于上下相防矣,故申之曰“易而无备”,明乎“遏恶扬善”,顺理而行,非有所戒备也。


【白话】六五:其诚信交互,其威庄严,吉利。《象传》说:其诚信交互,这是因为诚心动人;其威庄严的吉利,这是因为平易近人而使人敬畏。

【易理】大有111·101的六五阴柔而在中位,居尊位,与九二相应,全柔无刚,无备之甚。无备而物信,有德而人服,因为无备,所以显示阳光政治;因其有威,所以能够心服众人。六五能够不怒而威,就是因其无备而获得人们的信任,归之者“交如”,见之者“威如”。正如苏轼所说“以其无备,知其有余也。夫备生于不足,不足之形现于外,则威削。”


06.大有之自天佑


其福大,其利多,天所助,在于信

【原典】上九:自天佑之,吉无不利[1]。《象》曰:大有上吉,自天佑也[2]



[1].上九:自天佑之,吉无不利:本义:《大有》之世,以刚居上,而能下从六五,是能履信思顺而尚贤也。满而不溢,故其占如此。程传:上九在卦之终,居五位之地,是《大有》之极,而不居其有者也。处离之上,明之极也。唯至明所以不居其有,不至于过极也。有极而不处,则无盈满之灾,能顺乎理者也。五之孚信而履其上,为蹈履诚信之义。五有文明之德,上能降志以应之,为尚贤崇善之义。其处如此,合道之至也,自当享其福庆,“自天祐之”。行顺乎天而获天祐,故所往皆“吉”,无所不利也。郭氏雍曰:《系辞》曰:“祐者助也,天之所助者顺也,人之所助者信也,履信思乎顺,又以尚贤也。”六五之君实尽此,而言于上九者,盖言《大有》之吉,以此终也。故《象》曰“大有上吉”,则知此吉《大有》之吉也,非止上九之言也。郑氏汝谐曰:“履信”思顺,又以“尚贤”,盖言五也。五“厥孚交如”,“履信”也。居尊用柔,思顺也。上九在上,“尚贤”也。五获天之祐,“吉无不利”,由其有是也。言五而系之上,何也?五成卦之主,上其终也。五之德宜获是福,于终可验也。《易》之取义,若是者众。《小畜》之上九曰“妇贞厉,月几望”,言六四之畜阳,至上而为“贞厉”之妇,“几望”之月也。若指上九而言,则上九阳也。不得为妇与月。说《易》者,其失在于泥爻以求义,故以“履信”思顺“尚贤”归之于上九也。《易》之所谓尚者上也,五尚上九之贤,故自天之祐,于上九见之。王氏宗传曰:六五以一柔有五刚,上九独在五上,五能尚之,《系辞传》所谓“又以尚贤”,则上九是也。祐之自天,“吉无不利”,谓《大有》至此,愈有隆而无替也。然则当《大有》之极,莫大于得天。而所以得天,又莫大于尚贤也。胡氏炳文曰:《小畜》上九,畜之终也。其占曰“厉”曰“凶”,承六四言也。《大有》上九,有之终也。其占“吉无不利”,承六五言也,《小畜》一阴畜众阳,故其终也如彼。《大有》一阴有众阳,故其终也如此。君臣大分,岂不明哉?盖五之“厥孚”,“履信”也,柔中思顺也;尚上九之一阳,“尚贤”也。所以其终也,“自天祐之,吉无不利”也。李光地《周易折中》案:《传》义皆以“履信”思顺“尚贤”为上九之事,然《易》中以上爻终五爻之义者甚多,如《师》之“大君有命”,《离》之“王用出征”,《解》之“公用射隼”,皆非以上爻为王公也。《蒙》五爻而终其义尔,郭氏、郑氏、王氏之说,皆与卦意、爻义合,胡氏最为恪守《本义》者,于此独从郭氏诸说,则亦未允于心故也。

[2].《象》曰:大有上吉,自天佑也:程传:《大有》之上,有极当变。由其所为顺天合道,故“天祐”助之,所以吉也。君子满而不溢,乃“天祐”也。《系辞》复申之云:“天之所助者顺也,人之所助者信也,履信思乎顺,又以尚贤也,是以自天祐之,吉无不利也。”“履信”,谓履五。五虚中,信也,“思顺”,谓谦退不居,“尚贤”,谓志从于五。《大有》之世,不可以盈丰,而复处盈焉,非所宜也,六爻之中,皆乐据权位,唯初上不处其位,故初九“无咎”,上九“无不利”,上九在上,履信思顺,故在上而得吉,盖自天祐也。

项氏安世曰:《象传》曰:《大有》上吉,明事关全卦,非止上爻也,此犹《师》之上六,论师之事,至此而终,其言“大君”,盖指六五,非谓上六为大君也。赵氏彦肃曰:五能尊上,此《大有》所以上吉也,君之大有,极于尊贤。


【白话】上九天道庇护有德的人,大吉而无大利。《象传》说:大有111·101的上九大吉大利,是因为天道庇护保佑有德的人。

【易理】上九说:“自天佑之,吉无不利。”其福之大,其利之多,因何而来?其核心就是“致福者远”。从六爻来看,两个阳爻在一起不能发生化合的效果,一个阴爻不可能让阳爻发挥作用,而如果到了一个合适的地方,阴爻与阳爻相应,即阴应阳(六五),因而产生群星捧月的现象。六五与上九相承,其他的阳爻就都归附六五。六五相当于董事长,有位无职;上九相当于总经理,有职无位;而董事长通过总经理实现自己的意图。孔子说:“天之所助者,顺也;人之所助者,信也。履信思乎顺,又以尚贤也。是以‘自天佑之,吉无不利’”。顺天道,讲诚信,这是“上天保佑、吉无不利”的基本条件。


洛阳老君山


 今日八字

戊戌•戊午•己巳(甲子乙丑、丙寅丁卯、戊辰己巳、庚午辛未、壬申癸酉、甲戌乙亥)


今日建星

“闭”是“黑道”,所以本书定位“阴”,即“闭阴”,象征独立思考,适宜出思想。“闭”有“封闭”之意,因而但凡不能“闭门造车”之事自然不宜,如出行、上任、经商等;而但凡适宜“闭门思过”的事情自然适宜,如安葬、策划或修筑堤防、建造工事等。


今日值宿

轸zhěn水蚓yǐn,拟名刘植,五行在水,象征“吉星”。刘植字伯先,钜鹿昌城(今河北巨鹿)人。任刘秀骁骑将军等,封昌成侯,为东汉中兴功臣“云台二十八将”之一。轸水蚓在乌鸦座,有星四颗,其中δ为美丽双星,一黄一紫,《史记·天官书》说:“轸为车,主风。”按照传统文化的说法,但凡轸水蚓当值,适宜修造、上任、开门等,忌讳往北方出行等。

轸水蚓星象学特征:思想敏捷,深藏不露;处世低调。稳重内涵。绍兴师爷,画龙点睛;一生多喜,老得厚福。


今日甲子

 “戊辰己巳”何以取象为“大林木”?戊辰属于“两土”而下面有“木”,金不能克(土生金,有子母之道),“木”水生之于春夏,象征能够特立独奋,随变成功,木挺德清;可虽怀志节,屈而不伸,惧怕秋季。


彭祖百忌

己不破券,二比并亡;巳不远行,财物伏藏。


天人历介绍

天人历是经过杨郁先生多年研究、践行,在继承和发展的慎重选择中所制订的一种传承文化、尊重科学、最常用、最实用的新型历书。天人历的年:以地球围绕太阳一周365.25636日为一年,传统二十四节气即因此而确定,以西历为参考,即立春在西历每年2月3—5日。天人历的月:以月亮围绕地球一周29.5306日为一月,传统朔望月即因此而确定。为了协调太阳年与朔望月的关系,天人历取传统风水八字以立春作为每年第一天的做法,以传统朔望月作为基本月份,不修改朔望月的天数、闰月等内容。除了立春是正月初一这种特殊情况,但凡立春在腊月或正月所包括的具体天数称之为天人月,以此表示新的一年的开始。在天人历中,除了排出现行西历的年、月、日、星期之外,还排出传统的年、月、日等,不仅排出传统历书每日的建星、值宿、甲子,还在此基础上排出每年每月每日的八卦——这是迄今为止给历书的年月日排出八卦的第一次尝试,且对建星、值宿、甲子等增加新的元素,以期通过历书的使用来减少对传统文化的神秘感如闰月等,达到知行合一、天人合一之目的。

杨郁先生


杨郁,名凡用,中华传统文化资深研究型独立学者,主要著作有《易经新学》、《易经的智慧》、《易卦易辞易林》、《老子新学大全集》、《庄子全集》、《老子-道德经全集》、《庄子-南华经全集》、《王阳明-传习录全集》、《老学六经》等各类若干种。致力于《天人国学》、《中华诚学》之研究和推广。


《天人国学铭》

杨郁

无形无名道为体,

有形有名德为用。

无善无恶为上德,

有善有恶为下德。


《中华诚学铭》

杨郁

无诚无伪之谓性,

有诚有伪之谓教。

尽性穷理曰诚明,

穷理尽性曰明诚。


内容简介

每日天人历,内容包括建星(建、除、满、平、定、执、破、危、成、收、开、闭等十二种以行为作为象征的判断,决定于每一天的地支跟本月建神的关系,即由月令与日支相较而推出来的关系,如“日月同支”谓之“建”,“日月相冲”谓之“破”等)、值宿(即二十八宿如东方苍龙七宿角木蛟、亢金龙、氐土貉、房日兔、心月狐、尾火虎、箕水豹,简称角、亢、氐、房、心、尾、箕,象征青色……南方朱雀七宿,井木犴,鬼金羊,柳土獐,星日马,张月鹿,翼火蛇,轸水蚓,简称井、鬼、柳、星、张、翼、轸,象征红色)、甲子(甲子乙丑海中金,丙寅丁卯炉中火……庚申辛酉石榴木,壬戌癸亥大海水)、八卦(坤卦000·000、剥卦000·001……乾卦111·111)、两个小栏目:今日阅读(第一阶段选《老君山文化丛书-老学六经》,每天一则,熟读背诵)、今日八字(排出本日八字,方便有关需求)。


温馨提示

每日天人历非通俗读物,只能看千字以内文字的莫入,只能保持十分钟注意力的莫看。一读就懂的东西是散步,读多遍才懂一点的书是攀登,难度决定高度,高度决定亮度,亮度决定深度和广度,只有博大精深,才能高屋建瓴、高瞻远瞩。每日天人历,一天学一点,日积月累,滴水成湖,持之以恒,一月三十卦,一年熟易经。一书已熟,方读一书,熟能生巧、巧能生精、精能生神,出神入化,巧夺天工。书非未多读也,乃不精也,未得其心得滋味耳。以学之心入门,以教之心登堂,以著之心入室,可矣!读书者,学习也,学而后知不足;教书者,学习也,教而后知困;写书者,学习也,写而后知大困,是为学习中之学习者也。


天人国学研读会

导师:杨郁先生,微信号:515074332,QQ:515074332。

联系:清梦先生,微信号:qingmengLiu,QQ:2597852840。

内容:《易卦易经注疏》、《老学六经》及《大学》、《中庸》、《传习录》等。

方法:研学、授课等。

 

版权所有

杨郁推演

清梦制作


Copyright © 青海豆浆机价格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