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影片儿】Philips 飞利浦 Sonicare FlexCare HX6963/74 声波电动牙刷套装 敏感型

淘1宝内部免费优惠券 2019-08-12 16:27:56

Philips 飞利浦 Sonicare FlexCare HX6963/74 声波电动牙刷套装 敏感型 999元包邮包税

声波震动专利,每分31000次震动,2只组合装好价~


Philips 飞利浦 Sonicare FlexCare HX6963/74  声波电动牙刷,每分钟31000次震动,彻底清洁牙齿和按摩牙龈,清洁牙石牙垢的能力是普通手动牙刷的7倍,能帮助更有效地保护牙齿;3种使用模式:清洁模式、按摩模式、敏感模式;带有Smartimer两分钟智能计时功能和Quadpacer30秒时段计时功能,将刷牙时间控制在牙医建议的时间内;符合人机功能学的手柄设计,能够更舒服的握住手柄。





西集网目前售价1294元,可在商品页面价格下方领取295元优惠券,实付999元包税包邮,持平之前推荐,再到入手好价,有需要的值友可以入手~




最强相师

“村长,村长!赵老蔫儿家出事了!赶紧去看看吧!”坐在一楼的客厅里,叶枫刚把一些注意事项交代完了,就见一个人从外面大喊着冲了进来,正是李大牛。
“大牛,咋的了?”看到李大牛满头大汗的样子,徐万年皱了皱眉,要说豆包也是干粮,村长这官儿不大,管的事却不少,村里这一天到晚的大事小情不断,看李大牛这个着急的样子,估计事情还不小。
“大牛哥,二奎他们家怎么了?”叶枫听说是赵老蔫儿家,眉头立刻就皱了起来,一种很不好的预感涌了上来。这王百万是打算用占地的方法报复自己来着,那么作为正主的赵老蔫儿家,又会被王百万怎么折腾呢?
“唉,这不是赵老蔫儿家不乐意把欣兰嫁给王百万的老爹么,王百万这狗日的太不是玩意儿了,居然叫了一帮狗腿子去抢亲,现在正和二奎他们爷儿俩杠着呢。”李大牛喘的厉害,不过还是强忍着把事情说了个大概。
“王八蛋!”叶枫一拳砸在旁边的墙壁上,推开门就朝二奎家冲了过去,这王百万有钱有势,一旦故意找茬,二奎家肯定会吃亏,叶枫可不能看着自己的兄弟遭这罪。
赵老蔫儿家院子门口围着一群人,带头的一个地中海胖子,正是王百万,而他身边的那十三四个,全都是他饲养场的请的“保安”。
说是保安,其实就是一群被王百万召集在一起的地痞流氓,平时没事儿就帮着王百万做一些欺行霸市的事情,有时候他们把人打伤让公安抓进去,王百万只要去公安局走一遭,请局长吃顿饭什么的,就能把人好好的领出来,这也就让这群地痞流氓们更加的无法无天了起来。
二奎和他爹此时正堵在院门口,爷儿俩一人手里拿着一条铁锹,怒气冲冲的看着门口这些家伙,欣兰则是怯生生的缩在屋门口,朝院门这面张望着。
“我说,赵老蔫儿,别给脸不要脸啊,王老板家老爷子能看上你们家闺女,那是你们老赵家的福分,哥儿几个平日里都是靠着王老板照应着,你们要是还这样,哥儿几个可是要给王老板说几句公道话了。”
站在那群地痞流氓最前面的,是个三十多岁瞎了一只眼的矮壮汉子。这人名叫王英,是王百万的本家侄子,也是十里八村有名的老混混了,年轻的时候在县城里给人看场子,结果起了冲突,打死了人,自己也被人弄瞎了一只眼睛,让法院判了十年。
在监狱里,也不消停,成天的打架、欺负新人,一个标准的狱霸。后来放出来以后也没啥正经工作,于是就操起老本行,跟着王百万做了一个欺男霸女的“保安”头子。因为名字和梁山上的矮脚虎一样,大家都喊他“王矮虎”。
“别跟老子扯犊子,以前我们家欠姓王的钱,现在钱也还了,你们还想怎么样!”赵老蔫儿梗梗着脖子,面红耳赤的喊着,他这辈子的硬气全都用在这几天了。
“还了?你说还了就还了?你把钱给谁了?我可没看到你把钱交到王老板手上,你们这破家除了你闺女外哪点能值五万?你要是真还了,再拿出五万来让老子看看,老子就相信你还了。”
混混中立刻爆出一阵大笑,一双双猥琐的眼睛,时不时的朝着里面屋门口的赵欣兰瞄去。
“你……你……”赵老蔫儿被气的直哆嗦,上前两步扬起铁锹就朝王矮虎拍了过去,王矮虎哪会把这么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村老汉放在眼里,身子稍微往旁边一闪,抬起脚来对着赵老蔫儿的胸口就是一脚。
赵老蔫儿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之前气的吐血现在身子还没好,被这一脚踹上,直接朝后翻了一个跟头,坐在了地上。
“你敢打我爹!”看到老爹被踹翻,二奎的眼珠子都红了,抄起铁锹就冲了出来,王矮虎一摆手,手下的那些小混混们立刻扑了上来。
二奎也是条壮实村汉,平时打上个把小混混也不费劲儿,可是架不住人家人多啊,七八个拿着钢管的混混围上来,七手八脚的就把二奎给放倒了,按在地上一顿拳打脚踢。王矮虎则是带着一脸坏笑朝着院子里的欣兰走了过去。周围围观的村民一个个都是敢怒不敢言。
“住手!”一声大喝从人群外面传了过来,紧接着,一个人影挤过人群,飞起来一脚踹在了围殴二奎的一个混混背上,混混被踹得向前踉跄了几步,脚下一绊,趴在了二奎的身上,顿时,几根没收住的钢管就砸在他背上,砸的这个身体单薄的混混嗷嗷直叫。
来的人正是叶枫,透过人群看到那群围着地上什么人在踢打的人,他就知道自己来的有点晚了,当下一边跑,一边运起青田心法,让那股暖流在自己的身体里流转了开来。
“叶家的小子,看在你爷爷叶麻子的面子上,我没去找你,你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王百万看着叶枫一阵的冷笑,在他身后,一个小脑袋看了叶枫一眼,立刻就缩了回去,竟然是王长寿。
原来,刚才出门来找老赵家麻烦的时候,孙二娘跟王百万说让他带上小儿子,这小子平时胆子太小,让他见见世面,长长胆子。可惜王长寿就算跟着他爹和那些打手一起来了,没发癔症的时候也是怂包一个,除了在他爹身后躲着,啥也不敢干。
“姓王的,钱一分不少的都给你了,少在这里无理取闹,否则别怪我不客气。”叶枫此时满肚子都是火气,体内的内力似乎感应到了他的情绪,运转的格外迅速。
“小子,别给脸不要!”一个混混用钢管指着叶枫,想放几句狠话,可是才说了一半,就觉得自己手腕一紧,身子顿时变轻,整个世界都颠倒了过来。“砰”的一声,混混被叶枫一个过肩摔摔在地上,五脏六腑一个劲儿的翻腾,险些背过气去。
“我还真不知道是谁给脸不要。”经历了上次三角眼的事情后,叶枫对打架这事儿可是充满了信心,自己一个有内力的,还怕几个混子?
“小子,电影看多了吧,学人家强出头,对自己可没好处。”王矮虎抱着肩膀看着叶枫,在他眼里这不过是又一个来找打的,也罢,反正这小子也是老板的目标之一,打断条胳膊什么的,老板还不得好好犒劳犒劳兄弟们。
想到这里,王矮虎从身边的小弟手里接过一根钢管,上前两步朝着叶枫劈头盖脸的就砸了下来。叶枫冷笑了一声,刚刚在村长家布置完挡煞的剪刀之后,他就感觉到有一股很细小的暖流融进了自己的身子,此时还没来得及炼化,说不得,这点收获要便宜这些混子了。
叶枫的身子往旁边一闪右手立掌为刀对着王矮虎的手腕切了过去。
王矮虎只觉得眼前一花,手腕传来一阵剧痛,钢管立刻就脱了手。
“王矮虎是吧,小爷觉得你还不够矮。”就在王矮虎错愕的一刹那,叶枫一脚踹在了他左边的膝盖上,一阵剧痛传来,王矮虎左膝一软,单腿跪在了地上。
周围的混混都愣了,没想过自己的头儿只是在一眨眼的功夫就被人放倒了。
“看个球!给老子上!”王矮虎觉得自己的膝盖骨都被踹裂了,一时之间左腿怎么都直不起来。
那些小混混们听到王矮虎的呵斥,仗着人多势众,抡着钢管就冲了上来,连地上的二奎也不管了。
叶枫当然不会跟他们这些人客气,一把抄起王矮虎手上掉下的钢管,迎着小混混们就冲了上去。
没被炼化的暖流维持着一种外放的形态,再加上叶枫本身的内力流转,让他的抗击打能力成倍提高,虽然做不到那天那种小超人的模样,钢管砸在身上却也不会伤了筋骨。于是,混混们惨了。
叶枫眼毒,在内力的催化下,速度也比一般人快得多,那一下下钢管抽下去,不是手腕子就是膝盖手肘。
有个一边打一边嘴里不干不净骂着脏话的混混更是被叶枫一钢管给抽到了嘴上,顿时被抽的满嘴都是鲜血,黄板牙一颗颗的往外吐。
只是一分多钟的功夫,王百万带来的那群混混们已经全都倒在了地上,一个个抱着手脚在那里打滚儿哀嚎,叶枫就比他们强多了,除了身上的衣服被划开了几个口子,面颊被抽了一钢管而显得有点微红外,并没有什么不妥。
“王百万,你就养了这么一群废物?我还以为有多大本事呢,一个个的都是软脚虾,怪不得带头的叫什么王矮虎。”叶枫不屑的瞟了一眼满脸阴沉的王百万,一口带着血丝的唾沫吐到了他的脚边。
“老子跟你拼了!”一直单腿跪在地上的王矮虎看到这个情况,爆吼一声扑了上来,然而叶枫只是抬了下脚,一脚踹在了他的胸口上,就像刚刚他踹赵老蔫儿那样,把王矮虎踹得倒翻了一个跟头,一屁股坐在地上。
“咔吧”“咔吧”叶枫活动着手指,狠狠盯着地中海胖子“王百万,是不是该你了?” 


如果您觉得这篇小说符合您的口味,关注公众号“微影片儿”回复“最强相师”即可免费观看啦!或者扫描下方二维码也可以看哦!电视剧当你沉睡时全集免费在线观看电视剧当你沉睡时全集免费在线观看,电视剧当你沉睡时全集免费在线观看,电视剧当你沉睡时全集免费在线观看,电视剧当你沉睡时全集免费在线观看,电视剧当你沉睡时全集免费在线观看电视剧当你沉睡时全集免费在线观看电视剧当你沉睡时全集免费在线观看电视剧当你沉睡时全集免费在线观看电视剧当你沉睡时全集免费在线观看,电视剧当你沉睡时全集免费在线观看



 叶枫捏着拳头,一步步的逼近王百万,本来他是不想这么快跟这位村里的首富起冲突的,可是看看现在的样子,他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
二奎倒在地上满头满脸都是血,赵老蔫坐在地上捂着胸口大喘着气嘴角还挂着血丝,欣兰跪在赵老蔫儿身边抱着赵老蔫儿的上半身只剩下了哭。好好的一家人被折腾成了这个样子,叶枫气的拳头都有点哆嗦了。
“姓叶的小子,你别乱来,否则,我让你和李老根儿一家,都在这神龙村住不下去!”王百万看着叶枫那气势汹汹的样子,也有些缩卵。毕竟年轻人容易冲动,做出什么事儿来都有可能。他不得不强装镇定用李老根儿一家来威胁一下叶枫。
“住不下去就不住了,哪里的黄土不埋人。”叶枫根本就不理会老东西的威胁,大不了自己就带着老根叔一家搬到县城去,他现在已经不是那个浑身上下加起来都不值一百块的穷小子了,这点威胁顶个屁用。
“都给我住手!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光天化日的打架斗殴,没有王法了么!”就在叶枫想让老东西知道一下花儿为什么这样红的时候,一声大吼从不远处传了过来,转头看去,却见村长徐万年带着村里的治安联防队赶了过来。
这些联防队员们都是村里的无业游民,说起来还真跟王百万的那群保安有点像。足足三十名联防队员每人手里拎着一条橡胶棍,气势汹汹的冲过来,把赵老蔫儿院子外面这伙人包围了起来。
“是谁在打人?把打人的都给我控制住!”好歹是个领导,徐万年走在队伍的最后面,然而下一秒他的嘴角就开始抽搐了,徐万年原以为这场冲突占便宜的肯定是人多势众的王百万,却没想到王百万的手下被放倒了一地,叶枫倒是被三个联防队员围在了中间。
“村长!村长你可来了,你得给我做主啊!”看到徐万年出现了,身后还跟着冯桂兰和徐晶晶,王百万立刻双眼一亮,跑到了冷着脸的徐万年身边,满脸委屈的说着,“村长啊,闺女还好吧?我这给我老爹提个亲,今天来带人回去跟我老爹见见面,结果你看看这,不让带不说,还把我迎亲的人都给打了,村长,你得给我评评理啊。”
王百万这也是话里有话,故意提了一句“闺女”,那意思再明白不过,我这还答应给你闺女出治疗费呢,这事儿怎么处理你看着办吧。
然而王百万没想到的是,他不提徐晶晶还好,这么一提徐万年的火气噌的窜上了脑门子,要不是叶枫的丹药,自家闺女就算不死也会变个无底洞,而生病的罪魁祸首就是你们老王家,你丫的还敢跟老子拿这个说事!
“给我把这些闹事的都抓起来!”徐万年当下大手一挥,示意联防队员们动手抓人。
“是!”围着叶枫那三名队员立刻上去就要拧叶枫的胳膊。
“抓谁呢你们,眼瞎啊!不知道找事儿的是谁是不!”看到那几个联防队员的动作,不等徐万年说话,一心护着叶枫的徐晶晶已经喊了出来。
队员们一愣,不抓叶枫,难道抓王百万的人?当下齐刷刷的看向了徐万年。
“大侄女,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王百万显然是不乐意了,心想你个小丫头还要靠老子的钱吊着命,还敢当着老子的面维护那个小子?
“愣什么愣!晶晶的话没听到啊!把地上那些地痞流氓都给我抓起来!”随着徐万年一声大喝,联防队员们立刻动了起来,虽然地上那些王百万的打手平时跟他们也挺熟,甚至还有些经常在一起喝酒,可是村长既然下令了就得抓,再说到时候往出捞人也是王百万出钱他们落好处,不抓白不抓。
“徐万年,你敢抓老子的人!”王百万这下也毛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看出来了,今天徐万年是要跟自己做对了。
然而还没等王百万放出什么狠话来,就听到他身后发出“嗷——”的一声像狼嚎又有点像虎吼的声音,紧接着就有什么东西扑到了他的身上。
扑上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王百万的小儿子王长寿。此时的王长寿已经完全没了平时怯懦的样子,嘴巴微张,牙齿外漏,一双微眯的眼睛里冒出的全是凶光,张开嘴一口就咬在了王百万的腿上。
众人都愣了,旋即一些反应快的已经偷偷笑了出来。报应啊,这就是报应,平日里为富不仁,老天爷都看不下去,让他儿子得了癔症,这王百万还不知道收敛,出来抢人家闺女还要带着儿子来旁观,谁想到关键时刻,王长寿的癔症却发作了。
“松开!松开啊你!”王百万此时也是疼急了,顾不得心疼孩子,抓着王长寿的头发就往开拽,王长寿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眼中满是凶光,咬住了就是死不撒嘴,隐约间都能看到王百万腿上被他咬住的地方渗出血来了。
叶枫的火气稍稍平息了一些,若有所思的看了看王长寿又看了看徐晶晶,嘴角不由得露出了一抹笑意。这就是传说中的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吧。
王长寿的癔症纯粹是被虎口煞的煞气冲出来的,在叶枫眼里他整个人都包裹着一层淡淡的黑红气场,徐晶晶的房间经过了叶枫的布置已经阻断了煞气,包裹在徐晶晶身上的那些黑气也因此开始消散。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同源的关系,那些从女孩儿身上剥离出来的黑气全都汇聚到了王长寿的身上,硬是把他的癔症给激发了出来,而且看这样子,比平时还要厉害的多。
“王百万,我有个提议。”叶枫笑着走到了王百万的身边,此时的王百万不停的用手抽着自己亲儿子的脸,可是不管怎么拽,怎么打,都没办法让王长寿松口。
“你个小兔崽子……啊!你想干嘛!”王百万百忙之中咬牙切齿的对叶枫吼着。
“敞开了说吧,王百万,我知道你心里记恨着我和二奎一家子,觉得我们落了你面子是不是?”叶枫伸手捏住了王长寿的两边腮帮子,用力一捏,随手往后一甩。
人的咬合力是很强的,之前王百万也试过这个法子,却并没有效果,然而叶枫用上了内力的一捏哪是王百万比得了的,王长寿的嘴巴立刻被捏的张了开来。
“你说呢……”王百万本想再放几句狠话,可是人家刚帮他从自己儿子嘴里逃了出来,声调也是不由得低了几分。嘟嘟囔囔的用手揉着腿上渗血的地方心有余悸的看着自己那个尽管被两个联防队员按着却依旧张牙舞爪的想朝自己扑过来的小儿子。
“这样吧,王百万,咱们都是乡里乡亲的,谁跟谁也没有多大的仇,我帮你一个忙,以后咱们之间的恩怨就算两清,谁也别找谁的不自在。”叶枫一只手背在身后,微不可查的朝着满脸错愕的徐万年比划了一下,徐万年顿时会意,没有再出声。
从叶枫问他是要治标还是要治本开始,徐万年就知道叶枫不可能这么简单的就和王百万讲和,此时这么说一定是有更深的东西藏在后面。
“哼,就你一个穷小子,能帮我什么忙?你别以为帮我把我儿子拽开老子就会感激你,今天的事情,咱们没完!”王百万缓了一口气,突然想到叶枫这似乎是在对自己妥协了,于是口气再次强硬了起来。
“哦?你这么说的话,就是这辈子都不想让你儿子好起来了是不是?”叶枫不在乎王百万的叫嚣,他知道自己的筹码分量足够。
“你说啥?让我儿子好起来?”果然,听到这句话,王百万的气势立刻弱了下去。天下爹娘爱小的,尽管这小儿子长得不好看,又有病,王百万和孙二娘对他依旧是爱得不行,今天要不是疼得狠了,王百万还真舍不得抽自己儿子。
“你不会以为你儿子得的真是什么狗屁癔症吧。”叶枫不屑的哼了一声,“说简单点,你儿子的癔症我能治,但是除了这点破事揭过去,你还得给我十万块,另外,我给你儿子治病需要的材料,也得你给我置办。”
“十万块?你不如去抢!”王百万不屑的吐了口唾沫,“再说了,省城大医院的医生都拿我儿子的癔症没办法,就凭你小子,在老根儿家跟他学了几天赤脚医生,你就能给我家长寿治病?你咋不说你会飞呢。”
不光王百万不相信,围观的村民中也传来低低的议论声,唯独在徐万年后面跟来的李大牛在那边绘声绘色的和人说着叶枫给他家宝儿治邪病的事情。
“赤脚医生的那套医术,对你家儿子是没什么用,但是我说王百万,你的记性不会跟着你的头发一起掉光了吧。以你的年纪,你会不知道我爷爷是干什么的?”
叶枫的话让王百万整个人都是一怔,“你是说,我儿子得的是邪病!”王百万怎么会不知道叶麻子是干什么的,那可曾经是十里八村最厉害的师公,当下就明白了叶枫的意思。
“别废话,十万块,治不治!”
“五万!”王百万犹豫了一会,没拒绝,而是杀价。
“成交。”叶枫没有再喊价,不管五万还是十万,在他的计划里,都只不过是个零头罢了…… 交易谈成之后,王百万一行人,除了王长寿,全都被徐万年带走了。徐万年也是个果断的人,既然已经和王百万撕破脸了,索性就先关两天出出气,反正叶枫没给他使眼色就说明叶枫的计划不急在这一两天。
叶枫和乡亲们一起,把赵老蔫儿一家三口扶进了屋子,李大牛跑去把老根叔喊了来,给这一家子处理下伤势。
二奎虽然满头满脸都是血,却伤的不重,都是些皮外伤而已,上点药,随便包扎一下就好了,反倒是赵老蔫儿的情况不太好,本来胸口就憋着一口闷气,让王矮虎那一脚踹过来,闷气更加积郁,压得赵老蔫儿都有点喘不上气来了。
老根叔给他开了点开胸顺气的药,让他先吃着,不过最好还是去县里医院看看。因为不是邪病,叶枫也没有太多好办法,毕竟像清体固元丹那样的丹药,也是在机缘巧合下才能凑到原料炼制,不是说有就能有的。
赵老蔫儿一家也是穷惯了舍不得花钱,老头子一个劲儿的说自己没啥大不了的,不想去医院,可是叶枫在旁边不住嘴的说,还问阿婶拿了五千块钱塞给二奎,让二奎赶紧带着赵老蔫儿去城里检查。
不过在塞给二奎钱的时候,叶枫还顺带塞给他一张纸,低声叮嘱二奎这张纸条一定要到了县城里再看,而且必须要管住他那张大嘴巴,纸上写的东西,不能让任何外人知道。
二奎虽然喜欢瞎吵吵但是关节时刻还是靠的上的,叶枫相信,这个任务他一定能漂亮的完成。
时间总是跑得飞快,转眼,就到了第二天,早上九点,王百万就登门找上了叶枫。这事儿并不稀奇,王百万有的是钱,在县里面关系不少,昨天被徐万年抓起来关着,总共还不到三个小时,县里面就有人给徐万年打了电话,要他立刻把王百万放出来。
徐万年知道好戏还在后面,也不在乎少关他一半天的,当下就放了人,不过那些地痞流氓却是一个没放,关够三天再说,省的他们出来瞎折腾破坏了叶枫的计划。
“叶家小子,你没忽悠我?真的能把我家长寿的癔症给治好了?”大马金刀的坐在院子里的石墩子上,王百万狐疑的打量着在身边做着蹲起的叶枫。
“信不信由你,我老叶家的本事也是家传的,我的本事行不行,你要是没底就去问李大牛。”叶枫连眼睛都懒得朝王百万那边瞄,“你要是有诚意,把车和钱准备好,跟我去城里买应用的器物,要是不想给你儿子看,就啥废话都别说,该干嘛干嘛去。”
“成,现在就走。”王百万把烟头扔在地上,狠狠的碾灭,小儿子的事情,他也是东奔西走的好久,始终不见效果,既然这个小子说能治,就让他试试,大不了就是个治不好病秋后算账。
“好,走,我也想这破事儿早早的解决。”叶枫用胳膊抹了抹脑门儿上的汗,从旁边抓过外套很是随意的套在身上,自顾自的出了院门,坐在了王百万停在院子外面那辆黑色奥迪的副驾。
王百万心里那个腻歪啊,叶枫这会儿穿的衣服就是头天在二奎家门口打架时候那件,上面不但有好几个口子,还沾着许多灰土,这小子就连拍都没拍就坐上了副驾的位置,这不诚心恶心人么!
“走了走了,别傻呆着,赶紧跟我去买回能用的法器把你儿子治好。”叶枫打了个大大的哈切,“王百万啊,我补一会儿觉,开车就麻烦你了,等到了古玩街再喊我。”叶枫说完,还真的闭上了杨静做出了一副睡觉的模样。
王百万这个气啊,自己在整个苍峰县里也算是一号有头有脸的人物,什么时候沦为这个穷小子的司机了,还到了地方再喊他,怎么不说等饭好了再喊他啊!
气归气,王百万还是发动了车子,一路无话,当两个人下了车,叶枫要当先走进古玩街的时候,王百万一把拽住了叶枫的衣服,“叶家小子,器物我来买,但是事先说好了,你看上什么东西了,你告诉我,我去谈价钱。”
自古无奸不商,王百万看起来只是个死胖子,其实精明的很。古玩街里的东西是没有准价钱的,基本上都是漫天要价坐地还钱的节奏。他可不认为叶枫这小子会好心的替他省钱,说不准在挑选的过程中还会故意露出点感兴趣的神色让卖家报高价。
“随你,不过要是我没有贴近了看,最后你买下来的东西品相不好,你可别怪我。”叶枫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两个人就这么在古玩街里转了起来。古玩街没多大,转了一个来小时,就把那些店铺和地摊转了一多半,其间,叶枫故意走快了几步,把王百万落在了后面。
很快,叶枫就转到了那天买康熙御宝的古币摊子前,三角眼脸上还带着青肿,手里拿着一尊莲台上刻着“唵嘛呢叭咪吽”六字大明咒的玉观音把玩着。
看到叶枫过来,三角眼立刻就放下了手中的玉观音,从身后的地上抄起一块板砖冲着叶枫就上来了,“你个小兔崽子,竟然还敢给爷爷出现在古玩街,老子今天非要开了你不可!”
叶枫身边的人听到三角眼的叫喊,担心被误伤,一个个纷纷远离了叶枫,把他周围空了出来,跟在后面的王百万乐得看有人找叶枫的麻烦,躲在人群里没有出来。
“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你啊,怎么,上次打你打得不够狠是不是?还敢给我玩拦路抢劫,你应该先去少林寺练几年再出来。”叶枫抱着肩膀看着三角眼完全不为所动。
“你,你……”三角眼拿砖头指着叶枫,你了半天,却最终没敢上来拍叶枫。
王百万有点失望,不过想想也是,这俩人显然是有过节,听口气三角眼脸上的伤就是让叶枫打的,叶枫有多能打,他昨天可是才见识过,也怪不得三角眼缩卵。
“你什么你?天粪没吃够是不是?”叶枫满是不屑的朝着地上吐了口唾沫,周围有知道内情的立马就笑了出来。
一些不明所以的纷纷跟身边人打听,很快,三角眼因为跟叶枫胡搅蛮缠而吃了鸟屎的事情就在人群中传开了。一时间周围的哄笑声更是大了。
“你,你小子给我等着,有你吃不了兜着走的那一天!”三角眼的板砖举了又举,最后狠狠的摔在地上,走回了自己的摊位,再不看叶枫这面。这让原以为又有一场好戏看的围观群众多少有点失望,嘴里不停地“嘘”着,然后纷纷散开了。
小插曲过后,叶枫和王百万继续在古玩街里转悠,古玩街不大,很快,两个人就重新转回了街口。
“叶家小子,你说吧,转了这么半天,你都看上什么东西了,凡是你需要用的,尽管说,我去买。”王百万微眯着眼看向叶枫,一副“少给老子耍滑头”的样子。
“给你儿子治病,需要一尊明咒观音,一组五帝钱,最好你再能给他买一串有高僧开光加持过的佛珠,化解他身上的煞气,”
“明咒观音?旁边玉器行里的就行么?”王百万指了指一边的一个玉器店。
“那里面多半都是机器弄出来的流水货,有个屁用,刚才咱们路过那个古币摊子的时候你注意过没有,那个摆摊的三角眼手里把玩着一尊明咒观音,那是个好玩意儿,你要是有本事,就把它弄来。你要是不要,改天我找别人把它弄来。”
“古币摊子?”王百万回头看了一眼,脸上挂上了一抹坏笑,“就是刚刚那个想拍你的?”
“就是他,那货没什么眼力,好东西经常当草卖,能坑他多少,就看你这个奸商有多大本事了。”叶枫翻了个白眼,“这次算便宜你了,要不是我跟他有过节,又没那么多钱,这种镇物也轮不到你。”
“哟,这么说我跟着你还占了便宜了?行,你等着,我去把那玩意儿弄回来。”说完,王百万转头走向了三角眼的摊子。
一开始,王百万还以为叶枫是随便说个东西来糊弄自己,可是等问三角眼要过那尊玉观音看的时候,却是不由得一阵心动。王百万早年发财,也做了一些附庸风雅的事情,对于古董这玩意儿也有些接触。
那尊玉观音的成色很不错,而且一看就是个有年头的老物件,以王百万的估计,这玉观音至少卖五十万没问题。结果问价的时候,三角眼一口就开出了个四十万,这可把王百万给乐坏了,当下就是一翻讨价还价,最后以三十五万的价格成交还送了王百万一组五帝钱。这更是把王百万给乐坏了,捡了便宜不说,还拿到了另外一样叶枫指名要的东西。
看着王百万交了钱以后得意洋洋的把装着明咒观音的红色小盒子揣进西装口袋里,叶枫不由得一阵冷笑,这就以为是自己占了便宜了是么?喜欢乐,就先乐着,你吃亏的时候还在后面呢。


Copyright © 青海豆浆机价格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