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侠侣里面,全真派为什么不太厉害了?

黄州太极拳社 2018-11-07 15:01:27

     武侠小说里,有两个被公认过“天下第一”的大门派——全真派和少林派。它们两家很像,都有一个超级牛的创始人——重阳真人和达摩祖师;都称霸一时,号称是武学的正宗,就好像今天市值最大、用户最多,跺跺脚都会地震的大公司。但有趣的是,这两个门派后来的发展轨迹完全不一样。少林派一直领袖武林,人才也总是很兴盛。哪怕有些年头不算最红的,风头被别人压过了,比如什么逍遥派、什么东邪西毒之类,但也可以保持很强的竞争力。全真派却像是吃了泻药,急速坠落。第一代祖师高富帅,第二代就中产了,等到第三、第四代弟子,就矮丑穷挫任人割了。

       

这是为什么?大家都是天下第一,怎么后劲差那么大呢?二我们先从一个机构说起,它叫做藏经阁,也就是图书馆。少林派和全真派都有藏经阁。真要说起来,全真派的藏经阁修得其实很不错,“一座小楼依山而建”,装修材料也很好。《神雕侠侣》里讲,里面放书的箱子“都是樟木,箱壁厚达八分,甚是坚固。”你看,箱子都是樟木的,虽然不知道是香樟还是黄樟,但总之挺下本钱。阁中的藏品也很丰富,有“历代道藏、王重阳和七弟子的著作”。门派里,上上下下对藏经阁也都很珍视,当作是重地、圣地,不敢稍有破坏亵渎。叛徒杨过躲到里面去,几百人就只能在阁前“大声呼噪”,“无人敢上楼去”。可问题就来了,全真派的图书馆,建设、维护得倒都不错,但使用情况怎么样呢?答案怕就要呵呵了。  三我们先看一下少林派的藏经阁,它有一条很好的管理办法——“向来不禁门人弟子翻阅”。所有少林弟子,不论年龄、辈分、职务,只要获得了学武资格的,都可以到藏经阁看书。

      七十二绝技统统在这里摆着,你想练就练,练成多少门,是你的本事。所以少林弟子有最好的自学环境。老师教得不好,你不愿听他的课,完全可以去泡图书馆自学。全真派却不一样。我推测它的藏经阁基本是摆设,自学难度那是相当的大。你看小杨过加入了全真教,能学到什么武功,全要看师父赵志敬的心情。赵志敬不想教他真功夫,只教他背口诀,杨过就无法可想。他能到藏经阁里去自学吗?能去随便翻阅重阳祖师留下的武学心得吗?书上没有明说,但看情景多半是不能。再来看一些管理细节:“一只只木箱……只见箱上有铜锁锁着。”——《神雕侠侣》第二十八回书箱都上铜锁了,普通弟子能看吗?不知道。就算能看,恐怕也有一套繁冗的程序,比如先打个申请,再报管理员拿钥匙……等等。这种搞法,怎么能让年轻人形成活跃的学习讨论氛围?一句话,全真教办的是中学,少林派办的是大学。这一边,少林寺里,广大弟子如饥似渴,浸淫书海,自由地学习、著述,于是代代有创新,代代出人才。少林七十二绝技,就是历代弟子一点点开脑洞、积累创新来的。大名鼎鼎的《九阳真经》,甚至是一个不知名的和尚异想天开写在佛经字缝里的。另一边则是全真派里,珍贵的武学笔记、典籍被束之高阁,用铜锁锁住,生怕搞坏了。弟子们学武功全靠老师灌输,一代代填鸭下来,日渐僵化。至于弟子们的著述,呵呵你以为你是谁,马王刘丘真人都还没著述,你算老几?四除了藏经阁,再来看少林派的另一个机构——

      般若堂。这个机构是做什么的呢?一句话——武学创新研究中心。《鹿鼎记》里说,每一个少林弟子行走江湖,回寺之后,第一去戒律院禀告有无过犯,第二就到般若堂禀告经历见闻。什么意思?金庸特意说明:就是去禀告自己一路上看到的别门别派的武功。这些武功,只要有一招一式可取,般若堂的僧人就笔录下来,融汇创新,如此积累千年,怎能不牛。般若堂还有一个翔实的数据库,记录了历代高僧练武的数据:“五代后晋年间,本寺有一位法慧禅师……入寺不过三十六年,就练成了一指禅……”你看,少林派在清代的时候,可以随时调取五代后晋甚至更早的数据。工作细到这份上,武功又怎能不强?这个研发中心还有一位主任,叫做澄观大师。这个人七十年没出过山门一步,在寺里专门做什么呢?就是一件事,钻研武功!这是一个典型的“武痴”,武功就是他的生命,就是他的一切。少林派里历代都有这样的“武痴”,高僧们一坐关就是几十年。再看全真派,有这样的研发、创新机构吗?没有!全真七子里面,有哪位真人专门主持武术创新工作吗?没有!全真派也有过一位“武痴”——周伯通。他是全真教的宝贵财富,可是派中重视他吗?一点也不重视。找他学习交流授课吗?从来没有。全真七子自己没有一个爱武如痴的,全是一伙社会活动家,忙于各种应酬活动。

再看第三个关键问题:

        重不重视外脑。少林七十二绝技,并不全是正规少林弟子创的,好多都是外来的智慧。比如“摩诃指”,就是一位在寺中挂单的七指头陀所创。一个门派,人才再多也总是有局限的。要成大格局,必须海纳百川,任天下智力而用之。就像李斯劝秦始皇的,陛下致昆山之玉,用随和之宝,垂明月之珠,服太阿之剑,建翠凤之旗,没有一样是秦国产的。我们秦国用人,也要五湖四海。少林派吸纳了多少人才?萧远山、慕容博、谢逊……他们都归隐少林,一身本事都成了少林的武学。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在这里的真实含义是,放下屠刀,你的武功就都成了我的。其实到了后来,少林弟子们练习的很多都是以后创新的成果,可以说已经不是当年达摩老祖的武功了,有证据:“此三门(般若掌等)全系中土武功,与天竺以意御劲、以劲发力的功夫截然不同。

      ”——《天龙八部》第三十九回而全真教呢?他们吸纳外人吗?借鉴外脑吗?基本上没有过。很少看到他们研究借鉴人家的武功。郝大通被霍都一掌大手印打得半死,吃了大亏,后面大家有痛定思痛,专心研究霍都的武功了吗?没有。丘处机当时扬言:不出十年就要去寻霍都,后来他去了吗?也没有,假装忘记了。六终于,几十年后,襄阳城下。大家抗击蒙古,要点将派兵,当点到“全真教主李志常带队……”的时候,大家都露出古怪的表情,虽然都没说什么,但所有人都觉得,这一队太弱了。片刻尴尬之后,已是一头白发、身上还有伤的全真教老人周伯通走出来,嘻嘻哈哈从徒孙手里抢过了令箭:“志常,你敢和我争么?”其实周伯通心里清楚,这是给李志常一个台阶下。门派后继无人了,放眼一看,尽是碌碌之辈,我这把老骨头不上,又能谁上呢?书读到这里,让人不禁想起当年孔子的慨叹:太山坏乎!梁柱摧乎!哲人萎乎!感慨之余,让我们重温一句话吧:创新是一个民族进步的灵魂,是一个国家兴旺发达的不竭动力。一个门派,一家企业,有创新的心,就是最大的雄心。

      全真派其实从王重阳开始就注定了走衰的命运。全真教的武功其实非常考验悟性和天赋,把全真教武功练好的是哪些人,王重阳、周伯通、郭靖都是在武功方面的天才,聪明如杨过也不过是把全真教武功练个大概而已(杨过和黄蓉其实都是做人悟性很高,武功的悟性不算高),这么考验悟性的武功本来就只应该像独孤九剑一样精英专属,少数传播,可是王重阳还要搞普及。其实搞普及也可以,张三丰的太极拳和太极剑也是全凭悟性(反正都是画圈圈),也普及到了今天。可是王重阳搞普及情商又低,挑了7个弟子悟性之低真是让我们读者都看不下去了:小龙女练了双手互搏杀到山上来,已经练了几十年天罡北斗阵的全真七子兴师动众闭关升级,终于把天罡北斗阵2003升级为天罡北斗阵xp,然后看到能一手全真一手玉女的小龙女以后连启动的欲望都没有了,再升级几十年也比不上人家山洞里一晚上悟出来的功夫。

      此等悟性顶多练个基本功,想练高级一点都没门,王重阳这什么眼光……悟性不够自己创造肯定是没戏了,那就引入外界资源,实行拿来主义。而全真派掌握的是武林最高端科技资源《九阴真经》,更爽的是该资源专业对口,都是道家武功,基础知识只有全真教掌握,什么三花聚顶啊,什么五心向天之类,简直就是坐着金山啊。我要是王重阳,首先让弟子们把什么易筋断骨篇练了,里面什么实用先练起来,先把实力提升起来,混江湖一靠实力二靠人脉,再开个出版社,定期出版公开一部分,“为了您的健康和前途,请购买全真教出版的正版《九阴真经(1)(2)(3)(4)(5)……》”,再定期开展讲座《全真武功基础知识讲解》《你真的了解你的身体吗?教你在呼吸睡觉也能练内功》……全武林还不像狗一样巴巴地望着你。你再定期开展学术会议邀请少林和五绝等人参加,解密部分《九阴真经》高级部分,与高层人士讨论,尽显你大公无私的高风亮节,与各位精英大派保持良好关系的美好愿景,又可以随时发两篇有关该课题的SCI级文章,占领学术高峰。到时候你自己掌握核心科技,全武林都只能眼巴巴地望着你,全真教物质精神双丰收,分分钟赶武当超少林(啊不对,武当还没诞生呢),影响力统治力成为武林第一大派……如此核心资源如此高端科技,不要说在此基础上有什么升级了,就是坐着吃老本都可以扬名立万秒秒钟成为武林大拿。结果王重阳做了什么,他只是把《九阴真经》塞到坐垫下面,死了还不让人看指示周伯通藏起来……王真人啊,如果人类都学您这么处理先进科技,那早就灭绝了。

      好吧,由此推断全真教不想发展实力,王重阳只想推行道家“与世无争修身养性”内敛涵养的风格,那你倒是找准定位把后续班子配备好,让他们能坚持这个宗旨不动摇啊。一个成功的班子和机构基本是这么个配备:一个专负责精神领袖,说一些很政治正确精神文明的话,压住班子其他人;一个专负责运筹帷幄谋划算计,说一些主公不太方便说出来的话,再加上一个惹事出头鸟,当然如果好一点还有一个沉默但是分量很重的二哥三哥;如武当七侠宋远桥负责正面形象,张松溪负责阴谋诡计,莫声谷热血上头上去惹事,俞莲舟武功极高默默牵制,防止局面失控。反观失败的团体,如慕容复的复国班子,慕容复作为主公当然要显得政治正确,结果班子里没一个来阴谋诡计算计别人掩护主公的,倒是包不同和风波恶两个出头鸟到处惹事生非,结果只能主公自己来做小人,能成功才怪呢。

        全真七子丘处机是上蹿下跳惹是生非,不出头不爽,马钰和王处一倒是能内敛涵养无奈这两个精神正确的弟子完全没有领导气质,是一对一教学的好老师,但要当班子领导完全不能胜任,于是整个班子被一个本身就三观不正还经常扯着道德大旗管闲事,随时推卸责任的渣丘处机带领下,既不精神文明,也不物质文明,不衰才怪呢,原本全真七子好歹还能说点讲道理的话,到了神雕时代,一上来郝大通打死了孙婆婆,居然说什么“婆婆,我失手伤你,实非本意。这番罪业既落在我的身上,也是你命中该当有此一 劫。”然后就算了……有这么推卸责任的吗?你命中遭劫只是落在我身上而已,逻辑颠倒无耻耍赖到这个地步。小龙女出来指责,认为郝大通应该偿命,结果打起来练了16年基本功的小龙女把个练了几十年的郝大通逼的差点抹脖子(敢不敢更衰一点……),丘处机来了,又说了一篇极端无耻颠倒是非的话:“胜负乃是常事,苦是打个败仗就得抹脖子,你师哥再有十八颗脑袋也都割完啦。

      ”话说郝大通被逼自杀的罪名是杀人偿命,丘处机一来就偷换概念,成了打架输了要自杀,比武失利,瞬间罪名就不在一个级别上,这么无耻卑鄙的话居然被两个boss级别的人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全真教从上到下风气之差真是忍不下去了,难怪会出现赵志敬鹿清笃这样毫无廉耻,下流恶毒的渣人,尹志平这样内心纠结阴暗压抑的衰人,致使全真教从上到下在《神雕》里除了打着正派旗号作恶以外,一点点好事都没干。所以,王重阳创造了极考验悟性的武功,可惜情商不够用,先是选了七个学武资质无比差的弟子,导致只能把基本功传下去,王重阳又对双刃剑式的高科技武功坚持保守死板地处理态度,导致无法引入现成可练武功,于是全真实力就差得掉渣;王重阳又给自己的后继者们选了个完全没有执行力和控制力的班子,导致一个是非不分,毫无责任感的出头鸟成为全真教实质上的领袖,不要说实行自己平和淡薄正直内涵的风格,连基本的道德都全面滑落,这样的门派终于让人安慰地在《倚天》的江湖中彻底消失于武林,真是让我长舒一口气啊。




Copyright © 青海豆浆机价格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