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卦 观卦 - 来知德注

小河的书斋 2018-12-10 09:19:33

来知德注曰:临者,进而临逼于阴也。二阳浸长,以逼于阴,故为临。十二月之卦也。天下之物密近相临者,莫如地与水,故地上有水则为比,泽上有地则为临。《序卦》:有事而后可大,临者,大也,蛊者,事也。韩康伯云:可大之业由事而生。二阳方长而盛大,所以次蛊。

临,元亨利贞,至于八月有凶。

注曰:临综观,二卦同体,文王综为一卦,故《杂卦》曰:“临观之义,或与或求。”言至建酉则二阳又在上,阴又逼迫阳矣,至于八月,非临至观八个月也,言至建酉之月为观,见阴之消不久也,专以综卦言。

彖曰:临,刚浸而长,说而顺,刚中而应,大亨以正,天之道也。至于八月有凶,消不久也。

注曰:以卦体卦德释卦名卦辞。浸者,渐也,言自复一阳生,至临则阳渐长矣。此释卦名。说而顺者,内说而外顺也,说则阳之进也不逼,顺则阴之从也不逆。刚中而应者,九二刚中应乎六五之柔中也,言虽刚浸长,逼迫乎阴,然非倚刚之强暴而逼迫也,乃彼此和顺相应也,此言临有此善也。刚浸长而悦顺者,大亨也。刚中而应柔中者,以正也。天之道者,天道之自然也,言天道阳长阴消原是如此。大亨以正也,一诚通复岂不大亨以正。故文王卦辞曰“元亨利贞”者,此也。然阴之消,岂长消哉。至酉曰观,阴复长而凶矣。

象曰:泽上有地,临,君子以教思无穷,容保民无疆。

注曰:教者,劳来匡直之谓也。思者,教之至诚恻恒,出于心思也。无穷者,教之心思不至厌斁而穷尽也。容者,民皆在统驭之中也。保者,民皆得其所也。无疆者,无疆域之限也。无穷与兑泽同其渊深,无疆与坤土同其博大,二者皆临民之事,故君子观临民之象以之。

初九,咸临,贞吉。

注曰:咸,皆也、同也。以大临小者,初九、九二临乎四阴也。以上临下者,上三爻临乎其下也。彼临乎此,此临乎彼,皆同乎临,故曰咸临。卦惟二阳,故此二爻皆称咸临。九刚而得正,故占者贞吉。

象曰:咸临贞吉,志行正也。

注曰:初正,应四亦正,故曰正。中爻震足,故初行,五亦行。

九二,咸临,吉,无不利。

注曰:咸临与初同,而占不同者,九二有刚中之德,而又有上进之势,所以吉无不利。

象曰:咸临吉无不利,未顺命也。

注曰:未顺命者,未顺五之命也。五君位,故曰命。且兑综巽亦有命字之象。本卦彖辞悦而顺,孔子恐人疑此爻之吉无不利者,乃悦而顺五之命也,故于小象曰二之吉利者,乃有刚中之德,阳势上进,所以吉利也,未顺五之命也。未顺命者,四阴方盛,未顺阳之命也。所以必二阳咸临。周公之吉利,坚二阳上进之心也。孔子未顺命者,坚二阳合德之心也。围成弗克,三家岂皆顺命乎。孔子尚不能以一阳服群阴。而况其它。

六三,甘临,无攸利。既忧之,无咎。

注曰:甘临者,以甘悦人而无实德也。坤土,其味甘,兑为口,甘之象也。故节卦九五变临,亦曰“甘节”。无攸利者,不诚不能动物也。变乾,乾三爻。惕若,忧之象也。三居下之上,临人者也,阴柔悦体,又不中正,故有以甘悦临人之象,此占者所以无攸利也。能忧而改之。斯无咎矣。

象曰:甘临,位不当也。既忧之,咎不长也。

注曰:位不当者,阴柔不中正也。咎不长者,改过也。

六四,至临,无咎。

注曰:六四当坤兑之交,地泽相比,盖临亲切之至者,所以占者无咎。以阴临阳,宜有咎。然阴阳相应之至,故无咎。

象曰:至临无咎,位当也。

注曰:以阴居阳,故位当。位当者,居坤顺之位,下临乎初阳而相应也。其得无咎者,以其位,非以其阴也。位当,阴亦当矣。

六五,知临,大君之宜,吉。知音智

注曰:变坎,坎为通,智之象也。知临者,明四目,达四聪,不自用而任人也。应乾阳,故曰大君。知临之知,原生于九二,故即曰大君。知者,觉也、智也。六五非九二不能至此。宜者,得人君之统体也。六五,柔中居尊,下任九二刚中之贤,兼众智以临天下,盖得大君之宜者,吉可知矣。占者有是德,亦如是占也。

象曰:大君之宜,行中之谓也。

注曰:与初“行正”同。六五中,九二亦中,故曰行中。行中,即用中。中爻震足,行之象也。

上六,敦临,吉,无咎。

注曰:敦,厚也。爻本坤土,又变艮土,敦厚之象。初与二虽非正应,然志在二阳,尊而应卑,高而从下,盖敦厚之至者。上六居临之终,坤土敦厚,有敦临之象,吉而无咎之道也。故其象占如此。

象曰:敦临之吉,志在内也。

注曰:志在内卦二阳,曰志者,非正应也。




来知德注曰:观者,有象以示人,而为人所观仰也。风行地上,遍触万类,周观之象也。二阳尊上,为下四阴所观,仰观之义也。《序卦》:临者大也,物大然后可观,故受之以观。所以次临。

观,盥而不荐,有孚颙若。

注曰:盥者,将祭而洁手也。荐者,奉酒食以荐也。有孚者,信也。颙者,大头也,仰也。《尔雅》:“颙颙,君之德也。”大头在上之意,仰观君德之意。言祭祀者方洁手而未荐,人皆信而仰之矣。观者必当如是也。自上示下曰观,去声。自下观上曰观,平声。

彖曰。大观在上。顺而巽。中正以观天下。观。盥而不荐。有孚颙若。下观而化也。观天之神道。而四时不忒。圣人以神道设教。而天下服矣。“观”皆去声,惟“下观而化”平声。

注曰:以卦体卦德释卦名,又释卦辞而极言之。顺者,心于理无所乖。巽者,事于理无所拂。中正即九五,阳大阴小,故曰大观在上。中正则所观之道也,言人君欲为观于天下,必所居者九五大观之位,所具者顺巽之德,而后以我所居之中观天下之不中,所居之正观天下之不正,斯可以为观矣。所以名观。下观而化,故人信而仰之,所以有孚颙若者此也。盥而不荐者,神感也。有孚颙若者,神应也。此观之所以神也。故以天道、圣人之神道极言而赞之。神者,妙不可测,莫知其然之谓。天之神道非有声色,而四时代谢无少差忒。圣人神道设教,亦非有声色,而民自服从。观之神一而已矣。

象曰:风行地上,观,先王以省方观民设教。上“观”去声,下“观”平声。

注曰:省方者,巡狩省视四方也。观民者,观民俗也,即“陈诗以观民风,纳价以观好恶”也。设教者,因俗以设教也。如齐之末业,教以农桑,卫之淫风,教以有别是也。风行地上,周及庶物,有历览周遍之象,故以省方体之。坤为方,方之象。巽以申命,设教之象。

初六,童观,小人无咎,君子咎。 观平声。

注曰:童者,童稚也。观者,观九五也。中爻艮为少男,童之象也。初居阳,亦童之象。故二居阴,取女之象。小人者,下民也。本卦阴取下民,阳取君子。无咎者,百姓日用而不知,所以无咎也。“君子吝”一句,乃足上句之意,故小象不言君子。初六当大观在上之时,阴柔在下,去五最远,不能观五中正之德辉,犹童子之识见不能及远,故有童观之象。然其占在小人则无咎,若君子岂无咎哉,亦羞吝矣。

象曰:初六童观,小人道也。

注曰:不能观国之光,小人之道,自是如此。

六二,闚观,利女贞。观平声。

注曰:闚与窥同,门内窥视也。不出户庭,仅窥一隙之狭者也。曰利女贞,则丈夫非所利矣。中爻艮门之象也,变坎为隐伏,坎错离为目,目在门内,隐伏处窥视之象也。二本与五相应,但二之前即门,所以窥观。六二阴柔,当观之时,居内而观外。不出户庭而欲观中正之道,不可得矣,故有窥观之象,惟女子则得其正也。故其占如此。

象曰:闚观女贞,亦可丑也。

注曰:妇女无外事则窥观,乃女子之正道。丈夫志在四方,宇宙内事乃吾分内事。以丈夫而为女子之观,亦可丑矣。

六三,观我生进退。观平声。

注曰:下爻皆观乎五,三隔四,四已观国之光,三惟观我生而已。我生者,我阴阳相生之正应也,即上九也,为进退,为不果者,巽也。巽有进退之象,故曰观我生进退。六三当观之时,隔四不能观国,故有观我生进退之人之象。不言占之凶咎者,阴阳正应,未为失道,所当观者也。

象曰:观我生进退,未失道也。

注曰:道者,阴阳相应之正道也。

六四,观国之光,利用宾于王。观平声。

注曰:光者,九五阳明在上,被四表,光四方者也。下坤土,国之象。中爻艮,辉光之象。四承五,宾王之象。九五王之象,观国光者亲炙其休光也。宾者,已仕而朝觐乎君,君则宾礼之,未仕而仕进于君,君则宾兴之也。观卦利近不利远。六二中正,又乃正应,乃曰窥观,则不利于远可知矣。六四柔顺得正,最近于五,有观光之象,故占者利用宾于王。

象曰:观国之光,尚宾也。

注曰:尚谓心志之所尚,言其志意愿宾于王朝。

九五,观我生,君子无咎。观去声。

注曰:九五、上九“生”字亦如六三“生”字,皆我相生之阴阳也。“观我生”作句,观孔子小象可见矣。观我生者,观示乎我所生之四阴也,即中正以观天下也。君子无咎,对初爻“小人无咎”言。下四阴爻皆小人,上二阳爻皆君子,小人当仰观乎上,故无咎。君子当观示乎下,故无咎。九五为观之主,阳刚中正以居尊位,下之四阴皆其所观示者也,故有观我生之象。大观在上,君子无咎之道也,故其象占如此。

象曰:观我生,观民也。二“观”字皆去声。

注曰:民即下四阴,阴为民之象也。故姤九四曰“远民”,以初六阴爻也。内卦三阴远于五,草莽之民也。六四之阴近于五,仕进之民也。九五虽与六二正应,然初、三、四与九五皆阴阳相生,故曰观我生,观民也。即中正以观天下之民也。生曰我生,则关于我者切矣。孔子释以民字,不曰生而曰民,则非独同焉,皆生已也。人君俯临万民,不有以观之,不惟负我,并负民矣。

上九。观其生。句君子无咎。观去声。

注曰:上九虽在观示之上,然本卦九五有天下国家之责,所以九五观示乎诸爻,诸爻仰观乎九五。曰我生者,即大有六五,五阳皆其所有之意。言下四阴惟我可以观示,他爻不可得而观示之也。若上九不在其位,不任其事,则无观示之责,止因在上位,阴阳相生,义当观其生,是空有观生之位而已,故不曰观我生,而曰观其生者,避五也。是“我”字甚重,而“其”字甚轻也。君子无咎者,九五与上九皆阳刚在上,故并君子之无咎也。上九以阳刚居观之极,故有观其生之象,亦君子之无咎者,故其象占如此。

象曰:观其生,志未平也。

注曰:志者,上九之心志也。平者,均平也,与九五平分相同一般之意。言周公爻辞九五“观我生”,而上九则以“其”字易“我”字者何哉?以上九之心志不敢与九五同观其民也,故曰志未平也。盖观示乎民,乃人君之事。若上九亦观示乎民,则人臣之权与人君之权相为均平而无二矣,岂其理哉?故上九阳刚,虽与五同,不过有观生之位而已,不敢以四阴为我之民,与九五平观示之也。


Copyright © 青海豆浆机价格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