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一个吃货女友是多么的幸福

人人网 2019-01-10 15:17:15

作者 : 银古


食物永远不会辜负你,但它会宠坏你。

人因为失恋而补偿到瘦,人也会因为幸福而被迫接受肥的惩罚。
原本瘦瘦的小宇,就是被食物和甜蜜爱情宠坏了,他突然爆肥20斤,从原本一吹就倒的竹竿少男变成斯巴达克斯里的肌肉猛男,也就最近几个月的事情。

如果吃货可以分等级,这个女友一定是笑傲众生的猎豹美食家级别的。
她对于哪里有好餐厅的涉猎范围甚至包括人迹罕至的极光观赏地。
除了吃遍天上飞的,地下跑的,搜遍小巷最角落美食外还会烧一手媲美御膳水准的好菜,更能优雅而精致的把一道道美食镶入一层层生命脉搏里,滋润每一天呼吸着的新生。
她在地球诞生简直就是单纯的履行“吃”这个光荣使命的。



——窒息的相遇


他们相识始于一场让人窒息的搭讪。


那天小宇去了上海戏剧学院附近一家著名的法式铁板烧店。
去的原因除了菜好吃外,当然是因为据说在这家餐厅可以邂逅到很多有品位,漂亮,未来预备为明星的戏剧学院的女生。
小宇饱受上一任洁癖女友因为他吃饭时总会把几颗饭粒掉在地上的奇葩理由而分手,所以迫不及待的想寻求到真爱。

回到餐厅,在和服务员确认了今天没有鱼的料理之后,小宇刚在摆台坐上,就着甜甜的龙舌兰、果浆搭配的开胃起泡酒,听着舒缓的法国香颂,一边吃着第一道餐前香煎鹅肝的时候,就看到45度方向坐着一个清醒淡妆,扎着马尾穿糖果色风衣的女孩。
女孩举止优雅,从容自若喝着卡布奇诺牛肝菌汤。
他幻想着如何以一种恰当的搭讪方法来认识那个女孩。
大学校友认错?太老套。
直接开口说是不可能错过的美妙对象而问电话号码?太粗俗。
给她加一道和她典雅气质契合的法式甜点——栗香蒙布朗?太侨情。

今天铁板师傅的脸臭臭的,一副魂不守舍刚失恋的摸样。
小宇一边思考的同时,一边注意到身旁一个高大外国男人,严格来说是一个长的酷似博尔特的黑人哥们也在目不斜视的看着那个他钟意的女孩。
小宇想,博尔特的速度我是知道,这次我可不能被这个酷似他家族的男人抢先一步。


小宇刚准备采取行动,意外发生了。
博尔特意外的摔在了地上,手捂住脖子,像是要窒息的样子?

靠!不会吧,这难道是一种最新最另类的搭讪方法?

随着服务员的尖叫声,铁板烧师傅叉子落在地上的响声,和博尔特难受呻吟声,声声入耳。
小宇终于意识到这可不是什么特别新潮的搭讪方法,而是一次危险的意外。
他立刻上前扶起博尔特,想问他哪里不舒服。
这个时候那个马尾女孩已经来到博尔特身旁,好像一眼就知道他到底怎么了一样,让小宇扶起他,
他应该是噎住了。女孩的声音听起来沉稳而利索。
马尾女孩以一个复仇者联盟里黑寡妇的漂亮转身,利落从背后环抱住博尔特并双手握拳用力挤压他的胸骨下面,
小宇也用吃奶的力帮忙扶着他,他感觉在硬撑着一艘即将沉没的万吨巨轮。
帮我前面一起用力压。女孩大声对小宇说。
小宇立刻两只手压住女孩的手,四只手紧紧贴在一起,两人合力向内向上,一起挤压博尔特的上腹部。
餐厅其他客人和服务员也一边报120一边手忙脚乱的不知所措。

好不容易,随着一个接近超音速的喉咙喷射过后,那一小块食物终于在击倒一个刚刚广场舞跳好来吃中饭的贵妇后,神奇的落在小宇的盘子里。

他定神一看,原来是一块小牛肉。
大概是刚才那个黑人哥们太目不转睛看马尾女孩了,而没有咀嚼今天那个如皮鞋后跟一样硬的牛肉,
自然是噎住了。

才一会,博尔特已经恢复了正常的呼吸,脸色也不再紫了。他从心底里感谢小宇和马尾女孩的救命之恩。
尽管小宇听那些参合牙买加土著方言的英语感谢话感觉像是爆粗口骂人。

小宇一抬头,看见女孩已经拿起包出了门,便立刻追了上去。

怎么不吃了?他在她身后大声问。
女孩回过头对他笑笑。出了刚才那样的事,谁还有心情继续吃下去。
而且我可不想让那黑人哥们在逃离埃博拉后,却死于搭讪。女孩说。
哈哈,你真会开玩笑。小宇说。
我现在可没心情开玩笑,因为我还饿着呢。女孩有点不耐烦的说。
那我有荣幸再请你一顿吗,小宇大胆开口问。
我认识你吗?女孩说。
不认识,但我们刚才已经牵了手。小宇继续眼睛直直的望着女孩,仿佛一个紧抓猎物不放手的自信猎人。
牵手?女孩一个眉毛疑惑的跳起来。
我们刚才救人的时候,四只手可是叠在了一起了哦。小宇调皮的说。
哈?那也算牵手?女孩笑了。


两人保持一个绅士的距离,肩并肩走在梧桐树叶纷纷落下的华山路。
小宇跟女孩说要带她去吃一个很美味的草莓千层酥。
甜品店还没到,路过一个奶茶店的时候,两个人都停住了脚步。(苏景锋收集)
那个神奇的奶茶店居然在店门口摆放着插着红色显眼糖葫芦和各种颜色糖果的篮子。
说是酸酸的糖葫芦搭配它家甜甜奶茶吃,味道一绝。
小宇看到了女孩发光的眼神,没等她开口,便买了两串糖葫芦。
基于习惯,他在给女孩糖葫芦之前,鼓起腮帮子用力的吹了吹。
小宇笑笑说,以前我看到过小贩会把掉在地上的糖葫芦捡起来重新装上去,所以有了吃之前猛吹一阵的习惯。

女孩的嘴长的大大的,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她开心的快哭了。
小宇莫名的看着她。
她咬了一口糖葫芦,表情已经不像刚才那样高冷,完全变成了一个从小和小宇一起长大的亲人一般。

小宇觉得很奇怪,就是才买了一串糖葫芦而已啊?
你叫什么名字啊?刚才到现在一直都还没问。女孩笑着问他。
小宇。
哦。我叫裴裴。
哇。裴裴。好好听的名字。哪个裴,怎么写的。小宇说。
女孩在小宇手心里划着名字的比划。
原来这个字念pei啊。
是的,很多人看到字都把裴裴读作feifei.听起来就像是肥肥,我是吃货,可我一点都不肥。
哈哈,听起来是好像啊。小宇也不自觉大笑起来。

喂,喂,别笑了。你可是未来要做我老公的人。女孩突然一本正经的说。

啊???小宇惊讶的比刚才黑人兄弟快窒息时高100倍。



——生死红烧肉



第二次约会地点是裴裴定的,是一个隐居在泰康路居民区由一座小洋房改造的餐厅。
一楼是卖各种各样的民国古董家具,红木五斗镜台,黄花梨药柜,红木竹节瘿木面书橱,回纹云头五脚圆台,雕龙挂屏····小宇每走一步都很紧张,他知道碰坏一样东西可少不了他几年的工资。

他们在2楼就餐区一个白木八仙桌椅坐下,小宇环顾一周,店里除了他们,也只有两个衣着素雅吃中式下午茶的女生。
你上次怎么一下就知道黑人兄弟是噎住了?小宇迫不及待问对面的裴裴。
哦,因为我在广州工作过一段时间,那里的人什么都吃,常常会在吞噬活物的时候出现这种噎住的情况。裴裴镇定的说。
你是做什么的?小宇接着问。
在一家女性生活杂志做美食专栏的编辑。裴裴眉头紧皱。
原来是职业吃货呀,怪不得知道这个好地方。怎么?看你样子,做的不开心?小宇说。
一个人如果把自己的兴趣爱好当成职业,那可是对她最痛苦的折磨。裴裴很无奈的样子。
哈哈。我懂,我懂。小宇猛点头。
拿你是做什么的,看你笑的时候牙口挺好的,莫非是牙科医生。裴裴问。
不,我是做室内装潢设计的。小宇推了推鼻子上那个装斯文的眼镜。
那今天我是带你来对地方了。裴裴开心的笑。
对对,一进来,我的眼睛就没停过,太有腔调了。简直像《繁花》小说场景里的。小宇激动的说。
啊?那是去年我最爱的一部小说,我也是看了小说听朋友介绍才知道这个隐藏在大都市的老上海饭店。裴裴说。
繁花太有感觉了,常常让我想起小时候生活的事情。裴裴突然兴奋起来。
你住哪里的?小宇问。
复兴公园那里。我一直去那里写生的,好多优雅的老奶奶老爷爷常常来这里跳舞。裴裴边说边从精美的雕花漆盒中拿了一块杏香萝卜糕。
啊!怎么那么巧,我也是那里长大的,小时候常常去公园跟随爷爷打太极。小宇说。
果然是你。真的是你。看来我们的相遇是注定的。裴裴幸福之情溢于言表。
为什么说是注定?小宇问。
你是今后我要嫁的老公呀。裴裴笑着看着他。
啊?上次你也这么说,可我就给你买了一串糖葫芦呀,能告诉我你是看中我什么吗?
你怎么那么啰嗦,时机成熟了自然会告诉你。说着女孩狠狠掐了一下小宇的脸。
痛,痛。小宇乐在心头。
你太瘦了,掐起来一点都没手感,我一定要把你养胖。女孩下定决心的说。

过了一会,作为裴裴朋友的老板端来一碗通红透亮,清爽酥烂的可口红烧肉。
就从这道红烧肉开始,遇见我这个吃货,是时候终结你孤独而又悲惨的瘦之路了。
来,尝尝味道如何。裴裴夹了一块红烧肉轻轻放在小宇碗里。手撑着下巴,微笑看着他期待评价。
恩,不错不错,肥而不腻,瘦而不柴。小宇尝了一口说,可惜比我妈做的祖传红烧肉还是差了不少。

还没等吃货裴裴开口问什么时候能吃到伯母的秘制红烧肉,小宇便告诉她其实母亲已经离世十几年了。
气氛一下子凝固了起来。
抱歉,让你想起不高兴的事。裴裴小声说。
没事,没事,生老病死,酸甜苦辣,人活着就是来尝遍这些味道的。而且刚才是我自己提起来的。小宇说。
可惜,那个红烧肉菜谱还在,可我再怎么做,也做不出那个味道了。可能是中间的秘制酱料配比没搞清楚吧。小宇叹了一口气。
下次带给我看看,裴裴说,我会烧菜,一定和这里的大厨朋友试个百八十回,一定让你吃到原来那个忘不了的味道。
我以专业吃货之名,向你保证。裴裴手放在心脏那里一本正经的说。
你对我真好,小宇冷不防偷偷亲了一下裴裴。


两个星期后,裴裴告诉他,他和大厨在浪费掉无数老抽生抽并熟练掌握菜谱精髓后,已经大致成功了,立刻让小宇来试试味道。
裴裴和上次一样,小心夹了一块看上去最嫩的红烧肉给这个她心爱的男人。
尝到第一口,小宇的眉毛就兴奋的跳了起来。
放下筷子,小宇感动的说,好吃,太好吃了。谢谢你为做的这些,真的很好吃,甜到心里的那种好吃,味道和我妈做的非常接近但略有不同。
小宇以为这样说裴裴会生气,没想到裴裴却笑成一躲向日葵。
当然不一样,除了用你妈妈菜谱里烧红烧肉的秘诀——煸肉煸透,把所有油都煸出来。上色要牢固,不要马上加水。热开水润肉,两头用旺火少,中间用小火炖。我还加了一点新的东西。裴裴说。
什么?小宇迫不及待想知道。
是饶河的黑蜂蜜,是不是红烧肉回味特别甘甜和清新啊?裴裴笑着说。
恩,特别与众不同的红烧肉,即继承了我妈做的优点又有了创新。老板来两碗米饭!小宇兴奋的喊。
不是有一个著名美食节目告诉我们,其实烹饪不需要太高超的技巧,只需要时间和耐心。倾注的心意才最值得回味。裴裴满意的说。今后,我会把那份你过去缺失的爱以及我对你新的爱一同打包成一个最好吃的菜亲手喂你吃的。裴裴看着吃的很香的小宇说。
哈哈,怎么只能让你喂我,我也会时常喂你的,让我们一同把彼此喂成幸福的胖子吧。小宇一把搂住裴裴。
你太瘦了,你胖吧。我可不着急。裴裴害羞推开他。
一边吃红烧肉一边搭配吃米饭的小宇照例把几颗米饭吃到了地下,裴裴细心的帮他捡了起来。
餐厅的老板拾取的待在一边角落抽烟,他才不想看他们秀恩爱呢,搞不好没被最近为了研制这道菜而猛吃的红烧肉腻到,倒是会被他们甜蜜的爱情腻到。



——过好婚姻生活的一次排练



就像圣诞老人不会被臭袜子臭死,他们也不会被彼此身上涌出的如冰川破裂般澎湃热情所溺死。

裴裴带他去寻找躲在小巷子里的能在嘴里跳舞的牛肉丸,带他去品禅味十足,排盘如竹久梦二浪漫画作的怀石料理,带他去享受神秘中东,在彩色玻璃金属支架和暗红色的珠帘环境下饮摩洛哥冰薄荷茶。

随着这一波又一波的美食海洋中的甜蜜巡航,小宇的肚子终于一天比一天大了。

但裴裴也渐渐发现了一件怪异的事,特别是那次去吃怀石料理时她注意到,小宇好像很抗拒吃鱼。能不碰就不碰。
一问才知道,是他小时候在三亚潜水,可能太沉浸在欣赏水下五彩流动的鱼而不慎被珊瑚礁割伤,眼前原本美好碧蓝的海水立刻幻化成一片红色的噩梦,他甚至在慌乱中感觉看到一头鲨鱼的逼近。
在这之后,他就完全对海洋和鱼抵触了。

裴裴决定帮他戒掉这个恐惧。
她在他们认识8个月,蜜月演习之旅的时候,她带小宇来到了马尔代夫海底餐厅。

食客就像是在一个巨大的鱼缸里用餐,尽情的观赏玻璃外五光十色的珊瑚和缤纷绚丽的热带鱼。
进入餐厅的时候,小宇的表情一度紧张的像一个随时可能崩坏的动漫人物,他甚至不由自主的颤抖。
好在途中裴裴的手紧紧的抓住他,仿佛是下了决心要把那个曾失足在海洋里的小宇拯救上岸。
因为只接受情侣预定,今年这家别致的餐厅又增加了一个新的餐前体验项目。
在吃饭前,情侣可以选择去玻璃外的海洋里潜水完成一个“小小的家”的搭建。
说是为了今后两人能经营好自己婚姻生活做一次预先排练。
小宇硬着头皮和裴裴穿上潜水衣,呼吸头盔等装备,慢慢准备把随意放在珊瑚上的凌乱小石块堆成一个小房子。
小宇潜水前最后不忘问服务员,这里有鲨鱼吗?
服务员用奇怪的英语口音回答他,这里不是适合鲨鱼成长的环境,从来就没有见过。如果他实在想见见鲨鱼,可以去···
小宇听不下去,打断了他。

裴裴拿着小宇的手慢慢触摸摆放搭房子用料的珊瑚,让小宇一点一点去接受它。
然后两个人手牵手,踩着水在海底漫步,欣赏在眼前调皮摆动尾巴的黄色热带鱼,
小宇的心渐渐习惯了这些被爱情慢慢稀释淡化的恐惧,他甚至一度伸手想抓几条从他身上穿梭过的小鱼。它们甚至还很好运的看到一只傻傻朝他们咧嘴笑的赤魟。

小房子也在两人合力之下慢慢搭建好了雏形,就像是两人已经掌握了未来要辛苦经营婚姻的秘诀。
身旁负责指挥的也穿着潜水衣的餐厅服务员看到他们出色完成任务,也为他们比上了大拇指。
之后在“玻璃鱼缸”内,观赏着刚才游过的温柔海洋,恐惧在小宇饱餐到一顿地道的香茅番茄煎鳕鱼之后,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通向幸福天堂的感官餐厅



怎么样?看到这里你也对小宇拥有这个吃货女友羡慕不已吧,那好,最后说下今年12月,这个一定要提,小宇每次想起这一次惊艳的美食感官之旅的时候都感觉坐上了通往天堂的云霄飞车。

12月的寒风一点都不温柔,一个下班后疲倦的夜晚,小宇带着厚厚的围巾在外滩那里等约好的裴裴。
今天是他们确定恋爱关系2周年纪念日,裴裴说几个月前就一直托杂志美食部的熟人关系才预约到这家无与伦比的餐厅。

他们在外滩最角落,最右方的围栏那里等了好一会,几乎要被冻僵,才陆陆续续看到其他8个预约的客人。
然后一轮装饰的像索马里海盗风格的船停在他们面前。
他们被蒙着威尼斯面具的高大服务员请上了这艘神秘的游轮。
在黄浦江一轮轮霓虹灯飞扬的炫丽海景之后,船停在了滨江西岸艺术区。
咦,我之前来过这里的呀,这里哪里有什么餐厅啊。小宇想起前年眼前的“时生”美术馆举行的夏加尔回顾展。

进入美术馆地下2层,服务员推开厚厚的铁门,里面不是一个偏僻的小展厅,而是一个隐藏的别有洞天的餐厅。

餐厅的四周是文艺复兴时期巴洛克建筑风格,雕有精美花纹的大理石柱,墙上是用全息投影打出的波提切利美轮美奂的《春》,小宇一直都非常喜欢的波提切利另一幅作品——复杂而诗意美的《维纳斯的诞生》,他落座时,当看到餐桌前用银色月光般柔和的灯光打出了他的名字,自己像一个唐顿庄园里的伯爵被尊贵礼遇时,他不仅思索着今晚又会诞生什么美妙的体验呢?

怎么想到带我来这里的啊?小宇对身旁的裴裴说。
你最近设计不是遭遇瓶颈了吗?来这里激发激发灵感吧。她调皮的眨了眨眼。

忽然房间里响起一首神秘的交响乐——瓦格纳的《尼伯龙根的指环》,墙面也立刻变成了一个急速旋转的漩涡。
配合着拟真的声效,整歌餐厅仿佛真的沉到了海底,所有生活工作的烦恼此时已经隔绝在外。
渐渐的,鸟鸣声响起来,四周的墙面又变成了微风徐徐,稻穗摇摆,一望无际的草原,分子果味开胃起泡酒被服务员端上来,小宇抿了一小口,唇齿间的感觉像是立刻站在了乡野间大声朗读济慈的《夜莺颂》。

他开始觉得这是一家神奇的餐厅了。惊叹的同时,墙面已经变成了平静湖水拥抱的金阁寺。

餐前是鹅肝酱,温泉蛋和北海道扇贝饺子。由酸奶芒果酱点缀的鹅肝奶味醇厚。温泉蛋上面盖了一层禅翼形状的土豆片,创意十足。饺子口感绵绸软糯,感觉像是摇晃的布丁。

主食香煎神户西冷牛排由芥末酱和花生酱的排盘像绿野仙踪,粉嫩的肉里,汁水收的很好,一咬变顷刻在口腔里爆炸,咀嚼起来既有质感又滑嫩留香。

配合意大利饭配帕玛尔火腿,碳烤蓝鳍金枪鱼,牛肝菌松露烩饭等菜肴不断变化的岩浆涌出的的火山,冷峻的冰岛,湿润的热带雨林画面和如临现场的音效也都创意十足,小宇吃的都忘记身旁的裴裴了。

你怎么发现这个隐藏餐厅的,太棒了!简直是世界上所有最好吃美食的荟萃。小宇对身旁优雅喝着法式蘑菇浓汤的裴裴说。
我订了好久,特意选择今天。但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马上就来了。裴裴笑笑。
你不是一直问我,为什么老斩钉铁截的说我今后一定要嫁给你吗?裴裴说。
是啊,你第一天遇上我,就那么说了,当时我真的吓一跳,这姑娘还真开放啊。小宇坏笑。
好了,注意看画面呢。要开始咯,是我特意联系主厨,讲了我那个故事后,他才肯帮我特别设计的画面。裴裴故作神秘。


悠扬的古筝声音响起,服务员端上来中式点心。
是镂空雕刻花纹的核桃,抹茶桂花冻和玫瑰花瓣映衬的几颗糖葫芦。
咦?怎么会有糖葫芦。小宇奇怪。
四周的墙变成了艺术博物馆看到过的流动的清明上河图。
然后画又从白天过度到夜晚,
等第二天白天重新登场的时候,竟穿越到了现代,变成老上海弄堂的街景。
是一张有点泛黄的宝丽来照片翻拍而成的画面好像。
小宇定神一看,眼睛亮了,这不是他小时候住过的弄堂吗。
还记得吗?裴裴开口了。我就是在这里遇见你的。
啊?小宇一点都不记得了。

想想真是挺久的事了,那时候我还在上小学,那天晚饭的时候,因为白天在学校午饭的时候没吃饱,抢了同桌小胖饭盒里的鸡腿。
老师向家长告状,说我没家教。爸妈很生气,我说,不就是个鸡腿吗,我陪他10个好来,爸妈摇头说我就知道吃吃吃,学习也不用心。
哈哈,原来小时候就是一个吃货呀,小宇笑笑说。
你先别说话,裴裴轻轻扭了他大腿一下。
裴裴继续说,当时我和父母越吵越凶,我愤怒到连晚饭没吃好就夺门而出。爸妈知道我脾气,也没出来追我。
我跑到弄堂口,那时候夕阳已经快落下了,天眼看就要黑了,远远看到巷口卖糖葫芦的小贩还在,我快跑到那里的时候才发现好险还剩最后一串糖葫芦,好久没吃糖葫芦了!超想吃!而且我的肚子还饿着呢。
没想到,刚走进,一个带眼镜的男孩不知道哪里蹦出来,抢先一步买走了这串糖葫芦。
我不想再抢了。就跟小贩说,再做几根吧,我想吃,小贩无奈摇摇头,说一天就这点料,卖光就没了。

我死死的盯着那个男孩,发现奇怪的是,他在吃之前用力鼓起腮帮子朝糖葫芦吹气。
他咬了一个糖葫芦,表情不是很好吃的样子。
我问他,你吃之前那么费力吹干嘛,糖葫芦又不是气球,可以越吹越大。
他说,以前看到卖糖葫芦的小贩把落在地上的糖葫芦重新装上去,有了阴影,所以才吹吹干净。
那吐掉不就行了,我问他。
他却说,妈妈说任何食物都不能浪费。
我觉得他傻傻的,就随便开口问,是不是不好吃啊,不好吃那给我吃可以吗?
他想就没想,面无表情的对我说,恩,看你那么想吃,就都给你吧。
我只是随便开口的,居然他真的给我了,我好激动。
他说糖葫芦有点酸,我咬着被他吹过的糖葫芦,却感觉特别甜,甜到心里,
仿佛刚才他吹了一口让食物好吃的仙气。

啊!我记起来了,那个女孩是你啊。小宇这才反应过来,激动的说。
餐厅的古筝声还演奏者,画面停在那个弄堂口画面。
裴裴说,哼,你终于想起来了,那天在戏剧学院那家餐厅第一次遇见你后,在那个奶茶店,你鼓起腮帮吹糖葫芦的时候,我就一下子想起了那个男孩。觉得90%是你,后来又知道你小时候住的地方,就百分百确定你是我报恩的对象啦。
报恩?小宇不明白。
对啊,对于吃货来说,分给别人食物,就等于分给别人一半的心。而小时候那次你把糖葫芦分给我吃的时候,是我最需要食物来安慰的时候,我真的很感动。裴裴看着小宇。
可后来你去哪里了,为什么我在弄堂口再也找不到你了。裴裴问。
那天我吃糖葫芦之所以酸是因为我心里惦记着妈妈的病,后来母亲去世了,我也搬走了。小宇轻声说。
呀,我又让你提起那些伤心事了。裴裴低下头。
没事,没事。小宇说。
那,现在你尝尝这个糖葫芦甜不甜,裴裴用筷子轻轻夹起精致瓷碗里的糖葫芦给小宇。
真甜,甜到心里。小宇慢慢把糖葫芦放进嘴里,回味后笑着答道。
真的吗?裴裴问。
当然咯,因为是你给我的嘛。小宇望着裴裴的眼睛。
好了,吃点心,吃点心吧,把这里的菜都吃光,这一顿神秘晚餐的价格说出来吓死一头大象。裴裴岔开话题,她又害羞了。



——吃货统治世界


离开餐厅出来,江岸边已经飘起纷纷小雪,小宇和裴裴决定在岸边走走,不坐返程的游轮。
我还没吃饱啊,那家感官餐厅虽然设计超凡,菜也好吃,可量太精致了。小宇说。
我也没饱!!!裴裴激动的一边摇小宇的手一边说。
我知道你现在最想吃什么,我知道附近有一家上过美食节目的店。小宇说。
啊?裴裴瞪大眼睛。
是鸡腿啦!你这个吃货!你从小就那么爱吃鸡腿!你还抢人家小胖!小宇在下雪的夜空里大声喊。
哈哈,对!我是吃货!我要鸡腿!我要吃鸡腿!裴裴举起手大声喊。
几根鸡腿!我听不见!小宇一边大笑一边喊。
10根!裴裴也笑着喊。

雪越下越大。
那先到先得,跑输的人一根鸡腿都吃不到!说着小宇踏着浪漫的雪,激动的朝前方明亮的地方奔跑起来。
可我不知道店在哪里啊!裴裴一边追,一边喊。


你会找到的,世界上所有最好吃的东西你都会找到的!小宇回头大声喊。

因为你是天底下最让人幸福的吃货!

Copyright © 青海豆浆机价格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