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微小说 | 神药

蝌蚪五线谱 2019-07-19 11:32:05

这是〖科幻微小说〗推送的35篇文章



1


老许已经好几天没有吃药了,他的家人认为他疯了,他也觉得自己快疯了。


他将自己反锁在卧室,用尽浑身气力,把雕满太阳花图案的梨木大柜顶在了门板上,生怕门外的那些家伙下一秒就会冲进来。


这张苍老而又毫无血色的脸显得有些神经质,眼光闪烁而没有焦点。他蹲在墙角不自觉地抽搐着,活脱脱一副瘾君子的模样。


因为常年不通风,卧室天花板与墙壁之间的角落泛着霉斑,潮湿乏闷的空气令人阵阵作呕。


床边的地板上放着半杯水,塑封的药盒里躺着一粒扎眼的蓝色胶囊。

 


十年以前,一场骇人的瘟疫席卷全球,成为当时人们的噩梦。


疾病、死亡,充斥着大街小巷,短短几天时间,数以万计的家庭便凋零瓦解。


不分国籍,不分肤色,老人抱着自己的亲骨肉泪眼婆娑,孩子依偎在父母已经僵硬的尸体昏睡,悲惨世界的主旋律萦绕在这颗灰蓝色的星球上空,仿佛是在为人类吹响最后一支亡灵曲……


灾难降临的一周后,只有少数人存活了下来,他们苟延残喘,谈疫色变。


就在所有人即将丧失希望的时候,国际新生命科研集团发布了一条振奋人心的消息。


一种新科技制造的抗体横空出世,它对这种奇特瘟疫的治愈率高达99%。这是一个多么诱人的数字,所以当时有人为了它倾家荡产也就不足为怪了。


虽然这种神药在发布之初,也有人对其功效的真实性有所怀疑,但为了保命,人们都服用了这种药。


不过,在那次浩劫结束之后,这种神药的副作用便开始显现出来,那就是人类对它的依赖性。如果非要给予一个形象的比较,那么它比可卡因的成瘾度高了近十倍……


可想而知,为了活下去,每个人都变成了瘾君子,他们必须长期服用此药,就像每日三餐一般。


老许也不例外,此时的他正盯着这颗蓝色的胶囊,迷离的眼神让本就虚弱不堪的身体更加飘摇。


前几天老朋友的死对他打击很大,他的脑袋也因此混乱不堪,似乎已经忘了刚才那些试图冲进卧室的人仍在门外。


那些家伙并不是坏人,他们都是老许的家人、亲戚、朋友。他们之所以想要闯进来,无非是担心这个有些偏执的老家伙再不吃药将会一命呜呼。

  

“爸爸,你快打开门,赶紧把药喝下去!”


“老许……你可不能做傻事啊,我和孩子不能没有你……”


房间外面传来了各种哭闹与叫嚷的声音,但是老许浑然不觉。

 


现代的科技带给了人们一个近乎完美的世界,全自动化的生活方式令人们越发的慵懒惬意。


只需按动遥控器上的几个按钮,房间每一个置物空间都会自动分离衣物与其他生活用品,感应灯也会开启紫外线进行杀菌进程。


再如交通方式,地上、地下、空中轨道纵横交错,让人不用受到阳光辐射以及糟糕空气的侵染,就可以安全自在地穿梭于城市的各个角落。


这本是人类进步的里程碑,但过度依赖现代化工业对环境的破坏,却给我们自己埋下了又一个陷阱。


老许坚信这一点。


“十年前的那场瘟疫绝不是偶然,那是大自然给予人们的惩罚,我们应该正视危险,而不是继续耍自己的小聪明。”


这是老许的朋友老陈上个月在酒桌上说的,他曾就职于国际新生命科研集团,那颗蓝色胶囊的雏形就是他的杰作。


不过,后来他退出了那个项目。


“你知道么,老许。这个项目就是个阴谋,他们根本就没能设计出那样一款神药……”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老陈的话匣子便打开了。


老陈一般很少喝酒,但一旦酒精进肚,他们就像换了个人一般。


那天晚上,老陈和老许聊了很多,大部分的话都是无稽之谈。他说十年前的那场浩劫其实是由一种变异病毒所致,究其原因,是空气与水资源的污染。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虽然它覆盖面大,影响深远,但有的人自身就携带这种病毒的抗体,所以只要在瘟疫爆发的第一周安然无事,那基本上就不会被感染。


不过,这样重大的一项调查成果,国际新生命科研集团对外却只字不提。他们秘密命令研发小组停止对瘟疫的调查,转而让他们研制出一种新药,而这种新药唯一的作用,就是它的强依赖性……


“你知道集团为此赚了多少钱么?那些家伙利用人们的恐惧大发横财,让幸存者误以为是胶囊在延续性命,殊不知自己已经成为了别人的摇钱树……”


起初对老陈的话,老许将信将疑,直到老陈在酒桌上拉起了自己的袖子。


长期服用抗体的人除了对药物的依赖性持久增长以外,身体皮肤也会若隐若现的出现少许的红色斑迹,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实。


但是,老许当时曾仔细检查过老陈的臂膀,任何红斑都没有出现。也就是说,老陈并没有服用抗体,但他依旧活着。


老陈每天为此担惊受怕,他怕那些幕后操纵新生命科研集团的人最终不会放过自己。果然,就在几天前,老许接到了这个老朋友的死讯,经过警方调查,老陈是死于意外。


梨木大柜的背后传来了撬门声,金属利用杠杆原理摩擦门体发出的“吱呀”声将老许拉回了现实,他浑身依旧在不自觉的抖动着,似乎比刚才更厉害了一点。


他在得知真相以后,不止一次想摆脱自己对那蓝色胶囊的依赖,但都没有成功。


他将前因后果告诉家人,劝他们停止服用药物,所有人都觉得他疯了,没有人愿意耐下心来听他说些什么。


在那个时代,只有疯子才拒绝神药对自己的治疗。

 


房门已经被撬开了,不过那扇梨木大柜仍在倔强地阻挡着想要冲进来的人群。它是老许祖辈留下来的遗物,浮雕、深雕、圆雕,各种技法在这历史悠久的物件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老许从来都不喜欢接纳新鲜事物,儿子给自己买的那套智能家具被他硬生生地退了,他说受不了每当晚上睡觉关灯时,那惨白色的柜门内部总会传来一声幽冥般的“晚安。”


此时的老许盯着梨木大柜周身天然的纹理凝住了神,仿佛自己一下子怅然了。“神药”造成的依赖感无法戒掉,但老许不愿继续做瘾君子,尤其是在得知真相之后。


毒瘾已经将他疲累的身躯掏了个干净,但老许绝不允许它腐蚀自己的内心。


他望向那扇由于空气污染,已经多年未曾开启过的窗户。


他太想亲近大自然了,于是便颤抖着双手,用尽最后一丝气力将窗子打了开来。一阵掺杂着各种气味的冷风拂过老许的面颊,阴霾依旧随手可触,不过这对于老许来讲,朦胧间,他似乎看到了儿时般蔚蓝色的天空……


梨木大柜最终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年迈的木质骨架无法抵挡得住现代金属的践踏。


老许的家人们没能如愿以偿的在屋子里找到老许。冷风透过窗子往屋里灌着,床边的地板上仍旧放着半杯水,还有一枚装在药盒里的蓝色胶囊。


版权声明

蝌蚪五线谱原创文章如欲转载请联系授权,盗转必究。



长按指纹识别二维码,带你领略科普的世界

Copyright © 青海豆浆机价格社区@2017