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第4章 龙象

中原五百 2019-10-05 11:43:38

  那番僧嘉措功力极深,郭襄即使以长剑之锋锐,亦没法势如破竹般将其掌风中的罡气破去,反而剑势凝滞。


  她修习自觉远大师得来的九阳功已愈十载,但终究只得了部分,而且那九阳功刚阳浩大,所以她修行之功效,自是远不及张君宝,便是比诸无色禅师所得,亦是稍有不及。


  而番僧嘉措却是藏密罕见的高手,虽不及昔年金轮法王,可功力之深,亦远非小他几十岁的郭襄所能及。


  郭襄一连使出家传的落英剑法,仗着长剑锋芒绝世,剑招虚实不定,才勉力跟番僧斗了十数招。


  马蹄声越来越近,郭襄知道再不摆脱番僧,怕是终要沦陷在蒙古人手里。她一人生死是小,辜负了父母嘱托,便就百死莫赎了。


  她心念急转,寻思脱身之法,那番僧不疾不徐开口道:“郭二小姐,你武学根骨远在老僧之上,昔年金轮国师更将龙象波若功传与你,为何不好生钻研,反而沉迷武学的旁枝末节?”


  他声如洪钟,掌力如浪涛,一重盖过一重,似永无止境,弄得郭襄胸闷眼花。她听出对方口中有恨铁不成钢的意思,心想这嘉措莫非跟师父金轮法王是旧识。是了,他看着年纪不比我父亲小,认识师父倒也正常。


  可惜她被对方掌力逼住,根本开不了口。


  那龙象波若功的秘诀她是知道的,她也曾修习过,哪怕她天赋过人,可是此功修行缓慢,除非她有自家父亲那般艰苦卓绝的毅力,否则难有所成,因此这些年她都用功在九阳功上,前期进境自然极快,可近年来,内力增长却极为缓慢了。


  有时候她也懊悔没有认真修习龙象波若功,或者向父母讨要九阴真经。


  如今后悔也没用,为了不被嘉措抓住,郭襄蓦然一声娇斥,长剑生出一股巨力,削去嘉措一片袖子。她这一招正是九阳功的内力运用,只是使出来对经脉负担极重,一出手便受了气血翻涌不止。


  而那嘉措的掌力也劈中郭襄坐下青驴,一声悲鸣,青驴到底。


  郭襄忍住泪花,转身施展家传的轻功欲要离开。


  背后一阵掌力袭来,正是嘉措。


  虚空里哧哧一声,有石子碎裂,挡住那道雄浑的掌力。


  郭襄心里大喜,这是弹指神通。她心想莫非是外公尚在人世。


  来不及想更多,她腰间一麻,却是被人点了穴道,浑身一软,给一名男子搂住腰。


  一时间只觉腾云驾雾,周围的景色的快速后退。使她不禁回忆起少女时,当初杨过去黑龙潭时,亦曾显示出如此轻功。


  只是此刻身边之人,不是名震天下的神雕大侠,而是之前的年轻公子。


  哧哧之声响起,数粒石子破空而至,正是桃花岛主的绝学弹指神通。


  年轻公子搂着郭襄,如同脑后长眼般,将石子避开,速度却不减半分。


  他一声长笑,说道:“弹指神通,名不虚传,桃花岛主年迈,未必能追上我,你又是何人?”


  “你年纪轻轻,武功已经不下于二三十年前的我,轻功之高,放眼天下,怕也只有故去的铁掌裘千仞和内子龙氏能够和你比足而论,可惜你带着襄儿,却是累赘,根本摆脱不了我,若想活命,便放了她吧。”


  年轻公子和郭襄背后数十丈外却是一个中年男子,他语声清朗,仿佛青天白云洒然而至。


  郭襄听到这声音,正是十数年来朝思暮想之声,可惜她被点住穴道,口不能言,手不能动。


  但此刻她全无害怕,心想能再见他一面,便是再多的苦,她都受得。


  年轻公子淡然道:“论武功我自是不及你,但我要她性命顷刻之间,你若有胆,便追来,看我杀了她后,能不能扬长而去。”


  他语气并不凶厉,可其中杀意,绝无半分虚假,身后那人不由迟疑,如此他们之间的距离又拉开一段。


  可那人还是没有放弃,毅然追来,却不敢靠得过近,生怕年轻公子真杀了郭襄。


  郭襄心里复杂难言,她要是能说话,定叫他不要顾及她,可见他顾及她,又不禁欣喜。


  很快前方出现一片湖泊,年轻公子飞身上了湖边一叶扁舟,伸手抓住船夫扔向背后追来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见状,只得接下船夫,卸去船夫身上的劲力,他若不如此做,这船夫便得撞在地上,筋断骨折,即使能活下来,亦形同死人。


  这一耽搁,便让那年轻公子携着郭襄乘舟离开。


  中年男子蹙起眉头,只好发出一个烟火信号,无论如何,他总得救出襄儿,存续郭伯父郭伯母在世上最后一点血脉。


  “龙儿,我一时半会怕是回不去了。”中年男子轻轻一叹道。


  年轻公子悠然划桨,好似数十年活在水上的渔家,船如利箭离弦,钻如水域里的芦苇丛,他放弃扁舟,带着郭襄潜水离开,又从一个隐蔽的地方上岸。


  他道:“郭二小姐,原来你还会密宗的龙象波若功,我也不伤你,只要你将龙象波若功的口诀尽数传给我,待我辨明真假之后,自会放你离开。”


  郭襄万万想不到,这斯文俊秀的年轻公子竟是为了龙象波若功才抓的她。她眨了眨眼睛,示意年轻公子解开她的哑穴。


  年轻公子微笑道:“我现在不急,只是给你时间好好考虑下,等彻底入夜后,我带你离开另外寻个地方,再好好请教你。”


  郭襄心中一凛,这人心思果然缜密。他要是解开自己穴道,郭襄立时就要呼喊出声,引来中年男子的注意。只是年轻公子显然料到这一点,根本不给她机会。


  年轻公子又轻声道:“适才那中年男子便是神雕大侠杨过吧,我想了想,当今天下武功在我之上的便只有你们口中的五绝,而正当壮年的便只有他了。”


  他继续道:“听说十多年前,他曾在万军之中杀了蒙古人的上一任大汗蒙哥,我还以为是江湖人夸大,见了他武功,方才觉得着实有这么一点可能。说起来令尊的武功也不在这神雕大侠之下,若要做个天不管地不管的逍遥人,实是轻松至极,不知他为何要为了一个注定灭亡的国家,死守襄阳?”


  年轻公子言语间着实有些疑惑,同时又有些难以言表的敬畏。

ps还请大家看完顺便点击下广告啦。

Copyright © 青海豆浆机价格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