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妈黑社会”?这是让人想哭的黑色幽默|荔枝时评

荔枝锐评 2018-11-07 15:20:59

河南商丘警方调查发现,当地有一个平均年龄50岁、约30名中老年妇女组织的“讨债”团,这些人没有正式工作,依靠电话互通消息,帮人“撑场”,参与各种债务纠纷。目前,这个“大妈团”的14名主要成员被当地法院一审判决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和寻衅滋事罪,判处2年到11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一个“大妈黑社会”就这样诞生了。

法院的判决是否有问题并不重要,其实大多数网友也不是很关心法理,对他们来说,这是“坏人变老了”的又一证据。前段时间,河南大爷大妈和年轻人抢球场以及山东大妈在马路上暴走妨碍交通的新闻,还留有余温,这些大妈又惹事了,怎不让人愤慨。

这个“大妈黑社会”,也许是世界上最弱的涉黑组织。她们中的很多人,身体状况堪忧,甚至重病缠身,生活不能自理。她们的讨债武器,其实是“耍赖”:我身体差,可是一碰就倒,我骂你,你能把我怎么样?这是一个悖论式的进攻,翻遍武侠小说,也没找到这门武功。

对那些被骚扰的人来说,这些大妈确实很讨厌。你拿她们没办法,报警后,警方除了苦口婆心劝离,也没招。所以,这些大妈竟然还真能办成一些事情,她们靠这个挣一点零花钱,最起码有人管饭,也为家里节约一点。

在对这些大妈的“惧怕”中,我看到了社会的善意。那些被骚扰者并不是真的惧怕这些大妈,只是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理,不去和大妈硬对硬而已。这种善意让人感动,当然,当法律介入,这些大妈发现,自己确实是违法了。

这个“黑社会”让人感到辛酸。她们自称老弱病残,她们没有工作,更重要的是,她们到了50多岁的时候,没有找到别的更有价值的生活。她们知道自己讨厌,但是她们也只能依靠自己的讨厌。

这是某种底层现实的写照。比起那些找真正的黑恶势力进行强拆的人,比起山东于欢与其母亲所遭遇的逼债相比,这些大妈其实让人同情。她们是社会上真的弱者,但是却依靠对“弱”的开发,变成了可以欺负别人的“强者”。

这些大妈,在形成“黑社会”之前,每个人的遭遇都值得同情。她们是“被侮辱与被损害”者,是需要帮助的人但是,她们的子女们在干什么?关爱老年人的机构又在干什么?我们这个社会,为老年人又做了多少?

其实,和这些大妈相比,针对大妈的舆论更耐人寻味。在网上,已经形成一种批判老年人的氛围。“坏人变老了”不止是一句戏谑的口号,还成为很多人心中对老年人的定论。这种观念已经占据统治地位,每一次发生在老年人身上的不光彩行为,都像一个扔进池子的石子儿,激起一阵新的涟漪。

但是,这些“坏人”与网络舆论是隔膜的,她们中的大多数并不上网,也不知道在子女心中,自己这代人已经变得如此不堪。她们无法解释,无法争辩,她们只是沉迷于每天的日常生活,跳舞、暴走,想多活几年。而这种努力会换来更多嘲笑。

你会发现,作为整体,年轻人不断对老年人进行口诛笔伐,但是你却很少看到具体的个案,没看到哪个帅哥美女宣布和自己的父母决裂。不少咒骂老年人的青年,其实还在啃老;不少时尚的白领,不想让父母去跳广场舞,不过是想让父母帮自己带孩子罢了。在挖空心思对父母进行最后的压榨的时候,他们会亲切地喊爸爸、妈妈,而不是“坏人”。

咒骂跳广场舞的老人,其实只是变相地咒骂那些无法争辩的弱者罢了。这是不折不扣的网络表演,没有对手,没有对话,而是长篇的独白以及自我陶醉的狂欢。在嘲讽广场舞审美的时候,自己变得时尚起来,而对自己每天使用美颜相机的事实,却早已忘得干干净净。


荔枝锐评:lizhirp

理性不偏激,温和有锋芒

长按图片并识别二维码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往期文章目录】


Copyright © 青海豆浆机价格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