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导员专栏 | 徐川:今天再谈马克思

高校辅导员联盟 2019-09-06 11:00:07

先说一个怪现象。

有没有注意过党章开篇有句话让人琢磨半天?

就是这一句。党章总纲规定:“中国共产党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作为自己的行动指南。”

咦,问题来了。

一个管理着全世界最大人口、这个星球上最有影响力、没有之一的执政党,缘何在指导思想的旗帜上第一个写上的是马克思的名字?马克思可是个洋人,为什么我们不首先写某个中国人,以某个中国人的主义为指导?

要知道,我们泱泱大中华,物华天宝,人杰地灵,为什么不是秦皇汉武,为什么不是唐宗宋祖,为什么不是孔孟老庄?

为何单单是马克思?为何单单是马克思主义?

要了解什么是马克思主义,你得先认识马克思。

今天,我们再来谈谈马克思。



“今天再谈马克思”,当敲下这句话时,脑海中首先浮现的竟然是期同学们在微信朋友圈发的那些表情包。

比如:长须茂盛如雄狮般的马克思身着一西式正装,目光如梭、表情坚毅,亮点是右手伸出两指,摆出“胜利”姿态。有意思的是,这副图片被很多设置为微信个人头像……三个字:“你赢(很)了(二)”。

比如,马克思恩格斯两人,一前一后,恩格斯坐在马克思身后略高的位置,双眉紧锁,表情困惑,脱口而出:“你在写什么?”一旁的马克思目不斜视、奋笔疾书:“管他呢,写了又不是我背”。……

比如,马克思正气凛然,颇具领袖气派,且右臂伸直,指点江山,激扬文字,配字如下:“你们尽管背,考到了算我输!”……

有才自然是有才,颠覆肯定是颠覆。

但问题是,为何很多同学愿意花那么多时间去制作或转发这些个表情包,而不愿意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用到复习备考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课上呢。

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炸开脑洞想想看,马克思老人家假使突然如幽灵般活过来,见诸此情此景,老爷爷会有何表情、作何感想。开心、欣慰?淡漠、无视?抑或震惊、不解,困惑、想不开?

老人家的想法不好猜,因为历史没有如果。

在好玩至上的年代里,政治理论课的老师,得学会用更好玩来击败好玩。

关键的一点在于,我们玩完之后,用羽泉歌曲中的一句歌词来追问自己:还剩下些什么?

严肃崇高的经典,纵使不好玩,但经典终究是经典。

很多人生活在洞穴假象中,没弄明白经典,只好恶搞经典。

马克思只是恰好其中一例而已。



谈及马克思,用一首歌来形容特别恰当。

《最熟悉的陌生人》。

不是么?

我们从中学到大学,一直在学马克思。但是很多时候,我们学的只是马克思的表层,不包括他的内里;看到的只是马克思的身体,不包括他的灵魂;读到只是马克思的教条,不包括他的精神。

所以,他是我们最熟悉的陌生人。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明文规定:“中国各族人民将继续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在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指引下, ……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社会主义民主”。

令人遗憾的是,在将马克思的名字写入宪法的国度里,很多大学图书馆和各大城市书店里摆满的马克思主义相关书籍,往往却不怎么受人待见。

那么,真正的马克思到底是怎样的?他是谁?他从哪里来?他又要到哪里去?



伟大也要有人懂。

马克思并不是脱离尘世的人,他也有过青春。

了解伟人,有个好办法,就是看同龄时代的他在想什么。

我们的青春躁动、不安、迷茫、多情、冲动……

马克思呢?

1835年,17岁的马克思中学毕业,那年他写了一篇题为《青年在选择职业时的考虑》的中学毕业论文。

作为青少年的马克思,竟然在文中深刻阐述了今天看来只有中年、中老年抑或老年人才会去思考的哲理性关键词:“高尚”、“劳动”、“安静”、“尊严”、“幸福”……

“如果我们选择了最能为人类幸福而劳动的职业,那么,重担就不能把我们所压倒,因为这是为人类而献身。那时,我们所感到的就不是可怜的、有限的、自私的乐趣,我们的幸福将属于千百万人。我们的事业是默默的,但她将永恒地存在,并发挥作用。面对我们的骨灰,高尚的人们将洒下热泪。”

读一篇文章,能够有一句话,在某一瞬间,触动人的内心最深处、最柔软的地方,足矣。

这句话,可以当做我们的QQ签名,抑或微信签名。

“面对我们的骨灰,高尚的人们将洒下热泪。”

大多数凡人想到的不过是今生今世,眼前苟且,而少年马克思的笔下,分分钟想到的都是生生世世,诗和远方。



凡事,有其果,必有其因。

马克思为什么在少不更事时便立下滔天志向,且终生不渝?

不妨从源头看看。

马克思出生在一个无比吉利的年份:1818年。这一年,是大清嘉庆二十三年;按照大天朝天干地支纪年法,是戊寅年。按中国人的算法,马克思是属虎的。

如果你还想知道更多八卦,马克思是金牛座,O型血。

继续八卦,马克思是哪里人?

不好说。

大中小学的历史和政治课本都清一色地告诉我们,马克思的故乡是德意志联邦普鲁士王国的莱茵省小镇特里尔。

正确的填法似乎应该是,姓名:卡尔·马克思;性别:男;国籍:德国;籍贯:莱茵特里尔。

可是,事实果真如此吗?

真实的情况是,马克思小朋友出生的时候,还没有德国这个国家呢。要知道,普鲁士猛男、铁血首相俾斯麦成功统一的德意志帝国是在1871年,那个时候,马克思都已经53岁了。

那么,马克思是普鲁士人吗?籍贯要填普鲁士?这样也不妥。原因很简单,如今普鲁士这个国家早就不存在了;二战结束后,甚至连德国的普鲁士省也被取消了。

那到底是哪里人?马克思出生的家乡特里尔,在公元 293 年成为罗马帝国的西部首都,但在随后的 1500 年里逐渐衰败,直到 1794 年拿破仑的军队开到这里,才开始轰轰烈烈的共和革命。1797 年,特里尔作为莱茵联邦的一部分,正式并入了法兰西共和国。

所以说,马克思原本是法国人,而不是普鲁士人。

我们课本上讲的马克思是德国人,也不能说错了,因为它是按照特里尔现在的归属国而言的。

幸好,马克思本人好像不太在乎自己的国籍,因为不久之后,他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实际上变成了一个无国籍人士。

好男儿志在四方,马克思四海为家。



今天有个流行词,叫“拼爹”。

如果命运不怎么幸运,没给我们安排一个好爹。我们有这么一句话勉励自己:没有伞的孩子要努力奔跑。

好爹就是一把好伞。

但是大家有没有想过这么一种情形,一个人明明有把好伞,还跑的比你这个没伞的快,那么,将会是一番什么样的情形?

你的人生还有希望吗?

如果早年的马克思也“拼爹”的话,很有资本。

他爹是一名律师,而且是一位具有文青特质的开明律师,爱好古典文学和哲学,能熟练背诵伏尔泰和卢梭的观点。再往上他爷爷也是一名律师。所以我们课本上说,马克思出身于一个律师家庭。

一直以来,西方国家收入最高的两个职业:一是牙医,二是律师。

马克思的家境如何?由此可见一斑。

从血统论来看,马克思的血液里流淌着犹太人的基因。在犹太人的方言中,才财兼备的家庭叫犹太拉比,不光要有钱,更重要的是很有教养、充满智慧光芒的家庭。

中国有古言云,富不过三代。但马克思的父系有五代是犹太拉比。这还没完,马克思要“拼妈”也同样有得拼,他的母亲是荷兰裔,名叫罕莉娅,不知道上溯到多少代人,也是欧洲大拉比。

就连后来成为马克思岳父的路德维希·冯·威斯特华伦,也能熟练地背诵《荷马史诗》中的许多篇章和莎士比亚的一些剧本。

就连马克思的姨妈也是鼎鼎大名的飞利浦公司的创始人之一。

现在,我们生活中的很多词被滥用了,例如贵族、精英,再如高富帅、富二代。

假如世界上果真有这些词汇,马克思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贵族、精英,高富帅、富二代。

我们会发现一个现象,很多文明、政党、宗教、主义的先知和创始人,很多高尚的、纯粹的、脱离了低级趣味的革命者,往往不是因为“仇富”,恰恰因为自己出身高贵,甚至甘愿放弃手中的荣华富贵,甘于清贫和落魄。

马克思就是这样。

他看穿了财富,参透了高贵,厌倦了高高在上。

他要搞点大事情。




作者简介:徐川,男,汉族,1982 年 7 月出生,山东济宁人,现任南京航空航天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党总支书记,副教授。共青团江苏省委委员、常委,南京市青联副主席,全国高校共青团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网络正能量榜样、全国辅导员年度人物、江苏省优秀党务工作者、江苏省五四青年奖章等荣誉,江苏省首批党课名师。出版有《节节向上——怎样把节日过得有点意义》《我为什么加入中国共产党》等专著。

文章节选自徐川等著:《顶天立地谈信仰——原来党课可以这么上》,人民出版社2017年出版。

责任编辑:杨涛

本文以上所用图片均来自于网络

Copyright © 青海豆浆机价格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