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意而忘言

交易缘 2019-01-04 04:59:31


1

互联网界奉行一句名言,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其实,这快的祖宗,阿大可算一个。

赵敏手下强手林立,他能伪称阿大,可以想见其必是这群豪士之首;

而其真实身份方东白则曾位列丐帮四大长老,可知其绝非泛泛之辈;

最主要的是他还有个极其响亮的绰号----八臂神剑,老江湖都如雷贯耳、闻名色变,就是因为他剑术惊奇,以快见长。快到什么程度呢?凡人只有两只手,他却可以把剑使得如同生了八只手,可以想象何等了得。

 

当他奉赵敏之命准备收拾武当山的时候,其时张三丰已经身负重伤,结果他对上了不擅剑法的张无忌。这禁不住让人要为明教教主张大侠捏上一把汗。

 

金庸大侠既是写作高手,更是深得中华传统文化精髓,居然在这生死存亡的关头,设计出了如此精彩绝伦,入木三分的桥段------让张三丰现场教学,张无忌现学现用。也让我们有幸一窥得道高手的境界,不独剑道,其他领域同理可证,包括交易之道。

 

张三丰先是自己演练一遍,并不避讳八臂神剑在内的对手,但一路剑法使完,现场这么多武学大家,居然无一喝彩----看不懂!大家只看到软绵绵、慢吞吞的,与八臂神剑的快完全不是一个量级。

 

这时方东白不免心头窃喜,原来太极真人也不过如此,那现场教出的徒弟又何惧哉?

 

张三丰收剑问无忌道:你忘记了没有?

张无忌却回答说:已忘记了一小半。

张三丰再次演练,复又问道,你还记得多少?

张无忌这次答道:这回忘记了一大半。

旁边周颠急得跳脚,我的祖宗啊,全记住都未必有胜算,这越学忘得越多,如何得了?

张三丰第三次演练,依旧是慢吞吞软绵绵的,而且,这三次出招竟然完全不同,天下有这样教学的吗?张真人依旧淡定地问道:孩子,这回记得多少。

无忌答道:全都忘干净了。

张三丰非但没有责怪,反而微笑着点点头:“不坏,不坏!忘的真快,你这就请八臂神剑指教罢!”

周颠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额的神啊----


2

此时张无忌只用一把木剑, “八臂神剑”东方白用的却是名动江湖,倚天一出、谁与争锋的倚天剑,这整个就是金三胖大战奥巴马的节奏。

这时只听得殿中嗤嗤之声大盛,方东白剑招凌厉狠辣,青光荡漾,剑气弥漫,殿上众人便觉有一个大雪团在身前转动,发出蚀骨寒气。


但看张无忌却始终持木剑在倚天寒光中画着一个个圆圈,每一招均是以弧形刺出,以弧形收回。此时他心中竟无半点渣滓,以意运剑,木剑每发一招,便似放出一条细丝,要去缠在倚天宝剑之中,这些细丝越积越多,似是积成了一团团丝绵,将倚天剑裹了起来。

两人拆到二百余招之后,方东白的剑招渐见涩滞,手中宝剑倒似不断的在增加重量,五斤、六斤、七斤……十斤、二十斤……偶尔一剑刺出,真力运得不足,便被木剑带着连转几个圈子。

方东白却是越斗越害怕,三百余招,双方居然剑锋不交,那是他生平使剑以来从所未遇之事。

对方便如撒出了一张大网,逐步向中央收紧。方东白连换六七套剑术,纵横变化,奇幻无方,旁观众人只瞧得眼都花了。

张无忌却始终持剑画圆,除了张三丰外,没一个瞧得出他每一招到底是攻是守。

斗到后来,张无忌左手翻转,用真力夹住倚天剑的剑身,右手半截木剑向方东白右臂斫落。

剑虽木制,且被倚天剑锋削断,但在他九阳神功运使之下无殊钢刃。方东白右手运力回夺,倚天剑被对方两根手指夹住了,犹如铁铸,竟是不动分毫,只听张无忌喝道:“快撒手!”

方东白一咬牙,竟不松手,便在这电光石火的一瞬之间,拍的一声响,他一条手臂已被木剑打落,便和利剑削断一般无异。


八臂神剑,为剑断臂。无忌无心,轻取倚天。

金大侠把这一结局写得实在大有深意。

 

3

八臂神剑的快剑如同生了八臂,最后却因剑而断臂。

人生很多事情岂非都是这样?

虽小道亦有可观,致远恐泥。

初则有利,后则成害。


也就是说如果我们一直执着在形而下的器术之上,在短时间内也可以为我们带来名利好处,诸如什么八臂之名八袋之位,但如果不能通于道,这种术就会构成生命的天花板,最后成为人生最大的枷锁。



反思金融危机的电影《大空头》开首引用马克吐温名言:

让你遇到麻烦的不是未知,而是你确信的事并非如你所想。


可见东西文明在这一点上异曲而同工。


所以,我们完全可以理解成,方东白与张无忌进行的就是一场道术之战,明白这一点,就可以知道金庸大侠并非杜撰虚构,实在从一开始阿大就注定了失败的命运。


在这里其实不是方东白败给张无忌,而是---

八臂之快败给太极之慢,

倚天之实败给木剑之虚,

神剑之有败给无忌之无,

最终也是术败给了道。


所以,当那些互联网精英煞有介事标榜什么唯快不破的时候,其实败局已定,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只要你着一个相,那么,后面一定会就是生老病死,

你求一个果,后面就是成住坏空,

你贪一个境,后面就是生住异灭。


老子深通此理,故曰:

“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者莫之能胜。弱之胜强,柔之胜刚,天下莫不知。”

这才是张无忌胜过方东白的根本,也正是太极或者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神韵。


那么,重点来了,张无忌是如何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心领神会呢?为什么我辈看得云里雾里呢?


这个问题如果交给现代专家,写几篇博士论文可能也讲不清楚,但道家另外一位真人,庄周先生一句话讲透其中关键:

“得鱼而忘荃”、“得兔而忘蹄”、“得意而忘言”(《庄子·外物》)


想想张无忌与张三丰学剑之时,重点岂非就是一个忘字?以忘为得。

忘其形而得其神,忘其法而得其道。

《金刚经》中说,过河须用竹,到岸不须筏。

禅师说,如果你已经见到了月亮,何须执着指月的手指呢?


这与我们平常学习强调记忆大有不同,个中关键差别在哪里呢?

 

老子自己就有非常好的答案:

为学日益,为道日损,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无为而无不为。取天下常以无事,及其有事,不足以取天下。


也就是说如果我们要学习知识技能,需要记忆累积,但这种知识与技能虽然有一定功用,但却也有极大副作用,所以,在老子看来,真正参悟运作人天规律,必须靠玄览与静观,与天地合一,放下一切有为之术,进入无为之境,才可以真正取天下。


忘记了花招,大道就水落石出,死尽了偷心,正道就赫然在前。


4

对于习惯了西方教育理念的现代人来说,我们现在的体制里只有术的学习,祖先关于道的的这些真知灼见已经颇为陌生了。


不过,我的师长推荐一本西方著名哲学家实际证悟后写的一本书《箭术与禅心》,网上找来读读,就可知道祖先信不我欺。


上个世纪二十年代,这位德国海德堡学派代表人物专程去日本学禅,但真正的禅师根本不教西方人,我想我们今天求道大约也会同样被拒之门外,因为在禅师看来,我们只有为学日增的思维,正是为道的天敌。


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掂量一下自己,连下士都够不上,所以,在真正的明师眼中,那是不足以言道的。


这样,赫立格尔就只好退而求其次,在朋友介绍下师从阿波研造大师学弓道。

注意,他用五年时间才学成入道,成为西方第一人。而他学习经历的过程,正是张三丰教授张无忌的翻版。

第一阶段要学会两臂不用力而拉满巨弓,第二阶段要学会不发射而箭能飞出;第三阶段要学会不瞄准而正中靶心。


我们今天听起来都有点扯,赫立格尔当年也是一样,但他求道至诚,几次动摇都坚持下来,用自己的生命实践证明那的确是真实的不可思议的境界。


而且,作为一战老兵,他本来就是一个不错的射击手,但是在整个学箭过程中,几次险些被逐出师门,就是因为他动用了射击的技巧,而阿波研造大师的要求与张三丰异曲同工,必须把过去所学全部放下忘光,否则无法入道。


赫立格尔开悟后写道----

他不再要去分析问题,去苦苦思索;这个他已经做够了。他不用再绕圈子地想这个想那个,一支手两支手,原理与什么的;他甚至不用去强迫想解答,但他又同时以一种惊人的精神张力与解答相联系。他渴望著它,就像一个人渴望著冷饮。但是他的行为却像是要回忆什么事情似的。他感觉像一个人在寻找他所遗忘的事物,他必须不计一切代价回忆起来,因为他的生命寄托於此。
在这种心灵的张力状态中,解答也许会突然来到他身上,完全出乎意料之外。或者一声大喝,一记巨响,甚至在古代某些顽固的情况下,痛苦的一击,都会使这种张力状态到达爆破点。这是多么令人兴奋的时刻!学生颤抖著,汗流浃背,但是紧接而来的是一阵狂喜:他久久寻遍不得的事物,在一刹那间降临了。现在他清楚地看见了以前纠缠在一起的;他可以见木而不见林。以前障眼的东西从眼中脱落。他感觉得到了拯救。这一刻很短暂,就像电光火石一般,但是印象极为深刻。难怪以前无法捉摸。

 

5

东拉西扯一大圈,只是想体会一下,


进入高手的境界通常不是记忆而是忘掉。

只要你还有招,就一定会被破,你若无招,谁能破你呢?


但这无却又不是空无一切,而是能生万法、无中生有之无。

可以是阿波研造的弓道礼仪,虽非箭术却胜过箭术,

也可以是武当真人的绵软之圆,虽非招法却又强似招法。


所胜所强者,在于其背后隐含着形而上的道。我们凡夫与大师的区别在于我们会把精神全用在招术本身,手中有招而心中无道,大师则心中有道,手中无招,见招拆招,浑然天成。


威尔斯.威尔德转述了他的伙伴----被他称为旷世奇人的吉姆.斯罗曼刚入交易行时的一段经历,可以体会到交易的高手境界其实殊途同归----


大学毕业没多久的吉姆开始交易生涯,他有幸与一位隐形高手比邻同事,在四十多年前,此公每天都会有几十万美金的收益,于是吉姆就非常真诚地请教:请问您对后市的看法如何?

此君答道:我不知道。

吉姆不死心,那你看好哪个品种吗?

此君照样一问三不知。


吉姆心中非常奇怪,你什么都不知道,凭什么赚钱呢?而且,是不是有秘密不想告诉我呢?于是吉姆就请求能现场旁观他的交易,此君痛快答应了。

这次经验给年轻的吉姆以极大震撼,成为他后来发明亚当理论、三角洲理论的源泉。


开盘以后,只见此君快速选出几只品种,然后开始逐一跟进。

吉姆看到他下了大手笔的多单,正在想他为什么会做多,行情刚走没多远,此君已把多单平掉翻手为空;再过一会儿空单也不见了,换了另外的品种。只见此君不断地变来变去,唯一不变的就是帐户的收入稳步增加。

此时吉姆终于相信他之前的回答是真诚的,

在面对市场的时候,这位交易大神的确已达张无忌的坐忘之境,无多无空,无人无我,无往无来,无失无得。他的心已经与市场合二为一。


就像大书法家信笔泼墨自如挥洒无不精品,而我们却像初学乍练的小孩子,哆哆嗦嗦笔都拿不稳,嘴里还要默念逆锋起笔回锋收笔蚕头燕尾一波三折,似乎有模有样,实则笨手笨脚,结果可想而知。


所以,今天共学的就是高手的坐忘境界。也就是说我们可以从招术入手,但却必须心中有道,以术悟道,以道驭术,道术双忘,庶几可成。

什么时候能把所学招法全都忘掉,转化成为一种任运的本能,自我与市场的分别彻底消融,多头与空头的对立最终化解,不迎不拒,不取不弃,无所从来,亦无所去。交易与人生也就都进入自在的境界。

如果一天还不能做到,事实上,都很难有真正的自由自在。


你忘记了吗?

 




如果我逆流而上,河流就好像残酷的敌人,不停地冲击我、阻挠我。然而河流并不对抗任何人,它以亘古不变的方式流淌。如果我能融入河流的旋律,顺从它,以它的方式行事,那么生命----或者交易就会成为轻松、安祥、美丽的漂流。                                                                                                    -----------   吉姆.斯罗曼



 


【猜你喜欢】


敢问路在何方 路在脚下

长风几万里  吹度玉门关

K线图中的艺术范儿

掌握关键K线   莫使烽火戏诸候

虽有万骏来  谁是敢骑者

走过一个人的战争

交易的本质是信仰

用投资学看百度莆田的罪与罚

巴菲特的弦外真言您听清了吗

天空中没有翅膀的影踪 鸟儿已经飞过

心无一物 脑洞自开

芒格说:只有傻瓜才想 鱼和熊掌兼得

《 我与股市还有多少断舍离

唯有趋势与仓位不可辜负

世界本来易简,奈何越理越繁

您就是下一位大师

人笨就要挣傻钱

不作死就不会死

投资不容眼前的苟且

《交易的王道》


Copyright © 青海豆浆机价格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