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都市,血踏八方,撩妹战天下

安卓读书 2018-12-05 13:27:58


莫邪,一个身世神秘的少年,拥有盖世医术,一不小心踏入都市


成为了顶级豪门大小姐的贴身医生,渐渐的他发现,这里的好多美女都有病……


且看一代神医如何纵横都市,血踏八方




M市,花雨庄园。


清晨的太阳高照,别墅里的花园,百花争相开放,香气宜人,在阳光下,吐露着芬芳。


大厅里,一个身穿白色衬衫,一身高贵俨然的中年人,正坐在沙发上,一口接一口的抽着烟,大理石桌上的烟缸里,已经塞满了烟头。


很快,这一根烟又已经抽完,他将烟头摁灭,丢在烟缸里,正要再抽一根,忽然不耐烦的喊道:“冲叔,林伯回来了没有?”


一个佣人装束的老头子在大厅外面应道:“老板,还没有。”


中年人苦闷下,只有继续抽烟。


城郊机场,莫邪正挎着一个布包大摇大摆的出站,他今年十八岁,一身白色休闲装,是在地摊上百八十块买的,虽然没有一点贵气,可人长得倒很清俊,所以看起来也蛮有气质。


他目光带着一丝古灵精怪,一边走着,往站外的人群来回扫视,忽然看到一个穿着西服之人,高举一面牌子,上面写着,神医莫邪!


他登时眼睛一亮,大步走过去,冲那人哈哈一笑:“大叔,是韩老板让你来的吗?”


这人年纪约莫有五六十岁,身材高大,很有气派,他看着莫邪,上下打量,然后点点头:“你就是老板说的神医莫邪?”


莫邪咧嘴一笑,毫不谦虚:“区区在下,正是莫邪。”


这人翻翻眼睛,似乎有点不可思议,想不懂这样一个小娃娃,毛还没长齐呢,怎么都敢自号神医,不过心想这是老板的命令,于是客气道:“我叫林翰,莫先生,请吧。”


莫邪跟着他走向停车场,很快,林翰已经驾驶一辆宾利出来,莫邪坐上以后,二人就一起驱车赶往花雨庄园。


“林伯,韩老板的千金今年多大了?”


“十八。”


莫邪眼珠一转,笑问:“有对象了吗?”


林翰抹了一把汗,心想,这家伙到底是来看病的,还是打听人的,有些不情愿的说:“韩熙小姐因为病情,高中的课程,都是专门请的家教,从未去上过学,这三年来一直在别墅养病,根本不曾与外人接触。”


莫邪嘻嘻笑道:“还是一个纯情的千金呀,哈哈。”


林翰撇了撇嘴,似乎对这家伙吊儿郎当的语气,相当不满,但碍着老板的面子,也没有刻意表现出来。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他们已经进入花雨庄园。


别墅大厅外面的老佣人韩冲立时对屋里的中年人禀报,“老板,林伯回来了。”


中年人闻言,当即不顾一切的从大厅里冲出来。


这时候,林翰刚把车停下来。


莫邪也从车上跳下,他看着满园的鲜花,芬芳暗送,不由大赞:“住在这里,像是一座仙境呀!”


中年人来到跟前,二话不说,已经拉着他的手:“莫邪先生,你还是先帮我看看熙儿的病情吧。”


莫邪无语,似乎没想到,这号称M市三大集团老总之一的韩笑天,竟也会这般的慌乱:“韩老板,没那么急吧?”


韩笑天神色凝重,“熙儿已经两天两夜都没有吃东西了,莫邪先生,你一定要救救她。”


莫邪摆摆手,打出一个ok的手势,“放心吧韩老板,只要人还活着,我就绝不会让她死了。”


说话间,两个人已经进入大厅,沿着阶梯,来到楼上。


韩笑天来到一个卧室前,推门而入。


莫邪走进去,就看到一个面色苍白的少女,正娇弱无力的躺在床上。


这房间四下,到处都透发着一种高端大气,小家碧玉,这少女也是美丽绝伦,唯独一脸病相,十分憔悴。


她头也不动,只是转动目光,扫了一眼自己的父亲,道:“爹,这就是你请来的神医吗?”


韩笑天登时一怔,然后立即道:“熙儿,这莫邪先生虽说年轻,但却是你爹我多年的一个老朋友介绍的,不管怎样,总得试试吧。”


莫邪心中也相当郁闷,自己长得这么帅气,气场如此吼得住,为啥总是有人对自己抱有怀疑态度呢!


他咧嘴一笑:“熙儿,你放心,让我给你把把脉,绝对没事儿的。”


少女无彩的目光之中闪过一丝厌恶:“我叫韩熙。”


莫邪苦笑:“好吧,韩熙就韩熙,现在我们是否可以开始诊病了呢?”


韩笑天立即道:“当然可以。”


莫邪:“既然可以,那就请韩老板先出去吧,等我治完,会通知你的。”


韩笑天登时嘴巴一张,讶然道:“我也要出去。”


莫邪理所当然的点点头:“绝对要出去,我给人诊病治病,向来不允许有外人在场的,若是韩老板信不过我,我现在就可以走。”


“信,绝对信得过!”


他脸上带着一丝迟疑,望了一眼韩熙,就走了出去。


看到爹爹离开,韩熙立即收回了目光,正眼也不瞧莫邪一下:“你没必要故弄玄虚的,这几年来,不少专家教授,都给我诊过病,可是从没有个人能够瞧出什么名堂。”


莫邪笑笑:“很正常呀,因为他们只是专家教授,却不是神医呀!”


说着,他就上前俯身,掀开韩熙身上的被褥。


韩熙两日不曾吃饭,加上娇躯软弱,无力动弹,因而满面惊慌:“你要干什么?”


“把脉呀!”


“把脉不是把手腕吗?”


莫邪却大神在在,一脸无害的伸手去解韩熙的睡衣:“我的规矩是,把女人的脉,就是心口,男人的脉,才是手腕。”


韩熙顿时气得脸红:“你无耻!”


莫邪一本正经:“熙儿,我可不是无耻,而是女子身体阴性,心脏脉搏更为清晰,而男人阳刚有力,手腕即可。”


韩熙眼看自己身上粉色的衣物已经落入眼中,恼恨道:“我叫韩熙!”


莫邪一缩手,挠挠头:“你看我这记性,嘿嘿,现在你准备好了吗?”


韩熙瞪着他:“你休想!”


莫邪呵嘿嘿一笑,脸上带着一点无赖和猥琐:“韩熙,你老爹可是把你交给我了,现在,你似乎不愿意也不行了,真的要叫的话,也许我只能对你做点手脚。”


语毕,他已经在韩熙的身上屈指一点,韩熙想要叫出声,却发现自己怎么用力,也说不出话了。


然后莫邪就将那衣物拨了拨,顿时一抹羊脂般的皮肤,展现出来,差点闪花了莫邪的眼睛。


韩熙眼中蕴泪,似乎很难接受,自己的身体,被这样一个陌生人看到。

而且还被莫邪触摸。


此刻莫邪的手已经紧紧的贴住了韩熙的心口,一边探着脉搏,简直是如痴如醉,自在得意。


很快,他撤手帮助韩熙整理衣服,然后点开她的哑穴:“你是被人下了蛊,沿着血脉,一步步蠕动到心脏,但是这蛊毒却并不会让你立时死去,而是一点点侵蚀你的精气,让你一点点虚弱,每每月底之后,都会忍受一种莫大的痛苦,直等到你精血丧尽,吃不下,喝不下去,最终衰弱而亡。“


韩熙听得大惊:“你怎么知道的?”


莫邪得意大笑:“我说过了嘛,我是神医!”


“能救我吗?”


“当然能!”


韩熙立即道:“那就快点呀!”


莫邪却道:“可是我怕你不肯呀。”


韩熙粉脸含嗔:“你又要故弄什么玄虚?”


莫邪苦笑:“我可不是故弄玄虚,而是这治蛊的法子十分奇特,第一,我必须要用我的九阳神功逼迫,第二,我要能够看到你的上身,随时掌握着这蛊虫的藏身所在,毕竟它融化在血脉之中,在身体中蠕动的时候,只有光着身体才能看到。”


韩熙本来刚刚听莫邪一口道出自己这几年积弱的病情变化,还以为他是真有本事。


此刻听到这里,登时脸颊含血,娇颜薄怒:“还神医神功,我看是神棍还差不多,你这个小神棍,快给我滚出去!”


莫邪立即道:“熙儿,我可不是神棍,而是神医,有职业道德的,现在什么年代了,你该不会还拘泥于这等浅薄的封建意识吧。”


这臭流氓居然说自己浅薄,哼,等你治好我,我就挖了你的眼睛!


她主意打定,于是就道:“行,现在开始吧。”


莫邪大为意外,这丫头刚刚还一脸不愿意,眨眼间就应承了,该不会动什么鬼心思吧。


不过想到立马就可以欣赏到女人身上的奇景,他登时又热血沸腾,眼中发光起来:“哈哈,行,现在就开始。”


语毕,他就伸手去解韩熙的衣服。


见他动手的时候,手都在晃点,业务极为不熟练,韩熙忍不住问:“臭流氓,你都是这样给女人治病吗?”


莫邪尴尬一笑:“不,你是第一个。”


韩熙当即呆住,继而大喝道:“我是你的第一个?!”


莫邪点头,不但不以为耻,反而还很得意的道:“所以你该感到荣幸,有幸成为我莫邪诊治的第一个病人!”


“你确定是病人,不是女人?”


“我确定是病人,不是女人!”


韩熙听后差点晕过去:“难道这是你第一次诊病?”


莫邪笑道:“准确的是说,是第一次给人诊病,以前都是拿动物做实验的。”


韩熙虽然气息衰弱,可是听到这话,也有一种想要吐血的感觉,暗叹自己老爹的那个朋友是不是脑残了,怎么找这个家伙来治病。


她本要改变主意,可是这番谈话下来,自己上身的大半,也已经完全展现在了莫邪面前。


若说刚刚莫邪看的只有庐山一角,那么此刻瞧得却是庐山全貌。


饶是莫邪自命神医,也得不断的在心里默念清心咒,压制邪念。


他微一定心神,就探手抓住韩熙的一双雪白皓腕,九阳神功运入,韩熙只觉一股热流从双臂流入身体,逐渐汇聚于自己的心口。


这种酥酥麻麻的暖和感觉,让她忽然觉得心口一阵舒坦蔓延开来。


莫邪意念催动功力,在韩熙体内,跟那蛊虫进行了一场拉锯战,费劲了九牛二虎之力,走奇经八脉,将蛊虫在经脉中运行一个周天,带走了所有的蛊毒,从左手指尖逼出。


等搞定已经是满头大汗,他屈指一点韩熙穴道:“现在你能动了,自己穿下衣服,让你老爹给你煮碗大补汤,喝完元气就差不多能恢复了。”


说完,他就很不客气的躺倒在韩熙的床上。


韩熙见状,登时大惊,此刻她上身光光,莫邪就这么毫无顾忌的躺在自己身边,这让她一个未经人事的少女,心里宛若鹿撞一般,跳个不停。


韩熙咬着银牙,扭头又看了一眼这厮,要不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早就拿起床头上的剪刀给他一家伙了。


而莫邪这厮,虽已乏力,但还不至于疲惫的睡去。似乎明知道韩熙在偷偷观察自己,躺在那里,双眼紧闭,心中坏笑不止。


有意无意的突然一转身,一只蒲扇一样的大手,有意无意的就落在了韩熙的心口之上。


韩熙心口被袭,二话不说,抬起手掌,就听啪的一声,就给莫邪来了一锅贴:“你这流氓,还不把手拿开!”


挨了一巴掌,好在莫邪脸皮够厚,刚刚手上捞来的油水,可以安抚一个小处男的那颗躁动的心不是,索性继续装睡。


而人家姑娘看一巴掌打不醒这头不要脸皮的大流氓,说着,扬起巴掌便又要来第二记。


人要脸树要皮,莫邪岂能让她如愿?于是,咳咳两声,登时醒来,打断了韩熙的攻击,轻抖眉头道:“熙儿小姐,如果不怕蛊毒再从你的心口钻入的话,大可动手。其实这南疆的虫儿也没啥好怕的,不过把你那一边啃成飞机场而已。”


韩熙听到这里,娇颜变色,本来,她是求人家给自己治蛊的,眼看蛊毒已被引出,何以能想到,所谓的神医反过来会拿毒蛊来要挟她?


只能乖乖把扬在空中手收回。


 “熙儿小姐,其实你身中的蛊毒,是歹人要取你命的玩意,还好你遇到了本神医。”好吧,既然你蛊毒已去,小命可保,本神医也就此别过,莫要挂念啊!”


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治病是恩惠,索色便是回馈。


这,就是神医莫邪的风格。


这也是韩家把他请来的原因,不然,哪怕那家主韩笑天给他白银万贯,绫罗绸缎万匹,他也未必会来的,还不是听说韩家大小姐天生丽质?


让莫邪这种神医治病,只有男人才会破财,女人不仅要花钱,还的搭上自己的身体。


眼看,该治的都治了,该取的也取了,倒是看着人家姑娘怪可怜的样子,再继续下手也怪是不忍的,于是,莫邪说话间,便要退去。


“去死!”莫邪离开那张软床,还没有走几步,一个枕头就飞了过来。


枕头是软的,哪怕是砸到人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动静,倒是那韩家大小姐吼出了的一嗓子,顿时就把大厅里的几人给吸引了过来,打开门,韩笑天一步跨入。


韩笑天恰好看到莫邪,着急道:“莫邪神医,什么死了,是不是小女没救了?”


莫邪耸肩,笑道:“你看她那精神的样子,像死了么?”


床上的韩熙也是愤然道:“你才死了,你全家都死了!”


听到自己女儿底气十足的声音,韩笑天打心眼里高兴,应该是自己女儿得救了,可,细细品味,倒是这女儿的言语让他连连皱眉,转而看向了旁边的莫邪:“小女顽劣,还请莫邪神医不要在意。”


莫邪听后,竟然正色道:“顽劣也是病,得治。”


此番一说,韩家父女同时不解,韩笑天在入神品味那莫邪话里的意味,倒是女儿韩熙不乐意的反驳道:“无耻也是病,你是不是也该吃药了?”


对于韩熙的所说,莫邪满不在乎,哥名为莫邪,游走在邪恶与正义之间,恶魔与天使都是哥的化身,区区一个无耻,岂能道出哥的真谛?


说着,莫邪便无视那韩熙,而是揽过韩笑天的肩膀说道:“韩老板,你这女儿身上是中的蛊毒,如果不是因为她的顽劣,得罪了人家,又岂会在她身上下蛊?而且这蛊毒名为金蚕蛊毒,是从南疆特意请来的,造价奇高,毒发毙命,莫说本神医,扁鹊在世也是束手无策!”


细说了一番,莫邪终是摇摇头缓道:“韩老板,以后多多管教女儿才是,莫邪告辞!”


他说完,就踏步走出,说不出的潇洒。


不过,可是让那韩笑天着急又上火,忙是追了过去。


既然自家女儿是中了蛊毒?那蛊到底是被谁人所下?又是因为私怨还是家仇?


自家女儿终将是要回到校园,抛头露面?若是不把那下蛊之人给揪出来,怕是将惶惶不可终日!若是再遭此难呢?

点击阅读原文

继续阅读《美女的贴身医生》

Copyright © 青海豆浆机价格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