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不动,己不动

金庸FM 2019-01-11 04:43:59

陈树人《山水》










1


2

元宵节

3


4


5

惊蛰

6


7


8

妇女节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春分

22


23


24


25


26


27


28








今日签:阴阳互济

九阳真经节选

金庸


彼之力方碍我之皮毛,我之意已入彼骨里

两手支撑,一气贯穿

左重则左虚,而右已去

右重则右虚,而左已去

......

气如车轮,周身俱要相随

有不相随处,身便散乱

起病于腰腿求之

......

先以心使身,从人不从己

后身能从心,由己仍从人

由己则滞,从人则活

能从人,手上便有分寸

称彼劲之大小,分厘不错

权彼来之长短,毫发无差

前进后退,处处恰合

工弥久而技弥精

......

彼不动,己不动

彼微动,己已动

劲似宽而非松,将展未展,劲断意不断

......

阴到极盛,便渐转衰,少阳暗生

阴渐衰而阳渐盛,阴阳互补,互生互济

少阳生于老阴,少阴生于老阳

凡事不可极,极则变易

由重转轻,由轻转重

......

力从人借,气由脊发

胡能气由脊发?

气向下沉,由两肩收入脊骨,注于腰间

此气之由上而下也,谓之合

由腰展于脊骨,布于两膊,施于手指

此气之由下而上也,谓之开

合便是收,开便是放

能懂得开合,便知阴阳

(本文选自《倚天屠龙记》第二章

武当山顶松柏长)



想听更多金庸作品及精彩有声书?

请点击文末“阅读原文”

即可获得下载链接


音频原文


觉远一担挑了两人,直奔出数十里外,方才止步,见所到处是一座深山之中。暮霭四合,归鸦阵阵,觉远内力虽强,这一阵舍命急驰,却也筋疲力竭,再也无力将铁桶卸下肩来。张君宝与郭襄从桶中跃出,各人托起一只铁桶,从他肩头卸下。张君宝道:“师父,你歇一歇,我去寻些吃的。”但在这荒野山地,哪里有甚吃的,张君宝去了半日,只采得一大把草莓来。三人胡乱吃了,倚石休息。

郭襄道:“大和尚,我瞧少林寺那些和尚,除了你和无色禅师,都有点儿古里古怪。”觉远“嗯”了一声,并不答话。郭襄道:“那个昆仑三圣何足道来到少林寺,寺中无人能敌,全仗你师徒二人将他打退,才保全了少林寺令誉。他们不来谢你,反而恶狠狠的要捉拿张兄弟,这般不分是非黑白,当真好没来由。”

觉远叹了口气,道:“这事须也怪不得老方丈和无相师兄,少林寺这条寺规……”说到这里,一口气提不上来,咳嗽不止。郭襄轻轻替他捶背,说道:“你累啦,且睡一忽儿,明儿慢慢再说不迟。”觉远叹了口气,道:“不错,我也真的累啦。”

张君宝拾些枯柴,生了个火,烤干郭襄和自己身上的衣服。三人便在大树之下睡了。

郭襄睡到半夜,忽听得觉远喃喃自语,似在念经,当即从蒙眬中醒来,只听他念道:“……彼之力方碍我之皮毛,我之意已入彼骨里。两手支撑,一气贯穿。左重则左虚,而右已去,右重则右虚,而左已去……”郭襄心中一凛:“他念的并不是什么‘空即是色、色即是空’的佛经啊。什么左重左虚、右重右虚,倒似是武学拳经。”

只听他顿了一顿,又念道:“……气如车轮,周身俱要相随,有不相随处,身便散乱,其病于腰腿求之……”郭襄听到“其病于腰腿求之”这句话,心下更无疑惑,知他念的正是武学要旨,暗想:“这位大和尚全然不会武功,只读书成痴,凡书中所载,无不视为天经地义。昔年在华山绝顶初次和他相逢,曾听他言道,在古时传下来的梵文《楞伽经》行缝之间,又有人以华文写了一部《九阳真经》,他只道这是强身健体之术,便依照经中所示修习。他师徒俩不经旁人传授,不知不觉间竟达到了天下一流高手的境界。那日潇湘子打他一掌,他挺受一招,反使潇湘子身受重伤,如此神功,便爹爹和大哥哥也未必能够。今日他师徒俩令何足道悄然败退,自又是这部《九阳真经》之功。他口中喃喃念诵的,莫非便是此经?”

她想到此处,生怕岔乱了觉远的神思,悄悄坐起,倾听经文,暗自记忆,自忖:“倘若他念的真是《九阳真经》,奥妙精微,自非片刻之间能解。我且记着,明儿再请他指教不迟。”只听他念道:“……先以心使身,从人不从己,后身能从心,由己仍从人。由己则滞,从人则活。能从人,手上便有分寸,秤彼劲之大小,分厘不错;权彼来之长短,毫发无差。前进后退,处处恰合,工弥久而技弥精……”

郭襄听到这里,不自禁的摇头,心中说道:“不对不对。爹爹和妈妈常说,临敌之际,须当制人而不可受制于人。这大和尚可说错了。”只听觉远又念道:“彼不动,己不动;彼微动,己已动。劲似宽而非松,将展未展,劲断意不断……”

郭襄越听越感迷惘,她自幼学的武功全是讲究先发制人、后发制于人,处处抢快,着着争先。觉远这时所念的拳经功诀,却说什么“由己则滞,从人则活”,实与她平素所学大相径庭,心想:“临敌动手之时,双方性命相搏,倘若我竟舍己从人,敌人要我东便东、要我西便西,那不是听由挨打么?”

又听觉远念道:“阴到极盛,便渐转衰,少阳暗生,阴渐衰而阳渐盛,阴阳互补,互生互济,少阳生于老阴,少阴生于老阳。凡事不可极,极则变易,由重转轻,由轻转重……”郭襄忽有所悟:“我一拳击出,到后来拳力已尽,再要加一分一厘也决不可得。照觉远大师所说,倒似拳力已尽之后,忽然又能生了出来,而且越生越强,这倒奇了。他内功如此了得,难道竟是从这道理中生出来的?”

便这么一迟疑,觉远说的话便溜了过去,竟然听而不闻。月光之下,忽见张君宝盘膝而坐,也在凝神倾听,郭襄心道:“不管他说的对与不对,我只管记着便是了。这大和尚震伤潇湘子、气走何足道,乃我亲眼目睹。他所说的武功法门,必定大有道理。”便又用心暗记。

原来《楞伽经》初时在天竺流传,其时天竺未知造纸之术,以尖针将经文刺于贝叶之上。达摩祖师于梁武帝时将贝叶经自天竺携来中土,传入少林寺,贝叶易碎,藏读不便,少林僧人便钞录于白纸之上,装钉成册。钞录梵文时行间甚宽,不知何时竟有一位高僧,在行间空隙另行写了一部华文的《九阳真经》,讲的是修习内功的高深武学。千余年来,少林僧人所读的《楞伽经》均为华文译本,无人去诵读梵文原本。这部《九阳真经》在藏经阁中虽藏得年深月久,却从来没人去翻阅过一句一页。觉远为人迂阔,无书不读,无经不阅,见到之后便诵读不疑,不知不觉间竟习得了高深内功。撰写《九阳真经》的这位高僧在皈依佛法之前乃是道士,精通道藏,所撰武经刚柔并重,阴阳互济,随机而施,后发制人,与少林派传统武学的着重阳刚颇不相同,与纯粹道家的《九阴真经》之着重阴柔亦复有异。这位高僧当年悟到此武学深理,不敢在少林寺中与人研讨参悟,只随手写入钞本之中。觉远之习得此功,一来是他性格使然,二来也只能归于偶然的运道。

觉远于大耗真力之后再于中夜背诵,不免精神不济,颇有些颠三倒四、缠夹混杂,幸好郭襄生来聪颖,用心记忆,却也能记得了二三成。

冰轮西斜,人影渐长,觉远念经的声音渐渐低沉,口齿也有些模糊不清。郭襄劝道:“大和尚,你累了一整天,再睡一忽儿。”

觉远却似没听到她的话,继续念道:“……力从人借,气由脊发。胡能气由脊发?气向下沉,由两肩收入脊骨,注于腰间,此气之由上而下也,谓之合。由腰展于脊骨,布于两膊,施于手指,此气之由下而上也,谓之开。合便是收,开便是放。能懂得开合,便知阴阳……”他越念声音越低,终于寂然无声,似已沉沉睡去。

郭襄和张君宝不敢惊动,只默记他念过的经文。

斗转星移,月落西山,蓦地里乌云四合,漆黑一片。又过一顿饭时分,东方渐明,只见觉远闭目垂眉,静坐不动,脸上微露笑容。





Copyright © 青海豆浆机价格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